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宋帝王陵墓资料汇编之宋孝武帝刘骏景宁陵
六朝遗韵
作者:主题南京微学术   编辑:老邵
2015-02-15

一、人物介绍-宋孝武帝刘骏

 宋孝武帝刘骏(430年―464年),南朝宋第五位皇帝。字休龙,小字道民,宋文帝刘义隆第三子。初封武陵王,素不得宠,屡镇外州。453年,太子刘劭弑帝之后,刘骏亲率大军讨伐,很快便击溃刘劭的势力,夺取了皇位。年号“孝建”、“大明”,史称孝武帝。
 宋孝武帝刘骏(430年-464年),中国南北朝时期宋朝的第五位皇帝。字休龙,小字道民,宋文帝刘义隆第三子。少聪颖,又长于骑射。元嘉十二年(435)立为武陵王。后迁雍州刺史、江州刺史。刘劭弑宋文帝,刘骏起兵讨伐,诛劭,即帝位。年号“孝建”、“大明”,史称孝武帝。在位期间,刘骏担心各藩王会对自己不利,先后将宗室南郡王刘义宣,南平王刘铄朔、竟陵王刘诞、武昌王刘浑、海陵王刘休茂等杀害,刘宋势力更加削弱。大明八年甲辰(公元464年)闰五月病死。寿三十五岁,在位十一年。谥号“孝武皇帝”,庙号“世祖”。在位11年(452-464)。 刘骏是南朝宋诸帝中较有才华的皇帝和诗人。
 刘骏夺取帝位后,刘宋王朝从此走向衰落,史书记载,宋孝武帝刘骏是一个荒淫腐败的昏君,在位期间,刘骏担心各兄弟藩王会对自己不利,便不惜骨肉相残,刘氏宗室惨遭此大劫,刘宋势力更加削弱。
 刘骏生性好淫,凡是闺房之内不论尊卑长幼,只要略具二三分姿色,看见合意的就引她入宫侍寝,免不了被刘骏强逼成欢。刘骏与自己的母亲路太后有染,《魏书》载:“骏淫乱无度,蒸其母路氏,秽污之声,布于欧越。”以及“四年,猎于乌江之傍口,又游湖县之满山,并与母同行,宣淫肆意。”
 大明六年壬寅(公元462年)四月,刘骏宠幸的堂妹殷淑仪病死。刘骏哀伤过度而起病,自此少理政事,于大明八年甲辰(公元464年)闰五月病死。寿三十五岁,在位一十一年。谥为孝武帝,葬景宁陵。

二、有关景宁陵的资料记录

1、资料中对陵寝和遗存的介绍

内容出处
大明八年闰五月庚申,帝崩。七月丙午,葬丹阳秣陵县岩山景宁陵。沈约《宋书.孝武帝本纪》
景宁陵在上元县南四十里岩山之阳。许嵩《建康实录》卷十三
季武帝陵(误,当为孝武帝)在丹阳秣陵县岩山名景宁陵今上元县南四十里岩山阳。元张铉等修《至大金陵新志》卷十二下
孝武帝大明八年夏五月庚申崩在位十一年年三十五葬秣陵岩山景宁陵庙号世祖。张敦颐《六朝事迹编类》卷一《总叙门》

2、相关研究资料(书籍、论文)


