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萧憺碑和萧景石柱被损毁事件小探南朝石刻的保护
特别关注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4-09-28
 从2014年9月中上旬发生现在还未结束的恶意拓印造成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萧景墓神道石刻石柱和萧憺墓神道石刻石碑的破坏还在继续,据说南京警方还在研究,要根据破坏程度和拓印所得价值来决定是否立案。据南京文化发布的微博称9月28日栖霞区政府将召开专题会议进行讨论。我们期待会议与会者能够足够的认识到此次破坏事件的严重性,并能给出一个明确可行有效的保护措施。我们不希望此次拓印事件最后不了了之和来年通过几个“大工程”把直接把石刻粗暴的装进脏脏的玻璃房子。

江宁侯村失名墓石刻,南朝石刻目前采取玻璃房子的方式保护,此方法是否最好待论证

 事件回顾

 主题南京网站站长老邵于2014年9月上旬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萧憺墓石刻的碑亭前拍摄时发现一个自称是"文化局的"人在拓萧憺碑,并和他进行了简短的交流,此人号称栖霞所有的碑都拓过,技术非常专业,老邵当时轻信了他;2014年9月20日老邵再次赴栖霞拍摄时发现此人还在拓印萧憺碑,当时被一些文保志愿者识破,随后栖霞区文化局文物科的郭科长赶到萧憺碑进行处理;2014年9月26日老邵得知同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萧景墓石刻石柱被人恶意拓印,利用工作之余前往该处石刻探访时碰到"文化局的"还在萧景墓石刻进行盗拓,老邵与这位"文化局的"发生拉扯,在老邵报警的时候该人夺路而逃。后来警方和栖霞区文化局文物科的吴科员赶到事发地点,对现场进行勘探和记录。

文保工作者撕下墓表上的宣纸,详情参见《紧急呼吁国保保卫:勿让国宝萧景石柱光天化日被毁

 重新认识一下这两处国宝级文物

 南京从唐代就被称为六朝古都,指的是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个在南京建都的政权,六朝中宋齐梁陈称为南朝,是六朝组成部分,当时南京被称为建康。到了南朝梁代建康城的经济达到最鼎盛,人口达到一百多万,甚至超过了后来唐代的长安城,可以想象当时建康城的繁华和宏伟。但随之隋灭陈后隋文帝下令“平荡耕垦”,对建康城的宫殿、陵园及城垣庐舍皆数荡平。但不知是对逝者的敬畏还是地处偏远,这些六朝陵墓石刻部分被保留了下来,为仅存的六朝旧迹。

 南朝石刻是研究六朝历史、书法、绘画、宗教等方面的原始实物,早在二十世纪初就为中外学者所关注。比如瑞典著名的艺术史学家喜仁龙(Osvald Siren)在1925年就出版的《5至14世纪的中国雕刻》(Chinese Sculpture from the Fifth to Fourteenth Century)对南朝石刻系统的介绍给西方;又如日本建筑学史学家关野贞和常盘大定于1920年到1928年5次到中国进行文化考察,第一次和第二次都到南京,并对南朝石刻进行拍摄和测量,成果出版于《支那文化史迹》一书,影响了之后诸多日本学者对南朝石刻的研究,涌现出诸如长广敏雄、町田章、曾布川宽等一大批学者,形成诸多研究成果。再如朱希祖和朱偰父子于1934年对六朝陵墓进行调查,先后十四次深入南京和丹阳进行实地的测量、拍摄,前后形成朱希祖先生的《六朝陵墓调查报告》和朱偰先生的《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等著作。


朱偰先生和其著作《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

 这次事件中的萧憺碑和萧景石柱是六朝陵墓石刻中的精品。通俗点说,萧憺碑是南京乃至南方艺术和历史价值最高的一块南朝石碑,萧景石柱是全国保存最为完好和最有价值的南朝石柱。

 去过栖霞山的都知道栖霞寺有一通唐碑“明征君碑”,该碑是唐上元三年(公元676年)建立的。而萧憺碑建立于南朝梁普通二年(公元522年)左右,比明征君碑早一百五十余年。萧憺碑高五点六、宽一点六、厚零点二三米,龟座高一点一五米, 碑文为徐勉撰,书法家贝义渊书。共有三十六行,每行八十六字,全文近三千字。普遍认为,这块碑的书法,是中国书法艺术从隶书变化到楷书的标志之作。

 去过北京天安门的都知道天安门前有一对汉白玉华表,该华表建于明永乐年间,距今五百余年。萧景石柱整整要早该华表近一千年,且艺术和文化承载深厚。萧景墓石柱通高六点五米,柱身高四点二米米、座高近一米、盖高半米,柱盖小兽高零点八米、长零点八四米。柱额墓表反左书写到“梁故侍中中抚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吴平忠侯萧公之神道”。额右侧雕缠枝和披衣袒肩、赤腿执花光头僧像。柱盖呈仰莲式。柱身有瓜棱纹20道,上端装饰双螭,柱下为双螭石座。此石柱造型美观,雕刻精巧,额文笔划秀健。该石柱被普遍认为是继承汉代石柱,同时受到佛教、祆教等外来宗教文化影响,为我国最有价值的南北朝石柱。

