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证02】南梁帝陵考
六朝遗韵
作者:主题南京微学术   编辑:老邵
2015-11-07

 南梁是南朝经济、文化发展的鼎盛时期,特别是梁武帝统治时期,“布泽施仁,悦近来远,开荡荡王道,革靡靡商欲,大修文学,盛饰礼容,鼓扇玄风,阐扬儒业,介胄仁义,折冲樽俎,声振寰区,泽周遐裔,干戈载戢,凡数十年,济济焉,洋洋焉,魏晋以来,未有若斯之盛也。”南梁时期,帝王、贵族墓葬前石刻组合体例完备,在艺术表现形式和实用性功能上较刘宋、萧齐时期尤有发展,是为南朝石刻艺术发展之繁荣期。


总说

 自上世纪三十年代我国著名考古学家朱希祖对南朝帝王陵墓开展系统的寻访调查迄今,南梁帝陵暨其石刻研究吸引了中外众多学者的注意力,有关南梁帝陵的分布与墓葬所属的考证工作历久弥新,学术界关于南朝帝陵分期与墓主人身份的判定问题观点众说纷纭。随着狮子冲南梁墓、丹阳三城巷两处失考墓石刻的考古发掘,众多的出土实物为我们进一步研究南梁帝陵提供了详尽的辅证。
 南梁王朝自公元502年建立,公元557年灭亡,前后历五十五年,历五帝。先后共建有皇帝陵八座。按营建时间的先后分别为:
 1、梁文帝萧顺之建陵(追封);
 2、梁武帝萧衍修陵; 
 3、梁昭明帝萧统安陵(追封);
 4、梁简文帝萧纲庄陵;
 5、梁安帝萧欢陵(追封);
 6、梁废帝豫章王萧栋墓;
 7、梁敬帝萧方智陵;
 8、梁元帝萧绎颖陵。
 另有宗室萧詧在梁亡后于江陵重建梁朝,称西梁,依附西魏北周,有宣帝萧詧平陵与孝明帝萧岿显陵,平显二陵都位于湖北省江陵市纪山一带,今已无踪迹可考。《荆州府志》记载,后梁宣帝在城北纪山,天宝八年死,葬平陵;明帝陵在纪山,天宝十二年死,葬显陵。


 进行南梁帝陵的分布与墓葬所属的考证,首先要关注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一、南梁帝陵的数量与区分

 通常学术界认为南梁时期共营建有三座帝王陵,三座帝王陵均位于江苏省丹阳市东的三城巷附近。实际上,南齐帝王陵的确切数量应该为八座,南梁时期尚有追封为昭明帝的梁武帝长子、昭明太子萧统;追封为梁安帝的昭明太子长子萧欢陵两座追封帝陵。另有梁废帝豫章王萧栋、梁元帝萧绎、梁敬帝萧方智等三帝未归葬三城巷三城巷南梁帝陵区。
 唐姚思廉《梁书•卷五十六•列传第五十侯景》:“景乃废太宗,幽于永福省。作诏草成,逼太宗写之,至“先皇念神器之重,思社稷之固”,歔欷呜咽,不能自止。是日,景迎豫章王栋即皇帝位,升太极前殿,大赦天下,改元为天正元年。有回风自永福省吹其文物,皆倒折,见者莫不惊骇。......景乃矫栋诏,追尊昭明太子为昭明皇帝,豫章安王为安皇帝,金华敬妃为敬皇后,豫章国太妃王氏为皇太后,妃张氏为皇后;以刘神茂为司空,徐洪为平南将军,秦晃之、王晔、李贤明、徐永、徐珍国、宋长宝、尹思合并为仪同三司。”
 唐李延寿《南史•卷五十三•列传第四十三》:“栋,字元吉。及简文见废,侯景奉以为主。栋方与妃张氏锄葵,而法驾奄至,栋惊不知所为,泣而升辇。及即位,升武德殿,欻有回风从地涌起,翻飞华盖。径出端门,时人知其不终。于是年号天正,追尊昭明太子曰昭明皇帝,安王为安皇帝,金华敬妃蔡氏为敬皇后,太后王氏为皇太后,妃为皇后。”
 萧栋为昭明太子萧统之孙,豫章王萧欢之子。551年,侯景废简文帝之后,立萧栋为皇帝,改元天正;四个月后侯景废萧栋为淮阴王并自立为汉皇帝。萧栋被废后遇害。萧栋在位期间,追尊昭明太子为昭明皇帝,豫章安王为安皇帝,金华敬妃为敬皇后,豫章国太妃王氏为皇太后,妃张氏为皇后。按照古代丧葬礼制,昭明太子萧统及其子豫章王萧栋被追封为帝后,其墓葬亦应升级为皇帝陵,并按照帝陵规制增建建筑、石刻等,故昭明太子安陵、梁安帝陵亦应属梁代帝陵加以讨论。
 另:梁元帝萧绎,承圣三年(554年)十一月江陵城破为西魏所俘,次月被害,时年四十七岁。翌年其子萧方智承制,追尊萧绎为孝元皇帝,庙号世祖。萧绎之初葬地,据《南史》卷八《梁本纪下》乃当亡后草葬于江陵津阳门外。《资治通鉴》卷一六八胡三省注曰:“梁敬帝太平二年(557年),周人归元帝之柩于王綝。王綝败,陈人乃得而葬之。”具体归葬之时间和葬地,《陈书》卷三《文帝本纪》中有一段比较详细的记载,天嘉元年(560年)六月陈文帝陈蒨下诏说:“梁孝元遭离多难,灵榇播越,朕昔经北面,有异常伦,遣使迎接,以次近路。江宁既是旧茔,宜即安卜,车旗礼章,悉用梁典,依魏葬汉献帝故事。”是月,乃葬梁元帝于江宁。梁元帝遇害六年后,南陈以“魏葬汉献帝故事”将梁元帝葬于江宁,陵号曰颍陵。