内容出处
宋孝武帝景宁陵在江宁岩山又名龙山静明寺旁张璜《梁代陵墓考》附金陵陵墓古迹全图
民国二十三年十一月四日,余偕长子偰亲往岩山,便览岗麓,无宋孝武帝景宁陵及殷贵妃墓遗迹。朱希祖《六朝陵墓调查报告》
西善桥宫山一处墓葬发掘,可能为南朝宋孝武帝刘骏景宁陵,与文献记载地理位置符合,无地面遗迹。南京博物院,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发掘。罗宗真《六朝考古》
南京西善桥南朝大墓出土砖印壁画《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该墓为南朝宋孝武帝刘骏的景宁陵(大明八年,公元四六四年建)。这一作品的母本为陆探微作,此画体现了其“秀骨清像”的风格。林树中《江苏丹阳南齐陵墓砖印壁画探讨》
1960年,考古人员在南京西南郊的西善桥宫山附近,发现一座南朝大墓,根据出土器物的时代风格,对照文献记载,判定为宋孝武帝刘骏的景宁陵。景宁陵墓室两壁装饰的砖印壁画“竹林七贤”,表现的是魏晋时期善于清谈而又嗜酒的七位著名文士嵇康、阮籍、山涛、王戎、向秀、刘伶和阮咸,还配置东周时期的高士荣启期。全画人物之间以树木分隔,自成独立画面,画像为浅浮雕式,人物线条流畅遒劲,结构简洁、紧凑,极富装饰效果,是南朝典型的“秀骨清像”的绘画风格。但也有学者认为此墓可能是陈废帝陈伯宗的陵墓。南京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南京文艺生活》2014年1月22日刊

西善桥宫山南朝陵墓应为南朝宋武帝刘骏景宁陵。

张之恒主编《中国考古通论》


三、考察记录

1、朱希祖的考察
 朱希祖先生于民国二十三年十一月四日,偕长子偰亲往岩山,便览岗麓,无宋孝武帝景宁陵及殷贵妃墓遗迹。


2、疑似宋孝武帝景宁陵之南京西善桥宫山失考墓发掘

 西善桥宫山失考墓,位于雨花台区西善桥太岗寺宫山北麓,1960年发掘,为长方形券顶砖室墓。方向70°,全长8.95米,宽3.1米,高3.3米。墓室三壁砌法为三顺一丁,并有直棱假窗和桃形小龛。墓室中部有砖砌棺床,墓室两壁各有一幅砖刻壁画,各长2.4米,高0.8米,距离墓底0.5米。为完整的《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此墓早年被盗,尚存青瓷瓶、碗、玉杯、铜镜、“货泉”、“五铢”、“剪边五铢”、盘、碗、钵、凭几、耳杯、唾壶、铁镜、滑石猪等53件。

南壁画为嵇康等人画像

北壁画为荣启期等人画像

注意:该砖画的更多细节参见《南京博物院藏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

四、祔葬情况

  宋孝武帝刘骏凡二后:

内容出处
文穆皇后王氏:孝武文穆王皇后,祔葬景宁陵。沈约《宋书.后妃传》
大明八年九月乙卯,文穆皇后祔葬景宁陵。沈约《宋书.前废帝本纪》
殷贵妃:孝武殷贵妃薨,谥曰宣。李延寿《南史.后妃传》
大明六年四月,贵妃殷氏卒,十月壬寅,葬宣淑妃殷氏于龙山。(注:《同治上江两县志》卷三:牛首山东北曰岩山;《元丰九域志》:龙山在江宁县南四十里,旧名岩山,宋武帝改曰龙山,疑似龙见。)许嵩《建康实录》
少帝子业,景和元年九月甲辰,发宣贵妃殷氏墓,追撼世祖,将掘景宁陵,太史奏于帝不利,乃止。许嵩《建康实录》卷十三
初,上宠姬宣贵妃殷氏卒,使群臣议谥,智深上议曰:"怀"。上以不尽嘉号,甚衔之。后车驾幸南山,乘马至殷氏墓,群臣皆骑从,上以马鞭指墓石柱谓智深曰"此柱上不容有'怀'字"。李延寿《南史.江智深传》


五、该陵寝的争议和考证

1、其他研究者的观点:

