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六朝文物之畏兽
六朝遗韵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7-05-12

 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个汉民族创建的朝代在中国历史上被称为“六朝”,因为六个朝代大多数都以今天的南京(当时的建邺和建康城)为首都,所以南京又被称为“六朝古都”,这个称呼从唐代就有,沿袭至今。六朝时期的建康城因为隋文帝的一声令下而荡平耕垦,但直到今天,在地下和郊外还有大量的六朝遗存,其中以六朝陵墓石刻最具代表。这些文物集雕刻、书法、绘画等艺术为一体,还记录了当时的宗教、社会风气等信息。主题南京推出“图说六朝文物”系列,通过以对南京及周边现存和出土的六朝文物的介绍,并和各地相关文物简单的对比来一窥金粉的六朝。

畏兽

 在南北朝时期的墓葬石刻、墓志铭线刻及众多的同时期的佛教石窟雕刻中都有一种兽面獠牙,上身裸露,肩上长着类似火焰又似羽翼的东西,它们或双膝跪下,或飞奔游走,或呈半蹲状,给人以狰狞和力大无穷的感觉。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本学者长广敏雄在他的《六朝时代美术の研究》一书中,按《山海经》郭璞注中屡有提到“亦在畏兽画中”为此 种造型的怪兽起名“畏兽”,这类怪兽还有被命名为“焰肩神”、“人非人”等别名。
 
南朝陵墓石刻中的畏兽图案拓片

一)南朝陵墓石刻和出土文物中的畏兽

 南朝陵墓石刻中的畏兽一般集中在石柱和石碑上,比如目前发现最早的是位于丹阳三城巷的梁文帝萧顺之建陵石柱底座上残存的畏兽图案。这样的雕刻在南朝陵墓石刻的石柱上比较普遍,比如现存比较明显的还有萧秀墓石刻、萧景墓石刻、萧绩墓石刻、萧宏墓石刻,另外,萧景墓石刻、萧宏墓石刻、徐家村南朝失考墓石刻的石柱上部石榜之下,还有三个畏兽做托举状。
 在南朝现存的石碑上也有大量的畏兽图案,主要集中在碑的侧面和碑额背面,以萧宏墓石刻左碑最为完整,在萧秀墓石刻的石碑和底座龟趺上也有不少这样的雕刻图案。
 
位于丹阳三城巷建陵石柱底部的畏兽形象
 
位于南京栖霞十月村萧景墓石柱底部和上部的畏兽形象
 
位于南京栖霞仙林的萧宏墓石碑背部的畏兽图案
 
 位于南京栖霞甘家巷萧秀墓的石碑和石柱底座上的畏兽形象
 另外,在南朝陵墓出土的文物中也有这样的形象,比如萧秀墓出土的滑石怪兽和灵山出土的青瓷莲花尊上也有类似的图案。

 
位于南京栖霞甘家巷萧秀墓出土的滑石畏兽形象 
出土于灵山的大墓(疑似陈蒨永宁陵)的青瓷莲花尊

 
 出土于灵山的大墓(疑似陈蒨永宁陵)的青瓷莲花尊上的畏兽形象


二)各地南朝画像砖墓中的畏兽


 1975年在常州戚家村发现了一座南朝画像砖墓,1984年在襄阳贾家冲又发现了一座南朝画像砖墓,在两座墓中都出土了大量的画像砖,题材有千秋万岁、双狮、青龙、白虎、供养人等图案,其中最为引起笔者注意的还是两座墓都出土有畏兽图案的画像砖。
常州戚家村南朝画像砖墓中的畏兽

襄阳贾家冲画像砖中的畏兽


三)北魏贵族墓志铭中的畏兽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洛阳附近出土了大量的北魏的墓志铭上也有此类畏兽的图案,其中以“北魏冯邕妻元氏墓志”和“北魏苟景墓志”最为有名, 特别是冯邕妻元氏墓志上的十六个畏兽还一一写了名字。
 
北魏贵族墓志铭周围的畏兽形象
 
北魏贵族墓志铭盖上的畏兽形象

 另外,在东魏茹茹公主墓中的壁画中也有畏兽的形象,墓道北侧的上层的壁画中间是一只凤鸟,两边是两只畏兽。

东魏茹茹公主墓壁画中的畏兽

四)巩县石窟寺中的畏兽

 巩县石窟寺初建于北魏末期,虽然规模不大但等级非常高雕刻十分精美,这里不仅仅有多幅我国现存最完整的帝后礼佛图雕刻,还有精美的飞天和神秘的神王和畏兽。

 
位于巩县石窟底座的畏兽形象(一)