二、梁代帝陵的分区问题

 一般认为,梁代帝陵区集中位于南兰陵,即江苏丹阳,今江苏省丹阳市荆林乡三城巷田野尚存四座南梁帝王陵陵前石兽遗存。但根据地理志书和考古发现可以证实,梁代帝陵区除江苏省丹阳市荆林乡三城巷外,还应有位于都城建康,即南京市江宁区、栖霞区一代的建康陵区。
 建康陵区埋葬的帝王至少有追封为昭明皇帝的梁武帝长子萧统及其嫡妃金华敬妃合葬之安陵;梁安帝萧欢及其嫡妃豫章国妃王氏合葬陵;梁元帝萧绎颍陵,以及被废为豫章王的废帝萧栋之墓。
 史料记载,梁昭明太子安陵位于都城建康东北。《建康实录》卷十八载昭明太子“陵在建康县北三十五里”。《元和郡县图志》卷二十五《江南道一》载“陵在县东北五十四里查硎山。”《景定建康志》卷四十三《风土志二•古陵》载“梁昭明陵在城东北四十五里贾山前。”2013年春,考古工作者对南京栖霞区狮子冲两座南朝墓葬进行清理发掘,并根据现存石刻遗存,及出土铭文转等文物,认为两座墓葬当为梁昭明太子安陵及其生母,梁武帝宠妃丁贵嫔之墓,二墓合用陵园,称安宁陵。
 又元张铉《至大金陵新志•卷十二下》载:“梁萧墓岗,上元县东三十五里或云萧梁帝陵未详。”而根据古今地理区域对比分析,上元县东三十五里即今南京市江宁区马群镇麒麟门一代,所谓萧墓岗之萧梁帝陵或与麒麟铺南朝陵墓石刻有关,此处石刻根据其特点分析,亦符合南梁晚期石刻的特点,故萧墓岗或为南梁晚期帝陵,或为梁安帝萧欢及其嫡妃豫章国妃王氏合葬陵或被废为豫章王的废帝萧栋之墓。
 南京大学杨晓春先生认为,萧墓岗墓主亦可能为被北齐拥戴的南梁贞阳侯萧渊明之墓。萧渊明,又作萧明、萧深明,字靖通,长沙宣武王萧懿之子,梁武帝萧衍的侄子,封贞阳侯。公元555年,被北齐立为傀儡皇帝,同年冬,陈武帝陈霸先诛杀王僧辩,废黜萧渊明,改立萧方智为帝,并以萧渊明为太傅、建安王。太平元年(556年),诏令萧渊明前往。陈霸先还称属国,将派使者送萧渊明回北齐,萧渊明病死。梁元帝之孙萧庄称皇帝后,追谥其为闵皇帝。萧渊明去世时,其身份为建安王,故梁敬帝即使礼葬萧渊明,亦应按建安王之礼葬之。虽此时南梁亦为北齐附属国,然萧渊明已废,其利用价值亦已彻底失去,北齐挟制南梁以帝礼安葬萧渊明的可能性亦小。故此墓为萧渊明之墓的可能性较小。

