雨花台、邓府山明代墓葬考
万古石刻
作者:老龙、老邵   编辑:老邵
2014-05-09
 南京明代之功臣墓葬,多分布在钟山之阴,其次在中华门之外。相对于钟山之阴,中华门之外城市化进程加快,明代功臣墓石刻及周围环境破坏严重,亟需寻访。五一节的第一天,老邵独自踏上了寻访之路,并和一位小兄弟在寻访途中畅谈,这位小兄弟年龄虽小,但对文化和历史的爱好,特别是天主教方面的知识颇为丰富,令人佩服。

 先让我们欣慰的是,朱偰先生《金陵古迹名胜影集》中的图一0三“天隆寺东南失名之古墓”,今天已考证为浡泥国王墓。古浡泥国在今加里曼丹岛北部文莱一带。永乐六年国王携妻子、弟妹、子女、陪臣共 150多人来中国进行友好访问,同年十月病故(28岁)。国王遗愿 :体魄托葬中华。明成祖以王礼埋葬,谥恭顺王,建祠祭祀。看翁仲武士的面部,似乎有一点儿非中国的味道。这本来失名之明墓,在1958年后发现了埋在土中的残碑,并因此确定了墓主人的身份,成为了南京唯一的外国国王墓。这座墓葬的残文,揭示了明代初期中国在南中国海诸国中的威望。

朱偰先生拍摄的天隆寺东南之失名古墓(图103)

老邵拍摄的浡泥国王墓


浡泥国王墓

 接下来要寻访的,便是相去不远的邓府山的主人邓愈之墓。邓愈是明初开国功臣,朱元璋的爱将。朱元璋为他挑选了这块风水宝地。朱偰先生《金陵古迹名胜影集》中的图九二,展现了邓府山的全景。图九三的神道碑安在,图九四的翁仲也别来无恙。邓愈之墓及清光绪年间邓氏后人立的祭桌也还保存着,只是图九六的“五墓并列”之制变成了邓愈一墓孤零零立着,少了子孙的拱卫。不过,今天的邓府山却不乏热闹,周边零落的石刻、出土的墓志铭,都集中在了这里,形成以一个颇具规模的石刻公园,其中有几件石刻值得关注。首先,是明蔡国公夫人石棺床,在朱偰《金陵古迹图考》中,记录了天隆寺西南王家牌坊,有蔡国公徐忠墓。至今蔡国公之墓已经无存,而极有可能与之合葬一处的蔡国公夫人的石棺床却在近年施工时被发现,并被移到了这里。其次,是明大定坊失考墓神道的石刻一组颇具特色。再者,一个从邓府山小区出土后移来的古墓室,据专家考证是朱元璋第八女福清公主的墓室。

邓愈墓全景(图九二)

邓愈墓神道碑(图九三)

老邵拍摄的神道碑

邓愈墓武将(图九四)

老邵拍摄的邓愈墓武将

邓愈墓神道(图九五)

邓愈墓冢(图九六)

老邵拍摄的邓愈墓冢

周瑄墓石刻



福清公主墓

 另据资料记载,邓愈墓石刻也被移动过,由雨花台西安德门里的西山(资料记载为雨花西路127号)迁入今天的地方,何时迁移,如何迁移待进一步考证。不过老邵查看地图,发现邓愈墓墓道正对面便是雨花西路127号,根据中山王徐达墓,岐阳王李文忠墓的规格和形制,老邵推断可能墓冢未迁移,就在今天的邓府山顶,只是石刻迁移到今天的地方。

 邓府山的古迹寻访之后,下一站便来到了天隆寺南山律宗塔林。朱偰先生在《金陵古迹图考》中记录了座塔林的幽古,不过现存墓塔除几座为明清外,大部分是近代建造。天隆寺塔林附近还有一处玉乳泉遗迹,井尚存,半没于土。据史料记载,天隆寺附近确有一口古井,当年乾隆下江南来到菊花台时,还曾专程来取此泉水沏茶。

天隆寺塔林

玉乳泉遗迹

 藏匿在竹林间的明镇国将军李杰墓,规模也不小,其女为洪武之妃的缘故。至今碑刻仍在,只是字迹漫漶。据资料记载,李杰墓石刻并不在今天石刻所在地,而是在南京晨光集团厂区内。后因市政建设经历过三次迁移。第一次是1985年因宁溧公路拓宽需要,经市政府批准,同意将四对八件石刻向正北方向平移了47米;第二次迁移是1993年,因南京晨光机器厂扩建发展需要,经市文管会多次研究决定,同意将石刻再次向东平移50米,又将1985年未迁移入墓园的神道碑一并迁入至;1997年又因宁溧公路再次拓宽石刻全部徙迁至今天雨花台公园二忠祠旁。

李杰墓(图一00)

老邵拍摄的李杰墓

 穿过雨花台,夕阳之下老邵寻到了《金陵古迹名胜影集》中的图九七、图九八,明浑国公宋晟墓。两座石碑仍然立着,只是看碑身知道这座碑在八十年间曾被拦腰截断;只是曾经背后的旷野变成了雨花台社区的卫生服务中心。国公墓室当在这座楼下,不知当年挖地基的时候,可曾发现了墓室与墓志铭。

宋晟墓(图九七)

老邵拍摄的宋晟墓

宋晟墓碑(图九八)

老邵拍摄的宋晟墓碑,周围在施工


最后还剩下一座孤独的俞通海墓,因为处于军事禁区,无法拜访。

俞通海墓(图一0一)

老邵此行收获颇丰,一举寻到了朱偰视角中的8张宝贵照片。不过岁月沧桑,除了俞通海墓之外,周边还有以下照片须进一步寻觅:

图九九、明瑞安侯王源墓

图一0二、明守备掌南京中军都督府事镇远侯顾公神道碑

图一0四、明(正统)南京刑部尚书赠太子少保周瑄墓

图一0五、明景泰副都御使宋公墓全景

图一一0、明南宁侯毛元墓

图一一八、天隆寺西南失名之古墓

 这些照片有待我们进一步按图索骥,也许有一部分石刻移到了邓府山石刻公园内,也许我们再也无法见到。除此之外,岩山、牛首山、祖堂山上,还有部分古墓有待我们进一步的寻访。

 最后还有一点要指出的是,朱偰先生拍摄天隆寺东南之失名古墓(图一0三)和天隆寺西南之失名古墓(图一一八),之前网传西南失名古墓为浡泥国王墓,经老邵现场对比,应该是东南失名古墓为浡泥国王墓。


浡泥国王墓墓道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