 1960年在南京西善桥宫山北麓发掘了一座南朝墓葬,在该墓葬内发现了“竹林七贤与荣启期”拼镶砖画。1965年,于丹阳胡桥发掘了又一南朝大墓,该墓内也发现了“竹林七贤与荣启期”拼镶砖画,但由于墓葬受损,壁画残缺较多。对于南京西善桥墓则说法颇多,“东晋宋齐梁陈五朝说皆有 ,也有兼跨朝代者。早年多倾向早期的东晋、晋宋之际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多倾向中期的宋后期、齐说,近年多倾向晚期的齐梁陈说”(韦正《南京西善桥宫山“竹林七贤壁画墓的时代》),而韦正认为该墓年代应为刘宋的中后期,而在张之恒主编的《中国考古通论》中则认为是刘宋孝武皇帝的景宁陵,但并没有做出论证。

 认为西善桥宫山南朝失考墓为宋武帝刘骏景宁陵的观点,主要出自:张之恒主编的《中国考古通论》、罗宗真《六朝考古》以及林树中《江苏丹阳南齐陵墓砖印壁画探讨》。


2、主题南京的观点:

 西善桥宫山南朝失考墓并非宋武帝刘骏景宁陵,有可能与南陈帝陵有关。

 如历代地理志书和研究材料所述,景宁陵在上元县南四十里岩山之阳,岩山就是现在牛首山东,今名翠屏山,又名尖山。即将军山一代。宋孝武帝选陵于此的时间早于其薨逝数年,可能因其宠妃殷贵妃之丧,大明六年四月,贵妃殷氏卒,十月壬寅,葬宣淑妃殷氏于龙山。后宋前废帝刘子业即位,发掘破坏殷贵妃墓,又险些发掘景宁陵。

 张璜《梁代陵墓考》附金陵陵墓古迹全图称宋孝武帝景宁陵在江宁岩山又名龙山静明寺旁,静明寺位于南京南部原安德乡(现铁心桥街道),西北距中华门近10公里,明正统(1436~1449年)年间建,敕赐,现仅存遗址。静明寺原有基址近十亩,有天王殿、佛殿、左伽蓝殿、右祖师殿、法堂、僧房、禅堂等建筑以及田地山塘近四十亩,静明寺有名胜玉华泉,泉水自石壁中流出,涓涓不绝。自明清以降,即为南京著名古刹。静明寺恰好位于牛首山东北的尖山山麓。而宫山失考墓所处的宫山,即今南京市雨花台区西善桥村东南的罐子山南麓,与静明寺所在的尖山,东西相距约5公里,基本在一条直线上。这也是罗宗真认为宫山失考墓可能为南朝宋孝武帝刘骏景宁陵,与文献记载地理位置符合的依据。

 但从考古发现和有关记载来看,西善桥宫山失考墓体现出较多的南朝中晚期墓葬的特征。

 曾布川宽《六朝帝陵—以石兽和砖画为中心》中提出,宫山南朝失考墓从墓葬形制、出土器物和砖画的风格特征上,均体现出了南齐晚期甚至南梁的特点。墓甬道中仅设一道石门,表明墓主身份不是帝王级别,而是次帝王一级的王侯贵族。曾布川宽推定墓葬时代以及砖画的实际制作年代为齐末或梁,尤以梁代的可能性更大,墓主为一位王侯贵族,同时,认为仅从“竹林七贤”画像来推测砖画的早晚关系比较困难,因为“用按模法制作的砖画,只要有范就可制作出同样的东西,画像的正确性并不一定就能断定它的年代早。”西善桥宫山墓时代虽晚,但完全有可能得到更加完好的图样或粉本制成砖画来装饰墓室。

 韦正在其论著《南京西善桥宫山“竹林七贤”壁画墓的时代》中则提出不同的观点,认为西善桥宫山失考墓的墓葬形制上限最早有可能追溯到刘宋后期,墓葬中出土的滑石猪、陶俑、瓷器等器物的艺术风格和烧造工艺,也具有南齐中期以前的特点,且该墓出土的《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壁画制作工艺最为完整,人物标题和排版均未出现错误,这幅壁画的成画年代应该早于同样出土《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的丹阳建山金家村南齐帝陵和埤城宝山大队吴家村南齐帝陵。