三、梁代帝陵号中的特殊现象与石刻用度

 梁代帝陵中,存在一种特殊的陵号现象,史料中多称昭明太子陵为安宁陵;梁元帝萧绎陵为颍宁陵。亦有史料称梁文帝萧顺之陵越建宁陵。梁代帝陵多用单字,如梁武帝萧衍陵曰修陵、梁简文帝萧纲陵曰庄陵。如安宁陵、颍宁陵、建宁陵者,均因为皇帝与其生母邻葬,并共用陵园之故。
 《梁书》卷三、《资治通鉴》卷一五八、《太平御览》卷一三二、《读礼通考》卷八九及《册府元龟》卷一九七、卷二百五、卷四八九等多记梁文帝陵作“建宁陵”,而南梁时期,陵号多为单字,双字者仅梁昭明太子萧统安宁陵与梁元帝萧绎颍宁陵。两位墓主自身陵号其实亦为单字,即安陵与颍陵。而史料多作双字者,是因为两位墓主均葬于其生母身旁,如昭明太子萧统葬于其母墓旁,其墓丁贵嫔陵称宁陵;梁元帝葬于其生母阮修容墓所在之江宁旧茔。故;梁昭明皇帝萧统夫妇葬于萧统生母丁贵嫔墓侧,昭明皇帝陵称安陵,二墓合用陵园,共称“安宁陵”;梁元帝萧绎葬于其生母阮宣太后墓侧,梁元帝陵称颍陵,二墓合用陵园,共称“颍宁陵”。
 南梁时期皇帝或皇族成员葬于其生母墓侧,二墓共用陵园或共享祭祀的情况数见不鲜。南京北郊幕府山陵区内所葬的宋明帝和沈太后是母子关系,南郊岩山陵区内所葬的刘宋武帝和路太后是母子关系,殷贵妃和始平王刘子鸾也是母子关系。又据《宋书》卷七十九《文五王传》记载,宋文帝第十子武昌王刘浑于孝建年间被逼令自杀,先葬襄阳,后于大明四年(460年)亦还葬其母江太妃墓旁等等。
 这种特殊礼仪制度,对墓葬石刻用度也产生了一定影响。如被认为是梁元帝萧绎与其生母阮宣太后颍宁陵遗存的南京江宁区方旗庙南朝石刻石兽为双翼狮子形石兽,而非帝陵所用的石骐驎。推考其原因,可能与阮宣太后的身份有关。
 阮令嬴(474—543),南朝梁余姚人,生于武康。文宣皇太后。本姓石氏,父灵宝。令赢有姿色,初齐始安王萧遥光纳焉,遥光败,入东昏宫。建康城平,为梁武帝(萧衍)彩女,在孕梦龙罩其床。天监六年(507)八月,生元帝(萧绎)于后宫。是日大赦。寻拜为修容,赐姓阮氏。尝随元帝出藩。大同九年(543),六月薨于江州。正寝时年六十七岁。其年十一月归葬江宁县通望山。谥曰“宣”。元帝即位,有司奏追崇为文宣太后。还祔小庙。承圣二年(553),追赠太后父、齐故奉朝请石灵宝散骑常侍、左已将军,封武康县侯,母陈氏武康侯夫人。
 阮修容去世时,身处江州,且此时,阮修容业已随子出镇江州,故其去世后,葬于江州方合情合理,亦便于其子元帝祭祀。但阮修容归葬江宁县通望山,其原因很可能是,江宁县通望山本就是阮修容的家族墓地,其父齐故奉朝请石灵宝散骑常侍、
 左已将军,封武康县侯,母陈氏武康侯夫人等人皆葬通望山,故阮氏叶落归根,葬于家族墓地。
 修容,古代宫内女官名。为九嫔之一。始置于三国魏,南朝宋改为昭容。后代仍有置修容者,按唐代后妃制度,四妃(即三夫人):贵妃、淑妃、德妃、贤妃。正一品。 九嫔: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正二品。修容的级别并不甚高,阮修容虽为梁武帝生意子嗣,但地位和宠幸程度绝低于昭明皇帝、简文皇帝生母,位列三夫人之一的贵嫔。因此,她去世后,遣送回家族墓地入葬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而这两尊石兽,则有可能是元帝即位,有司奏追崇为文宣太后。还祔小庙。承圣二年(553),追赠太后父、齐故奉朝请石灵宝散骑常侍、左已将军,封武康县侯,母陈氏武康侯夫人的时候添建的。
 根据南朝制度,后妃墓可能原本也添建石刻的,《资治通鉴》:“葬宣贵妃于龙山。凿冈通道数十里,民不堪役,死亡甚众;自江南葬埋之盛,未之有也。”又有“追进淑仪为贵妃,班亚皇后,谥曰宣。葬给辒辌车,虎贲、班剑,銮辂九旒,黄屋左纛,前后部羽葆、鼓吹。”的记载,同时,宋孝武帝还在殷贵妃陵前神道上,忝列石柱。《宋史》记载:“初,上宠姬宣贵妃殷氏卒,使群臣议谥,智渊上议曰“怀”。上以不尽嘉号,甚衔之。后车驾幸南山,乘马至殷氏墓,群臣皆骑从,上以马鞭指墓石柱谓智渊曰:“此上不容有怀字!”智渊益惶惧。大明七年,以忧卒,时年四十六。”而丹阳三城巷亦保存有梁武帝修陵初葬郗后时所建石柱,因此,阮修容虽仅为后妃,但后追尊为太后,秩比亲王,添建双翼狮子石兽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另,2011年,丹阳三城巷萧梁墓区梁文帝萧顺之建陵与梁武帝萧衍修陵间土路一侧出土石兽一件,石兽为蹲踞状狮形兽,石兽仅存上半身,且因长期没于土中,花纹已经散漫。但是从石刻头部的样子来看,可以确定为南朝遗存矣。石刻头部以圆雕成之,且额头外围有一圈的凸起。石刻的风格与丹阳烂石弄,几乎一致。可确定为南朝石刻无疑。石兽屁股后面有一上翘之物,不知可是尾巴,这在南朝其他石兽中未见。其与颈部夹角恰好形成了一个马鞍形。最上部收尾处的尖角为修复后粘粘上的,从石刻本身所起石筋看来,走向、粗细一致,修复当无误。石刻于2011年出土时已残。
 该石兽有可能为梁文帝萧顺之夫妇与其生母所建陵园建宁陵初置石刻,约成作于南齐末年。
 据史料记载,梁文帝之父萧道赐,字详臻,南朝宋治书侍御史,南兰陵中都里人,曾祖淮阴令萧整,南兰陵萧氏始迁祖,祖父萧鎋,官至东晋济阴太守,父萧副子东晋为州治中。生于东晋孝武帝太元十年(公元385年),以礼让称,居乡有争讼,专赖平之,又周其疾急,乡里号曰:墟主,皆窃言曰:其后必大,历仕宋太尉江夏王参军,终于治书侍御史,齐末赠散骑常侍,左光禄大夫,卒于南朝宋文帝元嘉二十四年(公元447年),终年63岁。
 萧道赐在南朝宋曾任奉朝请,南齐时期亦追赠为散骑常侍,如果史料记载中“陵阴石虎,与陵俱创五十余年”的话,大同十年为公元544年,五十年前为公元494年,即南齐明帝在位时期。笔者猜测真正追崇萧道赐,为萧道赐夫妇陵寝雕刻石像生,
 有可能从梁武帝发迹时期即开始了,史料记载,梁武帝与齐明帝一开始关系非比寻常,齐明帝兴废立之事,梁武帝亦参与谋划,因此成为南齐王朝的红人。因此南齐政府可能便在其祖父、父亲墓葬前,按照南齐王侯的礼仪,修建了石虎。
 到了梁武帝时期,他首先在即位的时候,追崇自己的父亲为文帝,为其修建了麒麟、石柱、石碑等一系列石刻,然后又在大同十年回乡祭祖的时候,因为南齐时期营建的石刻很小,又不符合萧道赐夫妇身份,重新为其修建了大型的麒麟石刻。
 这一点在史料中也得到了某种印证:《魏书•岛夷萧衍传》载:“(萧)衍未败前,灾其同泰寺,衍祖父墓前石麟一旦亡失,识者咸知其将灭也。”
 而南齐时期原本营建的石虎,就不再使用,而被掩埋在梁文帝建陵神道北侧的空地中。该石刻最早可能为梁文帝与萧道赐父子陵园共同使用,天监元年梁文帝建陵重置石刻,因此被置于梁武帝祖父萧道赐墓前或建陵附近。梁武帝大同十年回乡祭祖,为其祖父萧道赐陵前更造麒麟,石虎被彻底废弃填埋。

