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碑掌故,这两座萧爷墓好任性
六朝遗韵
作者:橙子   编辑:老邵
2017-06-11

 摘要:栖霞区南朝陵墓石刻“四绝”之第二绝。

 南朝陵墓通常最后(也是最靠近墓葬)的一组石刻是石碑,其立碑制度与汉制的复兴以及神道制度的重新确立有关。

 所谓神道之制,最早出现于两汉时期。如《汉书.霍光传》所记载: “太夫人显改光时所自造茔制而侈大之。起三出阙,筑神道。

 到了魏晋时期,礼仪制度认为不封不树和不起神道是薄葬观念的体现,帝王陵寝通常不起坟冢,不起神道。这一时期,与神道制度匹配的石像生、墓碑等葬仪,基本被取消殆尽。陵墓不封不树,颇为素朴简约。

 比如,建安十年,魏武帝以天下雕弊,下令不得厚葬,又禁立碑。有比如,到建安末,曹操作终令曰:“古之葬者,必在 痔薄之地,其规西原上为寿陵,因高为基,不封不树。” 

 而到了南朝伊始,却重新确立了帝王陵墓神道制度。开始在帝王陵寝的神道两侧,建设大型的石像生,以及镌刻墓主人生平事迹的墓碑。

东汉樊敏碑和南朝梁代萧憺碑的对比

 通常情况下,一座墓葬会在神道的两侧,各建造一通石碑。然而,两位梁武帝的兄弟辈亲王墓葬的神道两侧,却各建造了两通石碑。

 不得不说,这两座萧姓王爷墓,很任性!

萧秀墓石刻和萧憺墓石刻的石刻现存分布示意图

 第一位任性的王爷,是萧秀。

 萧秀,是梁武帝萧衍的异母弟,排行老七。

 这位七爷,可以算是南朝那些宗室子弟里的品学兼优的榜样级人物了。史料记载,这位王爷不但在地方上政绩突出,而且特别热衷文化事业。

 政绩突出方面,抛开那些具体政治措施不谈,只看萧秀离任、去世以后,任地群众们的反映,就是最直观的体现啦:“初,秀之西也,郢州人相送出境,闻其疾,百姓商贾咸为请命。及薨,四州人裂裳为白帽哀哭以迎送之。雍州蛮迎秀,闻薨,祭哭而去。

 文化事业方面,萧秀本人的文学素养极高,有文集留世。并且和当时的一些著名文人关系斐然,是南朝有名的藏书家,还曾励志编撰一部书记。不得不说,那个为后人所熟知的昭明太子,肯定受到过他这个叔叔的影响。

 根据史料记载,萧秀的墓留有四通石碑,就与他不仅政绩突出,而且与著名文人关系斐然有关。

 按唐代姚思廉编撰的《梁书》记载:“故吏夏侯禀等表立墓碑,诏许焉。当世高才游王门者,东海王僧孺、吴郡陆倕、彭城刘孝绰、河东裴子野,各制其文,古未之有也。

 用现代人的话说就是,因为这四位大文豪写的碑文都非常好,所以没有办法从中取舍,于是,立了四通石碑。

 那么,到底是什么人为萧秀立碑呢?

 在正史里,有这样的记载“故吏夏侯禀等表立墓碑,诏许焉。

 也就是说,在南朝,像萧秀这样的王公,立碑撰文,是由其属下的官吏发起并且执行。而朝廷,可能只是加以许可而已。

 而今,在萧秀墓神道西侧石碑的碑阴,还留存有许多萧秀属下官吏的名字,如:吏刘泊期、吏王□福、吏黄渚之、吏杜国平、吏谭道冒、吏王景肃、吏蔡宠之、吏王漾宗、吏许伾之、吏蔡文连、吏安景兴等等。

萧秀墓石刻东侧石碑背面的官吏名字

  从萧秀墓现存的石碑来看,碑阳记碑文,碑阴记官吏姓名。这种制度是否是南朝陵墓石碑的惯例,目前除萧秀、萧憺二墓墓碑外还没有更多的实物和史料记载可以证实。

 无论这种制度是否是惯例,萧秀墓的四碑,自古而今都是文人墨客、金石书家眼中的瑰宝。

 晚清著名学者莫友芝,曾经对萧秀墓墓碑上的一些文字进行过考证。

 另一位词学大家周颐,也曾经多次考察萧秀墓石碑,并在其著作《眉庐丛话》中加以记载:“又江苏上元甘家巷梁安成康王萧秀西碑,相传唯碑额及碑阴曹吏等题名尚存,碑则全泐。余尝命工精拓数纸,完整者犹数十字矣。”

 离萧秀墓不远,是萧秀的弟弟——始兴忠武王萧憺的墓。萧憺的神道两侧,现存三通石碑或者石碑赑屃座。此外,离萧憺墓石刻不远处,还有另一尊石碑赑屃座。

萧憺碑北面的另外一个石碑龟趺底座,证明萧憺墓也采用了四碑的规制
 
 通过这些证据,我们可以确定:萧憺墓和萧秀墓一样,最早神道两侧也应该立有四通石碑。

 那么,萧憺为什么也这么任性,也立了四通石碑呢?史料里没有明确的记载,但是可以试着做一点点小小的推测。

 第一,萧憺和萧秀两个人生活的时代同轨。
 他们是同父同母的亲哥俩,母亲都是陈太妃。

 第二,萧憺和萧秀一样,在地方上政绩卓著,极有人望。
 萧憺任职的地方,在长江的边上,史料记载,这里经常发洪水。每次发洪水的时候,这位王爷总是亲临抗洪前线,而且拿出自己的供奉给遭灾的百姓谋生度日。当地百姓非常爱戴这位王爷,还给他编了感人的民谣加以称颂。

 和萧秀墓西碑一样,萧憺碑现存的完整石碑的碑阴,亦镌刻有其属下官吏的名字,多漫漶不清,只能看出其中一名为阚道德。

 关于这两位萧爷的四碑,还有一点值得一提。
 这两位王爷墓都有一通石碑的书者,为同一人。吴兴人贝义渊!

 这位贝义渊,正史无传,是梁武帝前期一位卓有名气的“民间”书法家。大学者康有为评价他的书法“长枪大戟,实启率更。”

贝义渊书写的萧憺墓石碑碑额

贝义渊书写的萧憺碑碑文

 不得不说,两位萧姓王爷的墓葬,立有四碑,可能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们的地位和所享有的殊荣多么与众不同。从制度上看,只要下属的官员、吏属愿意出钱修造,有文人和书丹愿意撰写碑文,镌刻石碑,朝廷对于立碑数量和立碑形式上的约束,比其后的唐、宋两代,要宽松很多。

 此外,从当时的当权者梁武帝的个人心理上看,不追究,睁只眼闭只眼,既表现出对兄弟的仁爱宽厚,也能表现自己鼓励文学创作,支持文化事业建设,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不为?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