 其他对该墓年代的观点还有:东晋说(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新中国的考古收获》);东晋-刘宋说(南京博物院《试谈“竹林七贤及荣启期”砖印壁画问题》、林树中《江苏丹阳南齐陵墓砖印壁画探讨》);刘宋末期说(郑伟健《南京六朝墓葬壁饰及其内涵述略》);梁代以后说(宋伯胤《竹林七贤砖画散考》)等等。

 主题南京团队认为,如果单纯从这座墓葬的形制和出土文物本身分析这座墓葬的年代,似乎证据不够充分,应该将更多的考古新发现中的因素考虑其中。

 第一,西善桥宫山墓甬道只发现一道墓门,而六朝时期,帝王陵甬道多使用两道墓门,此传统可追溯到东晋时期,惟东晋时期的墓门多为木制,惜已无存,但从甬道发现的木门痕迹看,东晋帝陵使用两道墓门是无疑的,南京大学北园东晋墓和南京富贵山东晋墓俱如此。而南齐时期发现的三座帝王级陵墓,其墓室的甬道中则设立两道石门,因此我们推测居于东晋与南齐之间的刘宋帝王陵,墓葬甬道中也应该使用两道墓门的设置。

 其二,与2010年发掘的南京雨花台石子岗南朝失考墓对比,两座墓均未长方形砖室券顶墓,长、宽也相对类似(西善桥长8.95米,宽3.1米;石子岗长8.9米,宽2.8米),均由由封门墙、甬道、墓室组成,石子岗墓墓门已遭到破坏,但有两道封门墙,应为单墓门墓;西善桥为单墓门。两座墓的出土器物形制类似,但石子岗墓的壁画除了有“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外,还有“羽人戏龙”“羽人戏虎”“狮子图”等砖图,虽然几幅图的版面均摆放错乱,但从残存的砖块和铭文看,无疑是存在的,而宫山南朝失考墓仅发现了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一种砖画。值得特别注意的是,根据考古报告,“石子岗和西善桥宫山墓发现的“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完全相同,二者不仅出自同一粉本,而且是同一模范制作。

 与1962年发掘的南京罐子山西善桥油坊村大墓比,西善桥和石子岗两座墓的规模不及油坊村墓,油坊村墓的地面上尚存高10米,周长141米的封土,墓室长10米,宽6.7米,高6.7米,高度为西善桥和石子岗两座墓不及。墓葬甬道内修建两道石门,将甬道分为了前后两段。在第一甬道和第二甬道东西壁中央,距离地面0.55米处,镶嵌有“狮子图”。该墓发掘简报中指出:“狮子图的图案、画法、结构和制作均与西善桥墓的‘竹林七贤和荣启期’图相同,属于同一画派风格。”

 关于绘画风格,林树中先生提出西善桥失考墓《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的母版来自陆探微,首先,陆探微是活跃在南齐时期的著名宫廷画家,在刘宋时期,陆探微年纪尚小或者尚轻,在绘画领域尚无建树,还不具备影响宫廷和帝王陵寝绘画创作的影响力。其次,如曾布川宽指出的那样,宫山失考墓的这幅砖画,七贤的次序是以嵇康为首,而不是以阮籍为首,这种文学评价和思想倾向,是受到沈约的影响的,而沈约文学思想和创作的活跃期成熟期是在南齐、南梁时期,刘宋时期,沈约年纪尚幼,因此西善桥宫山失考墓的年代上限应该不会到刘宋时期,我们觉得这种观点也是很有道理的。

 从墓葬的形态来看,油坊村墓和西善桥墓的墓葬形制相近,均为长方形墓室的四角完全抹平,呈现出椭圆形的样式,只不过西善桥墓的椭圆形外弧的程度不如油坊村墓成熟,而石子岗墓则是比较典型的长方形“凸”字形墓,长方形墓室的四角还基本为原状。西善桥墓和石子岗墓,均不是正“南—北”向的墓葬,西善桥墓弯曲出70度的角度,石子岗墓则弯曲处20度的角度,但油坊村墓则是正“南—北”向的墓葬。