四、南梁时期石刻艺术分期及其特点

 分析南梁帝陵的具体位置与墓主身份,需着重分析现存南梁帝陵前石刻的特点。其雕刻特点之不同、艺术风格之差异,无疑对判断墓葬的所属年代具有重要的意义。
 现存南朝陵墓石刻四十五处遗存中,南梁墓葬石刻遗存数量最多,共计二十八处。萧梁帝陵石刻,根据其成作年代和细节差异,可以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

 早期:南齐末年、南梁初年
 丹阳三城巷(6)南朝失考陵石刻(梁武帝祖父萧道赐建宁陵原置石兽? 约成于南齐中晚期)
 丹阳三城巷(5)南朝失考陵石刻(梁武帝修陵原置石柱? 约成于南齐末年或天监初年)
 丹阳三城巷(2)南朝石刻(南梁文帝萧顺之建陵 南梁天监元年 公元502年)

 中期:梁武帝中期至侯景之乱前
 丹阳三城巷(3)南朝石刻(南梁武帝萧衍修陵 梁武帝中期)
 南京栖霞南象山狮子冲南朝失考陵石刻(梁昭明皇帝萧统安陵 南梁中大通三年 公元531年)
 丹阳三城巷(1)南朝失考陵石刻(梁武帝祖父萧道赐建宁陵 南梁大同十二年 公元546年)
 丹阳陵口镇陵口南朝石刻(南梁大同十二年 公元546年)

 晚期:侯景之乱至梁末
 南京栖霞区麒麟门外麒麟铺南朝失考陵石刻(梁安帝萧欢陵? 南梁天正元年 公元551年)
 南京江宁区方旗庙田野南朝石刻(梁元帝萧绎颍陵?南梁承圣元年 公元552年)
 丹阳三城巷(4)南朝石刻(梁简文帝萧纲庄陵 南梁大宝三年 公元552年) 

