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宁的几处古建筑尴尬的现状
特别关注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5-06-29
 笔者和几位南京文物古迹爱好者从2014年开始,利用周末和节假日走访了高淳、溧水和江宁的古建筑文物保护单位。高淳溧水离南京主城较远,许多宗祠建筑和戏楼却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护,然后江宁的几处古建筑却没有那么幸运,境遇十分的尴尬和糟糕,随时可能坍塌。这几天南京大雨,不知道这些古建筑的情况,肯定是更加的糟糕,在这里我们呼吁,江宁区的文物主管部门,快速的城市化的同时,你们有义务保护江宁的历史文化遗存。

 笔者的朋友杨先生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热爱南京传统文化的他亲眼目睹了老城南的离去,在得知江宁这些古建筑的现状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拨打了12345热线,希望能够得到政府文物部门的重视。拨打情况如下:

 2015年6月16日拨打反映江宁上坊佘村潘氏住宅倒塌的情况。
 2015年6月23日拨打反映江宁方山街道孙氏祠堂倒塌的情况。
 2015年6月25日拨打反映江宁湖熟杨柳村几处住宅古建筑倒塌的情况。

 6月17日杨先生接到自称是佘村社区文化协管员小孙的电话和短信,表示他们也很重视潘氏住宅,但目前还在和产权人协商修缮。笔者网上查询了一下,佘村潘氏住宅的保护早就提出来了,据金陵晚报2013年12月27日 报道《江宁这组清代“九十九间半”快塌了》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半的时间,没有任何保护的迹象。
 6月23日和6月25日的电话至今(2015年6月29日)没有得到任何回复。笔者就这一情况和一位媒体的朋友聊起,这位朋友说江宁孙氏祠堂从2007年开始就很多文物爱好者不断的呼吁希望得到保护,江宁孙氏后人也不断通过网络和各种方式呼吁,但没有任何的效果,据说是这块地卖给了开发商,如今孙氏祠堂周围的楼房都已经快交付,但孙氏祠堂却快倒塌完了。而杨柳村几处古建筑目前有的还有人居住,有的空置成为鸡鸭圈舍。笔者在走访的过程中和几位住户进行了简短的沟通,得到的消息是都希望文保部门进行维修,也表示不少人包括政府部门来看过,但都没有实际的行动。

 下面,笔者就走访的几处古建筑的现状再介绍一下。

江宁上坊佘村潘氏住宅

 潘氏住宅是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有“佘村九十九间半”、“南京最美的砖雕门套”等美誉。该建筑群据说始建于清顺治年间,由巨商潘恒才建造,咸丰年间部分毁于太平天国战火,后又重建。
 潘氏住宅由三个宅院组成,每宅三进,共计60余间,占地约750多平方米。整个建筑结构严谨,均为三进穿堂式高墙深院,保存较好的是西边宅子,每进有门楼,门楼上均有砖雕石刻,饰以人物、花卉、禽兽等精美图案,镌刻楷书“天锡纯嘏”、“福禄申之”等吉语,其他房间则是当年的大厅、客厅、住房、厨房、杂屋等。





 更多请见“江宁佘村潘氏住宅的命运”。

江宁孙氏祠堂和附属建筑

 江宁孙氏祠堂是江宁区级不可移动文物,该祠堂建筑包括一座祠堂和一座附属建筑,还有两座牌坊,这样的格局在南京市都十分少见,不知为何该建筑群仅仅是“区级不可移动文物”,实在让人看不懂。
 据介绍,孙氏祠堂总建筑面积为1023平方米,共有三进,分别是门楼、正殿和享堂,可以说是南京地区唯一保存最为完整的明清古祠堂。该祠堂的原主人为明清两代的重要官员,祠堂东西两侧各有一座牌坊。东侧牌坊保存比较完整,牌匾和坊额上刻着“圣旨”、“节孝坊”,表明这是一座皇帝批准敕建的节孝牌坊,牌坊的坊梁上刻有“旌表故儒孙根乾妻王氏之坊”。西侧牌坊只剩下石质“骨架”,坊梁上刻写着“旌表赠朝议大夫孙大中妻恭人张氏节孝”。另有对联:“教子成名无违夫子、事姑尽孝问我诸姑”。“朝议大夫”为高级文职四品官,不然皇帝也不会亲自题匾。
 孙氏祠堂的保护也让人看不懂,从2007年开始,不断文物爱好者呼吁,金陵晚报、扬子晚报、现代快报等媒体也多次报道,孙家后人也不断的呼吁政府进行保护,并且愿意筹资。孙家后人这样写道“该祠堂现孤立于荒地之上,无人管理,更谈不上保护,还有可能被平场。该祠堂的孙氏后人及南京13万多孙姓市民心痛不已、心急如焚,急切盼望能得到有关部门关心和重视,批准我们孙氏宗亲筹资进行保护性修复,或改建成民俗馆,对外开放。这样,即可便于海内外孙氏宗亲寻根问祖,又可保护文物,还可创造社会价值。”但不知为何,除了在墙角嵌入一块“江宁区级不可移动文物”的牌子之外,这里没有得到任何保护。






杨柳村古建筑群

 杨柳村有个九十九间半,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今天,这座九十九间半被修葺一新,以每张四十元的门票摇身一变成为江宁民俗博物馆。但大多数人不知道,在九十九间半东面,有十多处同时期的建筑群,却大多数已经倒塌或正在倒塌。笔者前往走访了其中几处古建筑,包括前杨柳村132号、前杨柳村366号、前杨柳村230号、前杨柳村264号。这些古建筑群都被列为江宁区级文物保护单位(似乎比孙氏祠堂还高级一点点),但基本上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和修缮。







 更多请见“倒塌中的江宁杨柳村古建筑”。

 看完这几处古建筑的现状不知道各位是什么心情,最后我还想说一句:昨天我们失去了老城南,空留一个没有历史文化街区的南京城墙。今天,我们正在失去江宁仅存的宗祠和传统住宅建筑遗存,没有了历史文化遗存,南京还是我们印象中的古都南京吗?


 继续关注
 2015年6月30日上午,杨先生接到了据称是江宁文物局(文广新局)文保科王主任的电话。据王主任讲,孙氏祠堂和杨柳村都纳入了保护议案,并且孙氏祠堂的维修会早于杨柳村的古建筑群。另外,王主任还透露,江宁区已经把所有的古建筑都做了统计,计划全部维修,但进度会比较慢,因为涉及一些古建筑需要产权置换,出现一些村民漫天要价很难谈得拢,但他们会做好这个事情。王主任还举例横溪的王氏祠堂,就是笔者前段时间走访的嵌入“圣旨节烈坊”的那座祠堂,2013年倒塌了一半,最近也被修缮一新。据王主任讲,孙家祠堂的维修会参照王氏祠堂的做法。

 我们能够理解文物部门在政府中的地位和古建筑修缮本身是很复杂的事情,希望王主任所讲会尽快落实,我们拭目以待!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