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遗韵总说—以六朝陵墓石刻为中心
六朝遗韵
作者:观阳   编辑:老邵
2014-12-31

 六朝陵墓石刻,是中国古代陵墓艺术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和深远影响的文物遗存。现主要分布于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江宁区,句容市,以及丹阳市周边的城镇乡间。由于六朝中东吴墓葬和东晋墓葬,地面没有石刻遗存,故六朝陵墓石刻,即为南朝时期,刘宋,萧齐,萧梁,陈四个偏安王朝的帝王陵墓石刻遗存。笔者曾经在2004-2005年 2006年及2014年十余年期间,四次系统考察南朝陵墓石刻,深为江南大地傲然于世的石兽碑表所触动,作为一个爱好者和记录者,修成此系列,有不足和错误之处还请诸位同好同仁指证。余以为爱好者交流之过程,既是彼此提高增进之过程,亦是对文物本身的保护和对文化遗产的传承过程。

 南朝陵墓石刻最早在唐宋时期,就有一些学者进行过探佚和考察,代表作是唐李吉甫的《元和郡县志》和许嵩的《建康实录》,需要指出的是,这两本文献并非以南朝墓葬和石刻作为唯一或主要的记述对象,但是,书中关于南朝帝陵位置的记述,对我们后人考察和考证南朝石刻有很大的帮助。真正意义上,对南朝陵墓石刻的专门性考察,大概始于清末到上世纪20-30年代,最有代表性的三个人,一位是清末上海徐家汇天主教堂司铎张璜(Mathias Tchang),另外两位是南朝石刻爱好者耳熟能详的著名学者朱偰和其父朱希祖先生。前者对南朝石刻的主要贡献是最早留下影像并著有《梁代陵墓考》(1912年出版法文版《Tombeau Des Liang》),并通过法文版的出版向西方介绍了南朝陵墓石刻,影响了谢阁兰等西方学者。而朱偰先生,不仅在其著作《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中,记录了在当时能够比较明确的南朝陵墓石刻的位置和测绘数据,还对石刻所对应的陵墓的主人,陵墓的位置等做了详细的考证,堪称南朝陵墓研究第一人。朱偰先生的考察开始于和其父亲朱希祖先生的私人调查,后来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加入,并最终由朱希祖、朱偰、腾固等人合作编写了《六朝陵墓调查报告》。在这一时期,还有另两位重要的研究者,一是法国学者维克多谢阁兰(Victor Seglen,笔者曾经在外国图书馆,看到过他的著作《中国书简》其中也收录了很多南朝石刻的照片。同时,还有宋陵,唐陵等其他时期中国陵墓的照片,对笔者的记录工作很有帮助。二是瑞典的喜龙仁(Osvald Siren),他以将南朝石刻收录到其著作《五至十四世纪的中国雕刻》之中,并以国际的视野来审视南朝石刻,发表了《早期中国艺术中的有翼兽卡美辣》(Winged Chimseras in Early Chinese Art)一文,首次通过有翼兽的系统研究提出南朝石刻石兽风格受到波斯、亚述影响的观点。另外不得不提的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有一位的德国的女摄影师赫达-哈默(Hedda Hammer)留下了大量的非常珍贵的影像资料,至今在维基百科和国内外的一些与南朝石刻相关的著作上,都可以看到很多她的作品。

 南朝陵墓石刻的数量,在长期的寻访和调查中,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的统计过程中,是存在一定差别的。在朱偰先生的《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中,共记录有南朝陵墓石刻二十八处。后来在南京博物院发布的《江苏省文保单位宗录》等资料中,记录有南朝陵墓石刻三十四处,较朱偰先生有增加,亦有部分石刻已无存。笔者经过考察初步认为,南朝陵墓石刻共有四十五处,其中目前仍能寻访到石刻的遗存有四十一处,有石刻埋于地下或水中者两处,石早期被毁坏无存者两处。同时,还有数处没有发现石刻但经考古发掘过的南朝墓葬。笔者会在后面的文章中一一论及。