 南梁为南朝陵墓石刻艺术的鼎盛期,或称成熟期,其帝后陵寝及王侯墓葬石刻体现出以下特征。

 其一,石刻体量相对刘宋、萧齐尤为硕大,石刻的高度、体量显著增加。
 南梁时期,陵墓石刻无论帝后陵寝的麒麟还是王侯陵寝的狮子,以及附属的石柱、赑屃之属,其高度、体量相对刘宋、萧齐两朝显著增加,增加的幅度是极为明显的。
 以石兽的体量为例,现存南朝帝陵石兽中,体量最大的石兽为营建于南梁大同十二年即公元546年的陵口石兽,其重量近三十吨;而王侯墓葬中,体量最大的石兽为营建于南梁普通七年即公元526年的梁临川靖惠王萧宏墓狮子,重量亦接近二十吨,其体量远超刘宋、萧齐两朝。刘宋为南朝陵墓石刻草创时期,石兽法作汉代,重写实、实用风气,萧齐时期,虽石兽体态华美、纹饰唱绝,但受到谢赫六法以及“秀骨清像”艺术观念的影响,石兽相对萧梁体量亦小。
 以石柱的规模为例子,现存南朝石柱中,营建于南梁天监元年即公元502年的南梁文帝萧顺之建陵石柱;营建于南梁天监十七年 即公元518年的梁安成康王萧秀墓石柱;营建于南梁普通四年即公元523年的梁吴平忠侯萧景墓石柱等,其高度、柱身的宽度,以及绔纹的数量,均远迈早期作品。刘宋、萧齐两代虽没有明确断代的石柱作品存世,但从南梁帝陵区现存的约成于南齐末年或天监初年的梁武帝修陵(初为郗皇后墓)原置石柱的规模来看,远不及萧梁后期作品,甚至与体量相对卑小的成作。
 与南梁晚期的梁建安敏侯萧正立墓及梁梁新渝宽侯萧暎墓石柱比,亦不足相比。

 其二,萧梁时期,狮子已经完全取代虎,成为墓葬石兽的型的主要参照物。
 梁武帝时期至梁亡,石兽完全以狮子为石兽造型,头部雕饰繁复,圆雕技法不突出,但石兽的体量空前巨大,头部的比例与胸部的前凸程度较大,整体造型威风凛然。南梁石兽通常身躯健硕,双目突出,身体弯曲很小,步伐不大,注重对真实的狮子形象的写实感。花纹较南齐时期简约,且注重连珠纹的使用,减少了南齐时期流行的卷云纹的比重,且不再使用花朵纹样。南梁石兽与南朝早期石兽相似,石兽伸出向里的前肢,而向外的前肢则向后。石兽爪子通常为五趾。
 南梁帝陵石刻的三个分期,完全体现了狮子已经完全取代虎,成为墓葬石兽的型的主要参照这一趋势的流变过程。南梁初期,帝陵石刻仍取法南齐,或者索性因袭南齐时期成作。梁文帝萧顺之建陵石兽,仍然采取南齐时期帝陵石兽的造型风格。石兽通体浑圆,头、颈、身的雕刻都在极力避免棱角的出现。石兽的步伐较大,石兽的整个身体的弯曲幅度亦大。
 南梁天监七年即公元508年,梁武帝崇建修陵,为修陵增建石兽,开启了有梁一代石兽艺术的新风气,梁武帝修陵麒麟,体态健硕,头部尤其硕大,昂首挺胸,其内中威风,不许赘言。石刻头部之角,为南朝石刻中罕见之保存完好的作品。双角镂空,雕于头顶,与后颈相连。此镂空之技法,为南齐,刘宋所罕见,亦不见于后世,石兽双眼凸起,为典型南梁风格。眼睛硕大,且炯炯熠熠。杀气顿显。身体弯曲很小,步伐亦不大,写实感绝强,保存完好程度亦高于其他诸陵,于三城巷五陵里可谓最佳之作。此石刻一改南齐多重想象,重技法,重绘画与雕塑一体的风格,更重写实,重精神,重表现力。
 修陵麒麟,在不脱离狮子本身之威武,俊逸特征的基础上,对翅膀,尾巴的处理,亦相对简洁。这种对技不压神,技不赛意的重本性之美的追求,影响了中国后代陵墓石刻艺术,此后唐宋明清诸墓石仪,均鲜见似后汉南朝初期极度夸张以至略有失真之作,而均类南梁时期,以自然本体之气质为尊,而以技法仅作表现烘托之艺术主张。
 相对而言,更为成熟的作品为推定为营建于南梁中大通三年即公元531年的梁昭明皇帝萧统安陵石兽,此两只石兽不仅是南梁时期最为完美的石兽作品,亦为中国古代陵墓艺术史之珍品。狮子冲石兽相对修陵石兽,姿态更为优美,腿部肌肉更为雄峻。而且,狮子的特征也更为清晰肘部鬃毛、腿部凸出关节等特征尤为突出。此外,狮子冲石兽的脚趾不再如刘宋、萧齐时期石兽一样,平踩在地面,而是脚趾部位上翘,有浓重的腾云驾雾、飞升之意。
 营建于南梁大同十二年即公元546年的梁武帝祖父萧道赐建宁陵和陵口两处石兽,为萧梁时期石刻艺术风格的成熟期作品,可以称之为萧梁帝陵石兽的代表作。两处石兽头部已不采用齐代之圆雕技法为主之技艺,而多采用透雕之法。尽管神兽的角的镂空程度远没有梁武帝修陵之彻底,但角部亦大于齐代诸墓,而更具肉感。余感觉梁陵石兽之绝美着,莫过于双眼。麒麟眼睛很大,且略有前凸,亦与齐陵不同。头部的纹饰亦较前代增加。梁代对于石兽头部的细腻,多体现在鬃毛,角与眼睛的连接处,以及胡须上。尤其是对胡须的刻画,自此陵起,别具一格。胡须于今日尚可数出根数。足见功夫。石兽身体十分硕大,傲然挺立。弯曲程度虽远逊齐陵,但自远观之,则雄伟傲然之感颇具,如果说齐陵之美美于俊秀清风,
 梁陵石刻之美,则多于雄壮威武。胸部,臀部的刻画亦多辛苦,这两个部位支撑起石刻的整体风格。南齐修安,永安诸陵。胸部与其修长的颈部比,并不突出,臀部亦不壮硕,更多的是一种灵动的美。因其重视弯曲和乘云入仙的步姿,故对此二部位并不重视。而梁陵则更为写实,给人以呼啸成风之感,似有一兽站立于原野之上,昂首咆哮,气势夺人。石刻之花纹,较齐代更加粗犷豪放。与壮硕之体魄相得益彰,颇具视觉美。石刻所呈现的立狮状,亦对后代陵寝造像产生重大之影响。故后世多蹲狮而少行狮,恐皆察静态美更易于表现。麒麟的嘴部张力十足,亦与齐陵有别,足见此时期石兽艺术风格的成熟。
 梁简文帝陵庄陵石刻、麒麟铺南梁帝陵石刻,唯成于南梁战乱频仍、国势颓唐时期,但除纹饰雕琢不及前期秀美外,石兽的体态和造型,仍沿袭中期,且狮子的特征更加突出。

