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宁南骑行古迹寻访记
寻访记录
作者:老邵,小宋   编辑:老邵
2014-05-20
 2014年5月18日,主题南京寻访团“第九次寻访活动暨幽栖寺遗址寻访骑行活动”开启,本次寻访活动成员有:老邵、老赵(当之无愧的领骑)、浩哥和小边同学。一行四人,谈不上浩浩荡荡,但也是有模有样。骑行来回共约42公里,寻访了王以旗墓石刻(明代总督陕西三边军务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佥御史)、南唐二陵、古幽栖寺遗迹、吉山失考墓石刻(号称南京最精美的明代功臣墓石刻)。另外,老邵利用早上等小伙伴们的时间,独自在邓府山附近寻访到了“王源墓石碑”。

518寻访活动路线路

 小伙伴们约定早上8点半在天隆寺地铁站集合,后改在天隆寺地铁站北面900米左右的一条小巷子,那方便停车。这条小巷子是通往天隆寺塔林的必经之路。

 早上老邵把单车放在后备箱,从浦口开车出发,一路比较畅通,7点半就到达了约定地点。发现时间还早,就临时决定去寻访附近的“王源墓石碑”。驱车到雨花南路的公交车站场,步行到了“王源墓石碑”所在地(南京市雨花台区雨花南路24号公交站场内)。朱偰先生在《金陵古迹名胜影集》中的第九十九幅照片“明瑞安候王源墓”中拍摄了这个石碑并描述“九九 明瑞安侯王源墓,墓在聚宝门(今中华门)外雨花台西南,去邓愈墓约一里,有碑一,文字漶漫难读,翁仲石兽,皆倾卧地上”,该图片和现在位于雨花南路公交站场一个角落内的石碑为同一石碑,但“宏约深美”老师考证此石碑应该是明宪宗孝贞纯皇后王氏南京祖茔的神道碑,老邵十分认同,不过本文暂时还是以“王源墓石碑”来称呼。此次,老邵又亲眼目睹了石碑的真容,忍不住为石碑被遗忘在这样一个角落里而叹息!

王源墓所在位置

王源墓石刻(朱偰《金陵古迹名胜影集》图九九)

王源墓石刻(主题南京老邵拍摄,2014)


 寻访完王源墓石碑后,老邵回到指定的集合地点,和大家会合后于8点50出发,一直往南,目的地为南唐二陵。一路上骑车的人很多,或十几个一队,或两三个一队,老赵讲,他们的目的地都是横溪方向的瓜田和石塘人家。从天隆寺地铁站到铁心桥一段交通堵塞,加上修路比较难行。过了铁心桥就豁然开朗,空气也变得清新不少。骑行路上,遇到一个落单的小伙子问谷里怎么走,通过导航发现到谷里可以经过南唐二陵一直往西走,小伙子就和我们一起骑行了一段,在南唐二陵的路口分别,我们上山,他继续西行。

 南唐二陵停车场一如反常的停满了车,后来才知道今天是世界博物馆日,免费开放。我们把车锁在一起,根据之前的计划,先去寻访“王以旗墓石刻”。南唐二陵旁边的村庄叫“王家坟村”,一看地名就与“王以旗墓石刻”有关。在野外寻访,老邵运气一向很好,另外就是询问当地的居民。一般来说,向老年人问路不能讲太学术的语言,什么武将、翁仲,解决不了问题。就直接说石人石马或者石狮子,此招屡试不爽。我们也是通过老乡的引路,在穿越一片竹林之后找到了“王以旗墓石刻”。

 朱偰先生在《金陵古迹名胜影集》中在图一一四,图一一五这样的描述“明嘉靖总督陕西三边军务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王以旗墓,墓在祖堂山西南麓,有碑二,一立一倾。后有石狮二,武将文臣各一对。墓丘尚在,惟已遭发掘。”,如今的王以旗墓,在南唐二陵西边的一个水塘旁边,一片竹林里面,现存三件石刻,一对武将和一个文臣,北面的武将和南面的文臣保存完好,南面的武将破损严重,头部和腿部已经大面积的破损。对照朱偰先生的图一一四和图一一五,龟趺和石碑等物已经无存,文臣也少了一个。