 
位于巩县石窟底座的畏兽形象(二)

位于巩县石窟底座的畏兽形象(三)

 
位于巩县石窟底座的畏兽形象(四)

 
位于巩县石窟底座的畏兽形象(五)

五)敦煌石窟壁画中的畏兽

 敦煌就不用多说了,在西魏开凿的285窟的穹顶壁画中,也有不少这类畏兽的形象,敦煌的的介绍形容这些畏兽是雷公、乌获畏兽,也有学者认为是受福。
 
位于敦煌285窟中的畏兽图案

六)北响堂山石窟中的畏兽

 响堂山石窟分布在南响堂和北响堂两处,开凿于北齐,相当于南梁后期到南陈。在北响堂石窟中有大量这样的形象被雕刻在石柱底部和中心柱的四周。

 
位于邯郸北响堂山石窟中的畏兽形象(一)

 
位于邯郸北响堂山石窟中的畏兽形象(二)

 
位于邯郸北响堂山石窟中的畏兽形象(三)

七)唐代碑刻底座上的畏兽

 在河南登封的嵩山嵩阳书院中,有一块著名的唐碑“大唐嵩阳观纪圣德盛应以颂碑”,该碑底座上雕刻了十个畏兽的形象。
 
位于河南登封嵩阳书院中的石碑,底座上有畏兽形象

位于河南登封嵩阳书院中的石碑底座上的畏兽形象


畏兽的起源和年代小探

 看过这么多的畏兽,老邵再来说说说畏兽的起源,目前主要有以祆教外来说(施安昌《火坛与祭司鸟神》)和本土乌获说(孙武军《入华粟特人墓葬畏兽图像述考》)和本土方相说(姚义斌《六朝画像砖研究》)三种。
 
畏兽的三种来源说法

 简单说来,施先生认为这个是祆教的神,在魏晋南北朝和粟特人等外来民族一起来到中国,并在一些皇家贵族中传播。而孙先生认为这种畏兽其实是汉民族传说中的大力士乌获的形象为原型的变形,并非外来,在南北朝佛教大发展时期被引入到佛教之中。而姚义斌在其著作中认为这种畏兽其实源自汉画像石中常见的“方相氏”,该类形象在西晋、东晋逐步的进行变化而到南朝时期逐步稳定成型。笔者个人比较认同姚义斌先生的观点,认为该类畏兽的形象有一个变化期,汉代-西晋-东晋-南朝,如下图所示:
 
不同时期的方相氏的形象演变

 关于外来说,老邵觉得此畏兽图案在国外没有被发现,因此认定外来神祇不太合适,而且施安昌先生在《火坛与祭司鸟神》一书中把萧宏墓石碑碑阴的雕刻认为是祆教火坛拜火图案,但笔者仔细查看了该石碑及拓片,畏兽蹲在莲花之上,屁股下面更像是羽毛。
 之于乌获和方相氏之说,笔者认为乌获原型是战国时期的秦国大力士,其形象应该是人为主体,而并非为兽面。在许多的石刻中都有类似大力士双手上举的形象,其实在六朝文物中也十分的常见,比如南朝陵墓石刻中的萧宏墓石刻和宋墅失考墓石刻及萧秀墓石刻就有,其中以萧宏墓石刻的最为精美,在石柱顶端雕刻了两个力士,在石榜下方有三个类似于萧景墓石刻石柱上的畏兽形象。

萧宏墓石刻石柱顶部的力士和畏兽

 在唐代石碑底座上还有一个细节,就是每个畏兽各个都抓了一条蛇,或手执,或环绕脖上,似乎和汉画像石中的方相氏操蛇的形象异曲同工。
 不过还是有一些令人费解的地方,就是关于北魏墓志上面的那些畏兽,在北魏冯邕妻元氏墓志的四周和墓志盖的四周还一一对应了十六个名字,其中就有乌获和受福的字,那到底此乌获和彼乌获之间是否有关,就等各位去比较与发现了!
 另外,关于畏兽的年代,因为同类型的可以追溯到汉画像石甚至更早,但南朝这种风格的畏兽笔者见过的是梁建陵石柱底座的最早,为南梁早期,约公元502年后不久。其次是北魏贵族墓志铭,巩义石窟、敦煌壁画和北响堂山再次之。而嵩阳书院石碑“大唐嵩阳观纪圣德盛应以颂碑”则是唐天宝三年(公元744年)建,比起建陵足足晚了两百多年。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