五、南梁诸帝陵史料记载

 1、建宁陵
 梁文帝建陵,在丹阳县(此处衍一字,当为东)二十五一里(李吉甫《元和郡县志•卷二十六》)
 梁文帝顺之建陵在县东北二十五里,武帝父也,后张氏,谥文献,合葬。按《舆地志》:梁大同元年作石麒麟,自京师由曲阿中邱至陵所,初甚难。近陵二十余步,忽如跃走。时以为瑞帝不悦,终有侯景之乱。按建康实录案舆地志一段内云梁大同元年作石麒麟,又云终有侯景之乱。建康实录一段内云武帝父顺之,追尊为文皇帝。又云武帝大同中作石麒麟,乃置于此墓,是所言者皆武帝修建陵之事不应列于简文帝庄陵之后也。元志卷十二陵墓类列此二于文帝建陵之后今从之。及隋志,曲阿县建陵隧口石麒麟起舞皆在大同十二年,与志异,又碑曰太祖文皇帝之神道,武帝父顺之,仕齐为领军将军,封临湘侯。武帝即位追尊为文皇帝,庙号太祖。见姚思廉陈书及南史并建康实录武帝大同中作石麒麟乃置于此墓。至欧阳修集古目录乃以此碑为宋文帝长宁陵自在蒋山见沈约宋书及建康实录甚明,此乃梁文帝建陵,特其八字与文帝庙谥偶同尔(卢宪修《嘉定镇江志•卷十一》)
 在縣東北二十五里三城武帝父文帝及張后所葬。文帝諱順之,字文緯,齊封臨湘縣侯,卒諡懿。后諱尚柔,宋泰始七年殂,合葬晉陵武進縣東城里山。武帝踐,尊考曰文皇帝妣曰獻皇后,陵曰建陵。大同十年武帝駕幸蘭陵,有紫雲蔭覆陵上,食頃乃散。帝望陵流涕,所霑草皆變色,陵旁有枯泉至是流水香潔。舊有兩碑,其一在陵門題云太祖文皇帝之神道,字畫反正相對今皆不存,惟兩石龜存焉。輿地志云,梁大同元年作石麒麟自京師由曲阿,中邱至陵所,初甚難,近陵二十餘步,忽如躍走,時以為瑞帝不悅,終有侯景之亂。按建康實錄及隋志曲阿縣建陵隧口石麒麟起舞皆在大同十二年與輿地志異。(脱因修、俞希鲁撰《至顺镇江志》)
建陵在丹阳县东北二十五里。(清乾隆《乾隆丹阳县志•卷十九》)
 建陵,在丹阳县东北二十里东城村。武帝父,追尊为文帝。(清嘉庆《《大清一统志•镇江府志•陵墓》)