 从墓葬所处的位置来看,三座墓葬之间的距离是非常近的,油坊村墓和西善桥墓基本位于同一座南北连绵的山岗的南、北两端,石子岗墓位于西善桥墓的东北数公里。从石子岗和西善桥宫山墓发现的“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完全相同,二者不仅出自同一粉本,而且是同一模范制作;“狮子图的图案、画法、结构和制作均与西善桥墓的‘竹林七贤和荣启期’图相同,属于同一画派风格。”的观点,结合上面的比较来看,这三座墓的年代和墓主人之间无疑是具有关联的。

 从墓葬的规制来看,油坊桥墓的等级最高,石子岗墓的等级次之,这两座墓均出土有体系较为完整的砖画,油坊桥墓除了狮子图外,原本应该还有其他砖画,石子岗墓中出土了形制相当完备的砖画。根据曾布川宽等学者的观点,狮子图、羽人戏龙图、羽人戏虎图,均为南朝帝王陵墓的砖画组合。而西善桥宫山墓,原本就只绘制有“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一种砖画,等级上应该是不及油坊桥和石子岗墓的。从墓葬所处的时代来看,石子岗墓的年代似乎较早,西善桥宫山墓年代次之,油坊桥墓的年代最晚,这种判断只是单纯根据墓葬的形态本身来判断的。

 根据发掘报告,石子岗墓的两位墓主为夫妻合葬,年龄约在40-45岁之间,这座墓葬没有使用南齐三座帝陵和东晋帝陵的墓门的配置(或者是墓门已经被完全破坏),但使用了两道封门墙,似乎符合南朝帝陵的特点。此外,墓葬中的砖画虽然体制齐备,但完全错版,没有任何一副画是按照正确的顺序拼成的,说明这座墓的修葺非常仓促,墓主人可能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没有正常下葬。

 石子岗和西善桥宫山墓发现的“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完全相同,二者不仅出自同一粉本,而且是同一模范制作。这说明两座墓所处的年代是非常近的,这一点与丹阳修安陵和金家村南朝失考墓的特点相似,金家村失考墓的墓主尽管有东昏侯萧宝卷、明帝萧鸾、和帝萧宝融等说法,但位于修安陵后十数年内修建并无疑问。因此,可以类比认为西善桥和石子岗两座墓的修建年代也非常接近,而且两位墓主人的关系较近。西善桥和石子岗两座墓的规模相似,但是西善桥墓的样式较石子岗墓有较大的变化,且只使用了一种内容的砖画,似乎说明墓主有可能是高级王侯或者被降格的皇帝,有可能处于某王朝晚期。

 油坊桥墓的墓葬规制和保存状态,比西善桥和石子岗的状态均好,墓葬地面有规模宏大的封土,而且墓葬内使用了帝陵标准的两道墓门,以及符合帝陵规格的砖画,墓室的修葺无论技术水平还是质量均好于西善桥和石子岗,同时,盗墓者对这座墓葬的破坏也是最为严重最为彻底的,因此,推断油坊桥墓属于南朝帝陵级墓葬无疑。但墓主是否为一些学者所推断的陈宣帝陈顼,尚存疑问。

 结合历史文献的分析,我们初步有以下的推论:

 1、油坊桥、西善桥、石子岗三座墓葬应该属于同一朝代,至少建造年代最早距最迟的墓葬应不超过三十年。
 2、油坊桥、西善桥、石子岗三座墓葬极有可能属于同一王朝的帝陵陵区。
 3、油坊桥、西善桥、石子岗三座墓葬从出土器物、墓葬形制、以及相互继承的关系来看,应该属于南朝晚期墓葬。
 4、油坊桥、西善桥、石子岗三座墓葬有可能与南陈诸帝陵有关。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