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梁建陵石柱柱础遭焚损小议田野文物保护
特别关注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5-11-02

 主题南京老邵于2015年11月01日走访了丹阳的南朝陵墓石刻中的修安陵、狮子湾、水经山、烂石弄、景安陵、修陵、建陵等几处石刻,这也是我们的第九次丹阳走访。由于丹阳的南朝陵墓石刻目前没有太多保护措施,笔者发现建陵的石柱础被焚导致大面积变黑,应该是人为所致,希望丹阳的文保部门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这些南朝遗珍。
 丹阳是南朝宋、齐、梁、陈中齐、梁两代的帝乡,齐梁梁代的皇帝是兰陵萧氏,晋室南迁的时候从北方的兰陵迁到今天丹阳和常州一带,这一代也被之为侨郡,暨南兰陵。朱偰先生的《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一书中的建康指南朝时期的南京,兰陵即指南朝时期的丹阳、常州一带。齐梁两代的皇帝过世后大多葬于今天丹阳的三城巷、水经山一带,留下了大量的石刻,现在都还置于原地,或是农田,或是荒地。
 南朝陵墓石刻现存有石兽、石柱、石碑等遗存。这些遗存一方面保持了汉代石刻形制,但在道教、佛教等宗教的影响下,无论是体量还是雕刻的细节,又有其独特的特点,称之为中国现存圆雕作品中最完美的作品一点都不为过。

位于丹阳胡桥仙鹤湾的修安陵石兽,修安陵有一对完整的石兽

位于丹阳胡桥狮子湾的泰安陵石刻(官方标注为永安陵,当误)

位于丹阳前艾的齐武帝萧赜景安陵石刻,该石刻旁边十米处便是一个石料加工场
 
 这些南朝遗珍距今已经有1500年左右的历史,但目前还都基本处于三无状态,即无专人看管、无监控设施、无防护措施,仅有金家村、陵口、狮子湾、水经山等几处靠近居民区,其余都比较偏僻,现状令人担忧。
 
建陵石柱础底部被焚损,老邵发现于2015年11月02日

修安陵石兽腹部左下部被认为砸坏,笔者比较照片发现这一处伤应该是2008年后所产生

 这次走访发现建陵被焚损,虽然不是很严重,但也给我们敲醒了一个警钟。丹阳现在的十多处南朝陵墓石刻都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而且基本上是帝王级别的陵墓石刻,无论是艺术价值还是历史价值都非常的高。作为当地直接管理和保护这些国宝的丹阳文物保护单位,你们应该做的事情还很多。
 笔者走访过陕西、河南、四川等地的田野文物,包括唐代帝王陵、宋代帝王陵等著名的田野文物,这些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文物保护却走在了丹阳前面很远很远。另外,笔者生活的城市南京也和丹阳一样拥有大量的南朝陵墓石刻,主要以梁代王侯墓为主,但大多数也逐步得到有效的保护,虽然这种保护的方式得不到太多人的掌声,但对于文物来说,还是幸运的。
 总结一下,田野文物的保护主要有以南京的南朝陵墓石刻为代表的玻璃房无人值守模式,以河南巩义宋陵为代表的守护人模式,以四川雅安高颐墓阙为代表的大棚保护加守护人模式。笔者觉得四川的模式最好,既让人们可以近距离360度了解文物,又很好的保护了文物。

南京的玻璃房,无人值守,不便参观

位于河南巩义的宋代帝王陵墓石刻

位于四川雅安高颐墓阙的保护和遮阳棚

 对于田野文物的保护的确有很多困难,因为这些是不可移动的文物,但大多数有不具备旅游开发的价值,很多荒郊野外的石刻除了我们这些文物爱好者之外也鲜有人光顾。但是,对待文物的态度就是反映出我们这个民族文明的程度。当今社会一切以经济为中心,将文物作为摇钱树对待,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成为时尚,文物往往只是一个噱头,其实这是个很可悲的事情。
 最后,我在说一句,不要让这些南朝遗珍在我们这一代遭到破坏。作为齐梁帝乡的丹阳,保护这些国宝是政府是最起码的职责,如果这些文物被破坏了,丹阳文物主管部门是难辞其咎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