 2、修陵
 《梁书•卷三•本纪第三•武帝下》:“太清三年五月丙辰,高祖崩于净居殿,时年八十六。辛巳,迁大行皇帝梓宫于太极前殿。冬十一月,追尊为武皇帝,庙曰高祖。乙卯,葬于修陵。”
 《南史•卷七•梁本纪中•第七》:“太清三年五月丙辰,高祖崩于净居殿,时年八十六。辛巳,迁大行皇帝梓宫于太极前殿。冬十一月,追尊为武皇帝,庙曰高祖。乙卯,葬于修陵。”
 李吉甫《元和郡县制》:“修陵,在(丹阳)县东三十一里。贞观十一年,诏令百步禁樵采。”
 卢宪修《嘉定镇江志•卷十一》:“修陵在县东三十一里后郗氏先葬天监七年诏修建二陵周回五里内居人赐复终身大同十年武帝驾幸兰陵谒建陵有紫云荫覆陵上食顷乃散帝望陵流涕所沾草皆变色陵傍有枯泉至是流水香洁辛丑哭于修陵诏曰朕违桑梓五十馀载展敬园陵但增感恸园陵职司共事勤劳并赐位一阶并加颁赉唐贞观十一年诏令百步禁樵采”
脱因修、俞希鲁撰《至顺镇江志》:“修陵在县东三十一里后郗氏先葬天监七年诏修建二陵周回五里内居人赐复终身大同十年武帝驾幸兰陵谒建陵有紫云荫覆陵上食顷乃散帝望陵流涕所沾草皆变色陵傍有枯泉至是流水香洁辛丑哭于修陵诏曰朕违桑梓五十馀载展敬园陵但增感恸园陵职司共事勤劳并赐位一阶并加颁赉唐贞观十一年诏令百步禁樵采”
 《舆地纪胜》:“梁武帝修陵,在丹阳县东三十一里。”
 《嘉庆大清一统志》:“武帝修陵,在丹阳县东二十五里皇业寺前。唐贞观十一年,诏令百步禁采樵。”
 《乾隆丹阳县志》:“修陵,在县东二十五里皇业寺前,武帝及德后郗氏所葬。大同十年(西五四四),武帝驾至兰陵,谒建陵毕,辛丑,哭于修陵。诏日:“朕违桑梓,五十馀年,敬展园陵,但增感恸。园陵职司,供事勤劳,赐位一阶,并加颁赉。”帝崩,亦葬此。唐贞观十一年(西六三七)诏令百步内禁樵采。”
 朱孔阳《历代陵寝备考》:
 高祖武皇帝讳衍,字叔达,小名练儿。......太清三年五月丙辰口苦索要蜜不得再呼荷荷,殂于清居殿,年八十六,辛亥迁梓宫于太极前殿,十一月乙卯葬于修陵在丹阳。南史侯景传五月,感疾馁,崩于文德殿。景秘不发丧,权殡于昭阳殿,自外文武咸莫之知。二十馀日,然后升梓宫于太极前殿,迎简文即位。及葬修陵,使卫士以大钉于要地钉之,欲令后世绝灭。唐太宗《梁武帝赞》缅惟梁武,九五居尊,何为自屈,沉冥释门。灾兴佛寺,兵缠帝阍;竟罹凶逼,天道宁论。国朝袁枚子才《梁武帝疑陵诗》:古来万事风轮走,除出虚空无不朽。忽逢拦路两碘减,欲诉前朝尚张口。一麟腹陷泥沙深,一鹤僵蹲山角阴。牙须剥落湖爪尽,风雨千年石不禁。旁有穹碑无文字,万万蝇书记某吏。葵首有穴当胸穿,……又闻地名石马冲,毋乃陈祖万安富。当时须根和骨掘,规模那得还丰隆。是梁是陈语正哗,东风一阵吹烟沙。黄图我欲披皇览,白骨人谁认帝耙。
 武祖高祖德皇后郗氏,讳徽,高平金乡人也。祖绍,国子祭酒,领东海王师。父烨,太子舍人,早卒。初,后母寻阳公主方娠,梦当生贵子。及生后,有赤光照于室内,器物尽明,家人皆怪之。巫言此女光采异常,将有所妨,乃于水滨祓除之。古后幼后幼而明慧,善隶书,读史传。女工之事,无不闲习。宋后废帝将纳为后;齐初,安陆王缅又欲婚:郗氏并辞以女疾,乃止。建元未,高祖始娉焉。生永兴公主玉姚,永世公主玉婉,永康公主玉嬛。建武建武五年,高祖为雍州刺史,先之镇,后乃迎后。至州未几,永元元年八月殂于襄阳官舍,时年三十二。其年归葬南徐州南东海武进县东城里山。中兴二年,齐朝进高祖位相国,封十郡,梁公,诏赠后为梁公妃。高祖践阼,追崇为皇后。有司议谥,吏部尚书兼右仆射臣约议曰:“表号垂名,义昭不朽。先皇后应祥月德,比载坤灵,柔范阴化,仪形自远。伣天作合,义先造舟,而神猷夙掩,所隔升运。宜式遵景行,用昭大典。谨按《谥法》,忠和纯备曰德,贵而好礼曰德。宜崇曰德皇后。”诏从之。陵曰修陵。
 武丁贵嫔,高祖丁贵嫔,讳令光,谯国人也,世居襄阳。贵嫔生于樊城,有神光之异,紫烟满室,故以“光”为名。相者云:“此女当大贵。”高祖临州,丁氏因人以闻。贵嫔时年十四,高祖纳焉。初,贵嫔生而有赤痣在左臂,治之不灭,至是无何忽失所在。事德皇后小心祗敬,尝于供养经案之侧,仿佛若见神人,心独异之。高祖高祖义师起,昭明太子始诞育,贵嫔与太子留在州城。京邑平,乃还京都。天监元年五月,有司奏为贵人,未拜;其年八月,又为贵嫔,位在三夫人上,居于显阳殿。嫔贵嫔性仁恕,及居宫内,接驭自下,皆得其欢心。不好华饰,器服无珍丽,未尝为亲戚私谒。及高祖弘佛教,贵嫔奉而行之,屏绝滋腴,长进蔬膳。受戒日,甘露降于殿前,方一丈五尺。高祖所立经义,皆得其指归。尤精《净名经》。所受供赐,悉以充法事。普通七年十一月庚辰薨,殡于东宫临云殿,年四十二。