 六朝陵墓石刻,在中国陵墓雕塑艺术史上,起着重要的承上启下的作用,同时,六朝石刻在雕刻工艺,雕刻技巧和美学范畴上,均代表了中国古代陵墓雕刻艺术之最高水平。

 六朝陵墓石刻在技法上,继承和发展了南北朝时期宗教雕塑和碑刻雕塑的艺术水平,在细节刻画上,重视通过纹饰和形态的统一,来表现石刻本身的美感。特别在南朝后期的陵墓石刻中,基本达到了形神一体的境界。六朝石刻体现了中国夏商时期,纹饰中多回旋纹,多以圆和回归性线条为主的美学追求,同时,对圆雕技法和收分技法的应用和发展,也达到了极高的水平。充分体现了六朝时期著名美学理论家谢赫所提之“六法”: 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其中,对气韵生动的表现是最为充分的。体现了中国六朝时期声色性情的最高境界。

 在对前代艺术的突破方面,六朝时期最大的特色,就是突破了中国前代艺术取象中,多以小型,水生动物,如蛙,鱼,马为主的取象风格,第一次将狮子作为陵墓石兽的主体形象,奠定了中国后世一千余年陵墓石刻的一个主流要旨。六朝石刻仪态夸张,表情奔放,昂首扩姿,颇有健步如飞之感,这也是前代雕刻中所无法企及的。同时,六朝石刻也是一个艺术的整体。书法,雕塑,绘画等工艺技法的杂糅,形成了六朝石刻大异于古的绚烂和辉煌。

 六朝石刻的另一个在中国古代艺术史上的重要意义,体现在对西方或域外文明的借鉴和发展。六朝石柱,无论绔纹,收分技法上,都与古希腊神庙石柱,有异曲同工之妙,谢阁兰曾经说过,在这里我第一次觉得,东西方人对于美的认识,是有共同价值的。南朝时期的大分裂,也造就了思想和艺术的重新洗牌。对秦汉文明的继承,以及对外来文明的吸收,加之自身的绘画雕刻艺术的发展,充分体现在江南大体这些傲然挺立的石兽碑表之上。此外,柱额的力士,柱头的覆莲,柱额的佛教图文等,也表明了这一时期,南北朝发达的宗教艺术成果,亦影响到了陵墓石刻。南朝石刻一扫秦汉时期古朴雄奇,贴近写实的风格,将极高的声色性情,秀古清象的独特美学理念,淋漓的展现给我们这些后人,不得不说,我们很有眼福。

 南朝陵墓石刻之于所在地貌,山川,构成一个完美的整体,当你看到石刻,就会看到秀色山河,看到山河,就会联想到这些屹立千年的人类文明杰作。法国美学家狄德罗说过,景观本身就是一种心境,心境之于景观,产生联想和赞叹,才是美。我个人觉得,南朝陵墓石刻也是中国陵墓雕刻史上最能体现古人心境和才华,也是最无拘无束的作品。不类明清之工业品一般的古板和复制,每一个南朝陵墓石雕,都是工匠才华和想象的体现,同时也是南朝时期市民生活和市民心态的反应。昙花一现的反左书,夸张的石兽嘴部造型,体现了古人或谐趣,或自信,或乐观的性格,同时也是我们今人难以寻觅的,也是难以从古籍中读出的。
 
 这就是南朝石刻,只有你走近他们,触摸他们,才能真正感受他们的伟大和精神。

 六朝石刻于艺术价值之外,亦承载着厚重的历史价值,六朝时期不仅是中国陵墓艺术大发展的时期,也是陵墓制度的大变革时期。虽然大多数南朝陵墓石刻的主人和他们的墓葬已经和大地融为一体难以寻觅,甚至他们的名字也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六朝陵墓石刻所传达的信息,亦可以帮助我们,试着去解开历史的密码。

 南朝陵墓石刻体现了南朝时期的三个重要的陵墓制度,聚族而葬制度,侨郡侨乡制度,和神道制度。其中,聚族而葬制度是最为重要,也是对后世考察南朝陵墓最为重要的制度和依据。