萧憺碑,出自姚迁、古兵《南京陵墓石刻》,拍摄时间不详,估计是建国后重新维修碑亭期间

Hedda Morrison 拍摄的萧景墓石刻石柱,1944年

 此次盗拓事件到底算不算违法

 此次盗拓事件在民间志愿者间激起了轩然大波,大家纷纷谴责该盗拓者之外,也提出一个疑问,他的行为到底算不算违法?
 据南京民间文保专家宏约老师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六十五条是这样规定的:"违反本法规定,造成文物灭失、损毁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违反本法规定,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因此,此次拓印事件的处罚缺少理论依据,是否造成文物的损毁就是关键,还需要公安机关进行认定。

 回顾一下笔者亲历的野外文物破坏事件

 南京野外的不同朝代陵墓石刻很多,有的在田野里,有的在山林里,有的在农家院落旁。千百年来,这些石刻虽然经历了战乱、灾害,但和附近居民也形成了比较和谐的相处。有的陵墓有人祭祀和维护,有的成为了附近村民的保护神。但是近年的工业化进程和城市化建设,原住民从郊区农民变成了市民,随着拆迁的进行,这些石刻失去了原来的崇拜者和保护者。特别是近年文物市场的兴盛导致很多人铤而走险,大到偷到文物,小到私自拓印,屡屡发生。

 老邵从2004年开始拍摄南京的一些文物古迹,短短的几年就亲历和看见了多起野外文物被破坏的事件,比如萧宏墓石刻腹部被书写“雄狮”二字,又如常遇春墓石刻的蟠龙马鞍被拓印后敲坏,再如离常遇春墓石刻不远的仇成墓石刻,武士手持的剑也被大面积砸毁。

明初石刻被毁,手上的剑被完全砸坏

明初常遇春墓石刻被拓后又被砸毁

萧宏墓石刻辟邪90年代被人用沥青书写“雄狮”二字

 了解一下各地对田野文物的保护方法

 老邵和全国各地的文物爱好者有一些联系,为此还请教了"帝王陵文化研究会"的杨明老师,杨明老师在西安,对汉、唐帝王陵墓有比较深入的研究和了解,并对野外文物的保护有独特的见解。

 杨明介绍了位于陕西省咸阳东北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唐顺陵的保护情况。该陵为武则天之母杨氏之墓,陵园内现存石刻34件,多数列置陵前,有华表、独角兽、石狮、石人、石羊等石刻。目前唐顺陵除了视频监控外还安装了"文物保存环境监测系统",通过物联网传感器技术将石刻所处的环境和裂纹进行实时监测和预警。

 另外,据杨明老师介绍,除了按照国家文物局颁布的《文物保护单位执法巡查办法》的要求之外,当地文保部门还和文保所在地村民建立紧密联系,村民每天会对文保单位进行巡查并将结果进行上报。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希望南京的文保部门可以进行借鉴。

陕西顺陵视频和环境监控系统

陕西顺陵视频和环境监控系统

 小结

 综合上述,为了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主题南京对此次事件有以下几个观点和建议:

 一)彻底调查此次事件。请公安机关对此事件请专业的文保专家对石柱的破坏情况进行鉴定,对嫌疑人的身份(自称是栖霞文化局的)进行彻底调查,依法没收拓片和作案工具和所得,并根据鉴定结果按照相应的法律法规进行处罚,以儆效尤。

 如果此处存在法律的缺失,恳请立法机构予以重视,如果存在制度的缺陷,也请政府调整各职能部门的职能范围。

 二)加大文物巡查力度。文保部门必须严格按照文物保护要求进行巡查。另外,还可以建立对野外文物进行立体保护,即文保人员巡查、志愿者巡查以及和当地政府、附近企业、住户形成联动,形成立体保护网络。

 三)建立文物安全预警。利用视频监控和物联网技术,划定文物周边一定区域为安全警示区。通过对文物及周边区域365*24小时不间断的影像记录,并且对闯入文物安全警示区的人或者物进行重点监控和安全预警,建立文物的“入侵检测系统”。

 此外,还可以参照西安等地的做法,对文物自身的健康进行实时的检测,对文物易遭受的自然灾害进行提前的预防。还有就是加大对六朝石刻的文化和艺术价值进行宣传,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我们身边的“国宝级”的石刻艺术,提高全民的文物保护的意识。

 最后再阐述一下主题南京和一群热爱六朝陵墓石刻的朋友们对玻璃房子的看法,玻璃房子对于石刻来说肯定是起到保护的作用,这个毋庸置疑。但是笔者通过对江宁的几个玻璃房子实地考察后还是发现几个问题:1.玻璃脏得一塌糊涂,无人打扫。且玻璃离石刻太近,一方面遮挡参观者视线,一方面如果出现爆裂等情况会不会对石刻造成损害;2.很多地点现场没有人员值守;3.现场没有视频监控和石刻环境、裂纹监测等设备;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