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兽无双皆是雄,陵主谜题今有答
六朝遗韵
作者:橙子   编辑:老邵
2017-05-28

 在南京城东北郊,有一座以历史悠久,文化遗存丰富,自然风光秀美闻名于金陵的名山——栖霞山,南京城区与栖霞山之间营建有一条景观大道——栖霞大道。如果我们沿着栖霞大道一路向东北而行,沿途路侧,不时能看到散步于田野、公园、学校等地段的石兽、墓表。

 这就是南京城闻名遐迩的珍贵历史遗存——南朝陵墓石刻!

南朝石刻文保碑


 民国时期著名的历史学家朱偰先生,考察时声称:此地可谓“华表屹立,石兽峥嵘”,是欣赏南朝石刻建制以艺术遗存的上选之所在。

 我国现存四十三处南朝陵墓石刻,有近十数处位于栖霞区。其中,尤其有名的“南朝石刻四绝”全部位于此地。

 等等,“南朝石刻四绝”是什么鬼嘛?好像没有听说过?
 那么,就让南承为你一一解答吧。

 这一回呢,就首先带着大家,去感受一下,位于狮子冲的南京地区现存最为完整,最为矍铄非凡的南朝帝陵翼兽!(南京地区现存的南朝陵墓石刻,多为王侯墓前遗存,而帝王陵寝前的石刻,遗存较少


黄昏下的狮子冲南朝陵墓石刻西石兽

首先,南承想先给诸位简单科普一下,南朝陵墓石刻的排列组合方式。


 从神道走向墓穴,各类石刻会依次分布在神道的两侧。

 第一组石刻:翼兽
 关于翼兽的称谓,有很多很多种说法,至今学术界也没有相对统一的认识。
 有的学者称帝陵前的翼兽为麒麟、天禄;王侯墓前的翼兽为符拔。
 有的学者称帝陵前的翼兽为麒麟;王侯墓前的翼兽为辟邪。
 有的学者觉得帝陵和王侯墓前的翼兽均应该称为辟邪。
 ......

 南承觉得,既然目前还没有找到大家所认可的命名方式,那就称这种石兽为翼兽吧。
 翼兽二字,可能是对这种长着翅膀,傲娇的摆出各种pose的石兽相对最一致的称谓。

 第二组石刻:墓阙
 关于第二组石刻的称谓,也有很多的说法。
 如石柱说、华表说、墓阙说等等。

 第三组石刻:墓碑
 南朝是我国书法艺术发展的重要时期,而南朝时期的帝王将相们,又十分热衷于树碑立传,歌颂功绩,由此,南朝墓葬多竖双碑。而有的南朝墓葬立有两对四通石碑。


 关于狮子冲南朝翼兽的位置和风采,朱偰先生是这样写的:
 “由甘家巷越土山而南,里许至狮子冲,有石麒麟二,其一已损,半倾土上;其一尚完好,独角六翼,东向兀立,其地后环土山,前对平岗,当大道以北,为帝王陵寝无疑,观其作风,华美而精致。”


 那么,这处南朝帝陵翼兽,到底有哪些特别之处呢?

 第一,两只都是明显的雄性特征,在南朝石刻中独一无二。
 绝大多数的南朝翼兽,我们很难从其特征上,区分石兽的雌雄。
 但狮子冲的南朝翼兽,可以看到明显的雄性特征,(不信的话,请低头看翼兽的下面!羞羞哒),所以可以非常确定的说,两只翼兽都是雄兽,这在南朝石刻中是独一无二的。

 并且, 狮子冲南朝翼兽的腿部肌肉更为雄峻,有着更为清晰的肘部鬃毛、腿部凸出关节。此外,它们的脚趾不再如刘宋、萧齐时期石兽一样,平踩在地面,而是脚趾部位上翘,有浓重的腾云驾雾、飞升之意,堪称南梁时期最为完美的石兽作品。

