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塔瞻礼,南京栖霞寺舍利塔(三)八相
文保推荐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6-08-10

 南京被誉为六朝古都,十朝都会,其中南唐便是十朝中的一朝。南唐虽然国运短暂,从公元九三七年建国到九七五年为宋所灭,享国三十九年,历经先主李昪、中主李璟和后主李煜三代,但南唐所拥江淮地区在五代乱世中却“比年丰稔,兵食有余”,因此,可以想象当时的江宁府城内外繁荣的景象。
 南京已发现的南唐的建筑不多,最为完整的地面建筑当属位于栖霞寺的舍利塔(南京现存已发现的南唐建筑包括地下南唐二陵和南唐的一段残城墙基址)。这座南唐的舍利塔被南京著名的文化学者于峰誉为“南京最美的古建筑”,笔者认为一点不为过,甚至在很多古迹爱好者眼里,将这座圣塔称之为我国现存最精美的舍利石塔,也没有太大的异议。

 前一篇《圣塔瞻礼,南京栖霞寺舍利塔(二)石座》一文介绍了该塔的石台基和石塔底部的两层石座精美的雕刻。石座之上便是须弥座的塔基,而须弥座呈八面形状,每面雕刻了一组佛祖故事,之前称之为“佛陀八相图(入胎、诞生、出游、逾城、降魔、成道、说法、入灭)”,但实际上栖霞寺舍利塔底部的“八相成道图”讲述了佛陀从出生到入灭的十多个故事,可以称之为佛陀事迹图或佛迹图更为合适,是十分难得的五代时期佛教遗存。

栖霞寺舍利塔塔基须弥座

 塔底的佛迹图每面高65厘米,宽93厘米,从西北方白象入胎开始顺时针依次排列,分别为:
 第一幅,入胎,画面有白象入胎、摩耶说梦。
 第二幅,诞生,画面有树下诞生、九龙灌顶。
 第三幅,出游,画面有出游四门、老、病、死、孕、僧人。
 第四幅,逾城,画面有逾城出家、断发换衣、雪山修行。
 第五幅,成道,画面有双女煮糜,牧女献糜、禅河沐浴。
 第六幅,说法,画面有二商奉食、四王献钵。
 第七幅,降魔,画面有降魔成道。
 第八幅,入灭,画面有双林入灭、圣火自焚。
 如下图所示:
栖霞寺舍利塔八相位置示意图

第一幅,入胎

 《佛本行集经》载:古印度迦毗罗卫国饭王第一大妃摩耶夫人婚后一直未育,心情低落,释迦前身持明菩萨乘一六牙白象,从兜率下,于摩耶夫人睡眠中,入其右胁投胎。
 《佛本行集经》又载:摩耶夫人次日醒来,即向净饭王讲述自己梦见菩萨乘象入于右胁。并认为此梦瑞相,请求净饭王找人解梦。
入胎的画面,右边是白象入胎,左边是摩耶说梦

 该面的佛迹图则由这两部分组成,右边为释迦骑象虚空降临。左边为一宫殿,中间龙椅上正坐一人,应该是净饭王,左右各有两位执扇侍女,净饭王前面还坐了一人,应该是摩耶夫人,该场景是摩耶夫人向净饭王讲述梦见菩萨骑象入其右胁的事情。

 
入胎的细节,释伽乘白象入胎
 
入胎的细节,摩耶向净饭王说梦


 由于该面的净饭王和摩耶夫人的雕刻均被破坏,不过有几个细节还是被保留下来,一个是净饭王坐的龙椅有两个龙头,一个是左边两个侍女所执之扇上有一对凤鸟,都十分的清晰。另外,该画面体现了宫阙建筑的一些细节,卢、刘二位大师就是根据该图的栏杆样式来建造台基的栏杆。

第二幅,诞生

 《佛本行集经》载:圣母摩耶行将分娩之时,至蓝毗尼园散步,在园中的“波罗叉”树下,立地以手攀住波罗叉树枝,生下太子。时有二万诸天玉女,周匝围绕,合十指掌。天帝释梵以细妙繑尸迦衣,裹于自手,承接太子。菩萨生后能言:“我此身形,从今日后,不复更受,于母胁中,不入胎卧,此是于我最末后身,我当作佛。”
 《佛本行集经》又载:太子生后,诸眷属四处觅水而不可得。圣母面前,忽自涌出二池水,一冷一暖,圣母随意取用。又虚空中二水注下,一冷一暖,洗浴太子身体。天帝释梵忽然来下,杂名香水洗浴菩萨。九龙在上而下香水,洗浴圣尊。

 
八相图之诞生

 该面佛迹图讲述了佛陀诞生和九龙浴太子的故事。画面的右边是讲述释伽诞生的场景,摩耶夫人右手攀附树枝,左手垂下,由一宫女扶着,其身后有数人簇拥,有的执扇,有的托盘。树下有一天神双腿跪地,双手举起托盘,托盘之上便是从摩耶夫人右胁诞生的释迦,右手指天。树的左边还有二人作合掌礼佛状,其服饰和摩耶夫人身后的侍女不同,应该是经文中所提到的诸天玉女。
 