 3、庄陵
 《梁书•卷四•本纪第四•简文帝》:“大宝二年冬十月壬寅,帝谓舍人殷不害曰:“吾昨夜梦吞土,卿试为我思之。”不害曰:“昔重耳馈塊,卒还晋国。陛下所梦,得符是乎。”及王伟等进觞于帝曰:“丞相以陛下忧愤既久,使臣上寿。”帝笑曰:“寿酒,不得尽此乎?”于是并赉酒肴、曲项琵琶,与帝饮。帝知不免,乃尽酣,曰:“不图为乐一至于斯!”既醉
寝,伟乃出,俊进土囊,王修纂坐其上,于是太宗崩于永福省,时年四十九。贼伪谥曰明皇帝,庙称高宗。主明年,三月癸丑,王僧辩率前百官奉梓宫升朝堂,世祖追崇为简文皇帝,庙曰太宗。四月乙丑,葬庄陵。”
 《南史•卷八•梁本纪下•第八》:“冬十月壬寅,帝崩于永福省,时年四十九。贼伪谥曰明皇帝,庙称高宗。明年三月己丑,王僧辩平侯景,率百官奉梓宫升朝堂。元帝追崇为简文皇帝,庙号太宗。四月乙丑,葬庄陵。”
 李吉甫《元和郡县制》:“庄陵,在(丹阳)县东二十七里。”
 卢宪修《嘉定镇江志•卷十一》:“简文帝纲庄陵在县东二十七里简皇后王氏合葬诏曰简皇后窀穸有期昔西京霸陵因山为藏东汉寿陵流水而已朕属值时艰岁饥民弊方欲以身率下永示朴厚今所营庄陵务存约俭有港名萧港直入陵口陵前石麒麟高丈余寰宇记云梁简文帝陵有麒麟碑 【寰宇记云梁简文帝陵有麒麟碑(钞本在居宅门梁武帝宅条下)案二句皆言陵墓与居宅无涉且系简文帝之陵与武帝无涉故置之武帝宅后则文义不贯而移至简文帝陵后则与陵前石麒麟高丈余之句正相联属也兹特改正】 ”
 脱因修、俞希鲁撰《至顺镇江志》:“简文帝纲庄陵在县东二十七里简皇后王氏合葬诏曰简皇后窀穸有期昔西京霸陵因山为藏东汉寿陵流水而已朕属值时艰岁饥民弊方欲以身率下永示朴厚今所营庄陵务存约俭有港名萧港直入陵口陵前石麒麟高丈余寰宇记云梁简文帝陵有麒麟碑 【寰宇记云梁简文帝陵有麒麟碑(钞本在居宅门梁武帝宅条下)案二句皆言陵墓与居宅无涉且系简文帝之陵与武帝无涉故置之武帝宅后则文义不贯而移至简文帝陵后则与陵前石麒麟高丈余之句正相联属也兹特改正】 ”
 《舆地纪胜》:“梁简文帝庄陵,《元和郡县志》云在县东二十七里,地名三城港,有石麟高丈余。”
 宋乐史《太平寰宇记》卷八十九:“梁简文帝陵有麒麟 , 碑尚存 , 陵有港, 名曰萧港, 直上陵口大河, 去县二十五里。”
 《嘉庆大清一统志》:“简文帝庄陵,在丹阳县东二十七里。”
 《乾隆丹阳县志》:“庄陵在县治东二十七里,梁简文帝及王后所葬,地有港,名萧塘岗。前有石麒麟高丈余。”
 朱孔阳《历代陵寝备考》:“太宗简文皇帝讳纲,字世瓒,小字六通,武帝第三子。.....大宝二年冬十月壬寅,侯景弑帝于永福省,时年四十九。王伟撤户扉为棺,迁殡于城北酒库中。贼伪谥曰明皇帝,庙称高宗。明年三月己丑,王僧辩平侯景,率百官奉梓宫升朝堂。元帝追崇为简文皇帝,庙号太宗。四月乙丑,葬庄陵。陵在丹阳。简文王皇后讳灵宾,琅邪临沂人也。祖俭,太尉、南昌文宪公。中大通三年十月,拜皇太子妃。太清三年三月,薨于永福省,时年四十五。其年,太宗即位,追崇为皇后,谥曰简。大宝元年九月,葬庄陵。”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