狮子冲南朝陵墓石刻东西相对的石兽

第二,翼兽所属时代和墓葬主人,一直迷雾重重,长期众说纷纭。


 1、陈文帝永宁陵说
 
 此说最早见于朱偰先生1957年《修复南京六朝古迹中的重要发现》一文,因1957年于南京灵山发掘一处南朝墓葬,出土新的石刻辟邪,朱偰先生在修订其1936年《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一说的观点基础上,认为此处石刻确为南朝晚期遗存,应为陈文帝永宁陵前遗物。

 日本学者曾布川宽在其著作《六朝帝陵—以石兽和砖画为中心》一书中,从石刻艺术风格出发,认为此处石刻与丹阳三城巷即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石刻遗存,及丹阳陵口石刻遗存风格颇似并有进一步发展,应为梁代晚期极以后的墓葬遗存,故确认此处石刻为陈文帝陈蒨永宁陵石刻。

 此说影响甚广,并为文保部门肯定,今陵前石刻之全国文保碑上亦题为永宁陵石刻。

 2、宋文帝长宁陵说
 
 该说最早见于1936年出版的朱偰《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但朱偰先生同时也说,有传闻此为陈文帝陵。

 罗宗真在其《六朝考古》中,在对长宁陵,永宁陵二说进行综合的分析后得出结论,此陵却为宋文帝之长宁陵,但石兽则为齐梁时期重塑,原石刻已于齐武帝时期被迁走,今已无存。并且,万新华在其著作《试论南朝陵墓雕刻艺术的风格嬗变》一文中,也认可该观点。
 
 3、南齐帝陵说
 
 该说最早见于日本学者町田章的《南齐帝陵考》,文中认为,狮子冲南朝石刻的风格,与丹阳齐高帝,齐武帝,齐宣帝等陵前石刻颇为一致,故认为此处石兽亦属齐代帝陵遗存。

 当今学界多认可齐梁二朝帝陵均在今江苏丹阳境内,于丹阳境内存十数处齐梁帝陵石兽遗存,故町田章先生的说法,是欠缺依据的。
 
 4、梁元帝萧绎陵说
 
 该说最早出处今已无考,王志高曾在其著作中提及并加以考证,认为此说不确。梁元帝萧绎实葬于“江宁旧茔”其母阮修容墓侧,并初考今南京市江宁区锦文路侧,旧为建中方旗庙村的两尊南朝辟邪遗存,为梁元帝及其母墓前遗存。
 
 5、昭明太子安陵说
 
 此说最早见于南京博物院研究院王志高撰文《梁昭明太子陵墓考》中,王志高先生从墓葬位置和石刻风格两个角度详加论证,认为此处陵墓石刻为梁中后期风格,且具备帝陵规制。又以其葬于梁代墓葬区。