八相图之诞生细节

 画面的左边是九龙灌顶,也就是九龙浴太子的画面,画面中间,太子坐六角平台仰莲座上,前面还有一香炉。太子左右各有一位贵妇人,应该是太子生母摩耶夫人和养育他的姨母天臂国的公主摩诃波阇波提,两位贵妇人身后还各有两位执扇托钵的宫女。太子头顶,有九龙腾跃云际作喷吐状,正是“九龙灌顶”的场面。仔细观察,这九条龙的雕刻十分细腻和匀称,风格和唐龙一致。

 
八相之诞生细节,九龙灌顶


第三幅,出游

 《佛本行集经》载:尔时太子。从座而起。至辇乘所。登上宝车上已。秉持大王威神。巍巍势力。从城东门。引导而出。欲向园林观看福地。是时作瓶天子。于街巷前。正当太子。变身化作一老弊人。伛偻低头。口齿疏缺。须鬓如霜。形容黑皱。肤色黧黮。曲脊傍行。唯骨与皮。无有肌肉。咽下宽缓。
 这是《佛本行集经》中描述太子出东门遇老人的场景,该经中还记录了太子出西门遇死人,出南门遇到病人,出北门遇到沙门,另外还遇到产妇,即生、老、病、死和僧人。

  
八相之出游
 
八相之出游细节,太子骑马出城 

 该画面左边是太子出城的场景,太子骑于马上从城门出,前后众人簇拥,马前各一驭马者,手执马缰;马后一人执曲柄伞,一人执扇,一人手中所拿不知何物。城门内还有三个士兵,像是执杵守护城门士兵,亦或是太子仪仗随从。该城门的造型可能参照了当时金陵城的城门样式,城门为一门券,墙体用岩石所垒砌,城墙采用砖砌,城门上方还有几个小圆点,可能为门簪,也是一大特点。
 
八相之出游细节,路遇产妇

 该场景在画面的下方,一位孕妇盘坐在地,身后一人顶住其背,该孕妇腹部隆起,一只手立于地,一只手放置在膝盖,身着裙装的妇人盘坐于地上,腹部隆起,身体后仰,左手扶膝,右手支地,身后侍立一人,双手扶住妇人的头部,用身体挺住后仰的产妇。
 
八相之出游细节,路遇老人
 该场景位于画面左下方,中间为拄拐杖的老人,身后一人搀扶,前面一童子牵引。

 
八相之出游细节,路遇病人
 该场景位于画面左半部分的右上方,一名老者坐于床上,依靠一凭几,身后一妇孺呈掩泣状,旁边还有一人右手不知所拿何物,门口一男子双手端了一碗,应该是汤药。该场景的雕刻形象生动,床和凭几也反映出当时人们的实际生活场景。

 
八相之出游细节,路遇死亡
 该场景位于左半部分的左上方,画面中一人躺在床上死去,上方两人披头散发,右边一人捶胸顿足,下面还有一人蜷曲仰躺于地,十分悲伤,最右侧还有一散发之人手里拿了一团棉麻之类的物件,据友人观察可能是氎(dié),用来弊体之用。

第四幅,逾城

 《佛本行集经》载:太子乘干陟马出迦罗城毗罗门,车匿在前引路,首陀会天,以神通力,隐去蹄声,不令人闻,夜叉钵足一众,各以手承马之四足,安徐而行。欲界魔王波旬,幻化出高山大河,阻碍太子前行。
 《佛本行集经》又载:太子从车匿处索取摩尼杂饰、庄严七把宝刀,割去螺髻之发,掷置空中。天帝释,捧太子髻,不令坠地,以天妙衣承受接取。太子又自解其身一切璎珞及天冠,发现身着天衣,暗念此非出家之服,谁能与我袈裟色衣。净居天应时化作猎师之形,身着袈裟染色之衣,手执弓箭,与之交换衣物。

 
八相之逾城
 该面画面有三部分组成,右边是描述太子逾城的画面,一团祥云之上是一人牵着马,马上便是悉达多太子。左边有两个场景,左边下面是断发易装,上面是雪山修行。

 
八相之逾城细节,逾城
 该场景右边是城门,下面是高山与水波纹,中间是一云团,云团之上便是骑马的悉达多太子和牵引人。

 
八相之逾城细节,断发换衣
 该画面有四个人,最右边是坐着的太子,应该是在断发,左边有一人手捧一物,像是接着所断之发。画面的左边还有两人,一位手里拿了衣物,另外一位身背长弓,应该是化身猎人的净居天。

 
八相之逾城细节,雪山修行
 该画面远处是高山,悉达多太子跏趺于莲花台之上,两侧有两棵树和两只鹿,展示了雪山苦修的过程。

第五幅,成道

 《佛本行集经》载:菩萨六年既满,求美好之食,善生村主二女,一名难陀,二名婆罗,取牛乳与粳米,煮上乳糜,奉献菩萨。煮乳糜时,乳糜涌浮,出高七仞。斟糜入钵。釜□不污。
 《佛本行集经》又载:菩萨进食乳糜之后,从优娄频蠡聚落行至尼连河岸。脱衣入水,消除热气。浴后欲渡对岸,怎奈波流湍疾,加之六年苦行。身体羸弱,不能得越。河边有一大树,名頞谁那,树上之神。名柯俱婆,以臂接引菩萨,得渡彼河。
 