 南朝时期,世家大族聚族而葬的制度,在南朝石刻上得到了最为充分的体现,前代学者在对南朝石刻分类的过程中,有很多的方法,譬如按时间分类,按地区分类,笔者相对倾向于,以陵区分类。南朝时期墓葬充分体现了一个以一座主墓或首墓为中心,其亲属按照辈分聚族而葬的传统。这一点在考古发掘的象山东晋王氏家族墓有比较充分的体现,笔者也将在后文中详述。这里只简单的将南朝陵墓石刻划分为七大陵区,以初宁陵为中心的马群-麒麟门刘宋陵区,以泰安陵永安陵为中心的水经山南齐帝陵区,以修陵为中心的三城巷梁代帝陵区,以狮子冲石刻为中心的甘家巷梁代亲王墓区,以陈陵路石刻为中心的江宁东麓梁代侯爵墓区,以方旗庙石刻为中心的“江宁旧茔”和燕子矶南朝墓区,当然这种划分并不涵盖目前发现的所有南朝石刻,例如以宫山罐子山为中心的陈代帝陵区,就没有石刻遗存。

 同时,从南朝石刻出土的墓志中,有关于南朝侨郡侨乡制度的体现,从中我们也可以发现一些墓主陵墓的大概位置,从而很好的辨析石刻归属。比如已经发现的萧象,萧融,萧敷等。

 最后,南朝墓葬神道所开创的,对后世帝陵,特别是清代帝陵的建制产生了重要影响。主神道与次神道相接的制度,也为我们做一些考证工作提供了重要的帮助。

 前面我们介绍了上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朱希祖先生携朱偰先生以及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诸多同志调查六朝陵墓石刻,并于1935年出版《六朝陵墓调查报告》,该报告不仅对六朝陵墓的考察过程和考察内容进行了介绍,并进行了石刻系统的对石刻的艺术和渊源进行了考证,对后来的六朝陵墓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从《六朝陵墓调查报告》问世至今已经快八十年,期间经历了抗战、国共战争、文化大革命和始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到现在还在进一步加剧的城市化进程。其中特别是城市化进程在这十多年里,石刻周边的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的村庄消失了,村民变成了居民也搬离了原来的住所。石刻周围盖起了工厂和开发了大量的楼盘,有的石刻周围的地形地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萧宏墓石刻周围的山丘被铲平、洼地被填平。更有很多地方由于建设需要,石刻被搬离原来的地点,如太平村南朝石刻、马家店南朝石刻、麒麟山庄南朝石刻等等。也就是说,这十多年的城市化进程对六朝陵墓特别是六朝陵墓石刻的影响超过了之前的一千多年。

 另外一方面,许多考古的发现和众多南朝墓葬的发掘为我们打开了另外一座宝库,地下文物的出土特别是保存完好的砖画、造型优美的青瓷、表情丰富的陶俑都我们六朝陵墓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方向和思路。

 但让人痛心的是,如朱希祖先生在《六朝陵墓调查报告》序中所说“而国人至今仍视为无足轻重,弃之于荒烟蔓草之间,一任其风雨摧残,盗贼毁掘”,今天南京和丹阳各地的六朝陵墓石刻仍然处于这样的地位,虽然纳入国家文物保护单位,不但处境十分的糟糕,还仍然不为国人所知,就连很多南京本地人,都不知道南京周边有这些六朝遗珍,令人痛心。

 于是我们成立主题南京“微学术创作团队”,决定以《六朝陵墓调查报告》作为参考,结合这十多年的调查和资料的收集,对六朝陵墓再进行一次调查和资料收集汇编,一方面为后来的爱好和研究者以详实的文字和影像资料;一方面通过接地气的文字对六朝陵墓主要是六朝陵墓石刻在雕刻、绘画、书法、建筑结构、宗教文化等多方面进行解读和宣传,唤起国人对这些六朝遗珍的重视和对六朝那个时代的重新解读。

六朝陵墓石刻图片选登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