 综合古籍中对昭明太子安陵及其母丁贵嫔宁陵的相关记载,认为狮子冲之南朝石刻为南朝梁武帝长子,昭明太子萧统陵前遗物。

狮子冲南朝陵墓石刻东石兽

狮子冲南朝陵墓石刻西石兽


第三,狮子冲南朝帝陵可能是近年来南京地区试探发掘的最为重要的南朝墓葬。


 2013年,考古工作者曾经对狮子冲南朝帝陵进行了试探性发掘,并取得了阶段性的发掘成果。也揭开了这两座陵墓主人的身份之谜。

 以下内容转自《发掘简报》:
 狮子冲两座南朝墓葬均为单室墓,墓室后壁外弧明显,两侧壁略弧,墓室前端左右呈弧角与甬道相连,砖室砌筑时使了大量的模印莲花纹砖,具有比较典型的南朝中晚期大型墓的特征。狮子冲两座墓葬中分别出土两块纪年砖,M1出土“中大通弍年”(530年)纪年砖,M2 出土“普通七年”(526 年)纪年砖,所显示的纪年均为萧梁时期的年号,为两墓的埋葬年代提供了判断依据。M1 砖室长14.2、宽6.4 米,墓室长8.32、宽4.88 米;M2 砖室长15.2、宽6.48 米,墓室长8.4、宽5米。从墓葬规模上看,两墓均属于特大型南朝砖室墓。狮子冲两座墓葬的规模,甬道内设两重石门,以及墓壁分布整齐的“羽人戏龙”、“羽人戏虎”、“竹林七贤”等砖印壁画。
 ……
 狮子冲两座南朝大墓均坐北朝南,背依北象山,左右两侧由低矮的山冈环抱,墓前为低缓宽阔的平地,南象山环绕于前,地形极佳。
 ……
 据本次发掘的东西向剖面,M1封土部分叠压于M2封土之上,可知M1的营建时间晚于M2,这也与墓中出土纪年砖所反映的两墓时代相吻合。
 ……
 M1西壁以“竹林七贤”为题材的砖印壁画,是全国范围内迄今所见的第五例。两墓出土了大量带有铭刻文字的模印画像砖,文字生动流畅,字体率意,是当时制砖工匠的真迹。数量庞大、内容丰富的铭文画像砖,为南朝帝陵砖印壁画的布局、砌筑工艺以及对六美术史的研究均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狮子冲南朝陵墓石刻石兽上翘的爪子

狮子冲南朝帝陵身份探秘


 那么,问题来了,狮子冲南朝翼兽守护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我们的推断是这样纸滴:

 根据墓葬中的出土器物,尤其是写有“普通七年”和“中大通二年”的铭文转,将此陵推定为营建于南梁中大通三年即公元531年的梁昭明太子萧统安陵石兽较为合理。

 唯有疑问之处可能在于,丁贵嫔薨于普通七年十一月,如按中国封建社会传统丧葬礼制,丁贵嫔薨后为其择帝建陵,则丁贵嫔墓至早当始建于普通八年。昭明太子统薨于中大通三年。则安宁陵墓葬中出现“普通七年”和“中大通二年”的铭文转,似有预修陵寝的可能。

 但根据中国古代的营造制度,对于高级贵族墓葬而言,墓砖作为一种大批量烧制,且无差别使用的建筑材料。则营建时间较迟的墓葬中使用年份烧造烧制的铭文转,也并非无先例可循。如在东汉东南兆域发现的写有汉顺帝年号“永建”的铭文转,出土于汉质帝静陵陵区等等。

 故,在无其他更为确凿认定墓主身份的文物出现前,将狮子冲南朝帝陵考订为梁昭明皇帝萧统安陵及其母丁贵嫔之墓的判断是相对最为合理的。

 看到这里,大家是不是迷糊了:我们熟悉的昭明太子,他都没做皇帝,他的陵寝也能称帝陵吗?
 这里要说明一点,萧统去世多年以后,萧统的孙子萧栋,在北朝叛将侯景的挟持下,被立为皇帝,天正元年(551年),豫章王萧栋追尊萧统为昭明皇帝。

 所以!狮子冲南朝陵墓称之为帝陵规制,并无不可!

主题南京团队夜拍作品,狮子冲南朝陵墓石刻西石兽

 一座不朽的著作,一座艺术气息浓郁的陵寝,照亮了一个风华绝代,臻于郅治的江南文物之盛的时代。
 一生追求完美的太子,享有这对接近完美无瑕的翼兽,或许是故事最完美的结局。

>>昭明太子介绍

 文学史上彪炳千古,集文艺与清新有一体的《昭明文选》的著作者

 司徒左长史王筠为昭明太子所撰的哀册写到:
 总览时才,网罗英茂;学穷优洽,辞归繁富。或擅谈丛,或称文囿;四友推德,七子惭秀。望苑招贤,华池爱客;托乘同舟,连舆接席。摛文掞藻,飞纻泛幹;恩隆置醴,赏逾赐璧。徽风遐被,盛业日新;仁器非重,德輶易遵。泽流兆庶,福降百神;四方慕义,天下归仁。

 清代大学者赵翼评价到:“创业之君兼擅才学,曹魏父子固已旷绝百代。其次则齐梁二朝,亦不可及也。至萧梁父子间,尤为独擅千古。”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