 八相之成道
 该画面由三部分组成,右边刻画了禅河沐浴的场景,左边是两位牧牛女煮糜的场景,中间是一女双手举起钵献给佛祖的场景。

 
八相之细节,禅河沐浴
 该场景佛祖赤裸上身,手扶树枝,站于河中,看上去十分羸弱。左边一人从空中飞下,压低树枝让佛祖拉住,此人应该是净居天王。

 
八相之细节,双女献糜
 该场景有两部分组成,左边是两位牧牛女为佛祖煮糜的场景,下面雕刻了两只牛,表面了二女的身份。上面显示二女跪于大釜两侧,双手合掌,釜下大火熊熊,釜上糜汤滚动,中间像喷泉一样升起,但没有一滴漏出。
 中间两棵菩提树之间,佛祖跏趺于莲台之上,身后有头光和背光,说明已经成道。左边一牧女双手举起一钵,献给佛祖,这就是煮糜和献糜的故事。

第六幅,说法

 《佛本行集经》载:北天竺国有二商主,一名帝梨富娑,二名跋梨迦,从中天竺获得厚利,返乡途中,经差梨尼迦林外,受树林守护神指引,向佛陀奉献麨酪蜜搏。
 《佛本行集经》又载:佛陀正念当以何器而受二商所奉之食,四天王便共持四金钵,往诣佛所,佛陀不受。四天王又依次奉上银钵、颇梨钵、琉璃钵、赤珠钵、玛瑙钵、车磲钵,佛陀亦复不受。最后,四王奉上四石钵,佛陀受持。受钵之后,为免厚此薄彼之嫌,又将四钵重叠,发神通力合成一钵。
 
八相之说法
 该画面主要有两部分组成,右侧是四王献钵的画面,左边是二商奉食的画面。

 
八相之说法细节,四王献钵

 该画面佛祖跏趺于莲台之上,背光和头光俱现,右边依次四大天王各持一钵,一位天王跪地献上。四大天王身后还有三人,好像在议论什么。

 
八相之说法细节,二商奉食
 该画面佛祖跏趺于莲台之上,左右各有一狮,一立一坐,左侧有两人手捧两盘食物献给佛祖,二人后面还有一人,双手合掌,呈礼佛状。

第七幅,降魔

 《佛本行集经》载:菩萨在菩提树下参禅之时,发誓不成道则不起座。魔王波旬心生恐惧,召唤一切诸天、化乐兜率、三十三天、四天王等,并地居天、诸龙夜叉、诸乾闼婆,及阿修罗、紧陀罗、摩睺罗伽、罗刹毗舍遮等大众,现形容可畏之百千面孔、无量种种蛇身,以令菩萨退失起走。但无论魔众如何尽其威力,胁菩提树,却不能惊动菩萨一毛。

 
八相成道之降魔
 该画面是八相中最经典的一幅,画面中间佛祖跏趺于莲台之上,四周各种魔王将其围住,但佛祖不受干扰,丝毫不动。

第八幅,入灭

 《涅槃经》载:佛在拘尸那伽城娑罗双树林,与四众天龙八部前后围绕。二月十五日临般涅槃,入诸禅定示诲众已,于七宝床右胁而卧。头枕北方。足指南方。面向西方。背对东方。至于中夜入第四禅寂然无声。入涅槃已,其娑罗林东西二双合为一树,南北二双合为一树,垂覆宝床盖于如来。
 《涅槃经》又载:佛祖涅槃后,拘尸城内即作金棺七宝庄严,遣十六极大力士举棺而不能动。世尊大悲普覆,令诸世间得平等心,得福无异,于娑罗林即自举棺,徐徐乘空绕城七匝,渐渐空行至荼毗所。一切天人大众共举如来大圣宝棺置于香楼之上。拘尸城内三十六极大力士、一切海神持七宝大炬无数光焰,投香楼内不能荼毗如来宝棺。如来又以大悲力,从心胸中火踊棺外,荼毗七日。妙香楼方才焚尽。
 
八相之入灭
 该幅有两部分组成,右侧是佛祖拘尸那伽城娑罗双树林下入灭,左侧是佛陀圣火自焚的场景。

 
八相之入灭细节,双林入灭
 该场景是刻画佛祖双林入灭的场景,佛祖右胁累足而卧于七宝床上,两侧有两棵大树,众人围绕佛祖,其中一人捧佛祖之足,七宝床两侧还个站立一位金刚,七宝床前面还有一对狮子卧于一只香炉左右。

 
八相之入灭细节,圣火自焚
 该场景是讲述佛祖圣火自然而焚,佛陀的金棺位于正中,众弟子围绕金棺呈哀悼状,大火熊熊燃烧。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