 另外,相对于南京较多的明早期功臣墓石刻,该处石刻的雕刻风格比较简单,武将身体感觉偏瘦,比较扁平。

王以旗墓石刻的位置

王以旗墓全景(朱偰《金古迹名胜影集》图一一四)

王以旗墓全景(主题南京老邵拍摄,2014)

王以旗墓石刻和墓冢(朱偰《金陵古迹名胜影集》图一一五)

王以旗墓(主题南京老邵拍摄,2014)

王以旗墓所在地为王家坟村


王以旗资料

 王以旗(1486-1553),字士招,号石冈,江宁(今江苏南京)人。正德六年(1511)进士。除上高知县。征授御史,出按河南。嘉靖年间,累迁兵部右侍郎。以修浚徐、吕二洪,拜南京右都御史,召为工部尚书,改左都御史,又代为兵部尚书兼督团营。三边总督曾铣议复河套,以旗集廷臣会议,力主曾铣所议。帝意忽变,严旨咎铣,以旗惶恐,尽反前说。曾铣逮杀,以旗代为总督延绥、宁夏、甘肃三边军务,数破敌军。延绥、宁夏开马市,市马五千余匹,市终无哗。在镇六年,修延绥城堡四千五百余所,又筑兰州边墙,边镇以安。加官至太子太保。嘉靖三十二年(1553)闰三月三日卒,军民为罢市。赠少保,谥襄敏。有《漕河奏议》、《襄敏集》。

 十点三刻,结束了“王以旗墓石刻”的拍摄后到达一墙之隔的南唐二陵,平时门票二十七块,不过今天免费,参观的人很多,南唐二陵基本上没有什么地面的建筑,地下地宫也比较简单,没有太多的装饰。

 南唐二陵即公元943年安葬南唐开国皇帝列祖李昪及其皇后宋氏的钦陵和公元961年安葬中主李璟及其皇后钟氏的顺陵,位于祖堂山南麓。朱偰先生的著作中没有留下南唐二陵的痕迹,南唐二陵所在的地方也被冠以“王家坟村”的名字,这是因为南唐二陵是在1950年才发掘,因此在上世纪30年代的时候还没有发现这处古迹。

 在南唐二陵发掘之前,南京地区留下的大型的南唐建筑只有位于栖霞山的舍利塔,因此南唐二陵的发掘和随葬品的出图对于研究南唐的建筑风格、人文风貌都有极高的价值,老邵曾经在南京博物院里面看到诸如“双人首龙身俑”、“陶舞俑”等,也是出自南唐二陵,和南唐二陵中的文物展览室中的陶俑是一样的。钦陵里面的壁画尚存,还有一对武士镇守墓室,武士上的门额有二龙戏珠的浮雕。顺陵的内部格局和钦陵一致,但是装饰比较简单,没有太多细节。

钦陵内部壁画

钦陵内的武将浮雕

钦陵的龙浮雕

钦陵墓室入口

出土的陶俑

出土的陶舞俑

出土的人首龙身陶俑

 十一点三刻,参观完钦陵、顺陵和文物展览室后,我们骑车前往位于南京市社会福利院(祖堂山社会福利院)的幽栖寺遗迹,老邵一年前到这里办事曾路过幽栖寺遗迹,当时没带相机,加上公干,便没有留下影像资料。在门口,保安开始不让进,后来老邵说以前来过,并认识某某,就进去一会儿,最终保安大哥放行。

 朱偰先生在《金陵古迹名胜影集》中用了四张照片来展现幽栖寺,分别为图二六六祖堂山幽栖寺,图二六七幽栖寺大雄殿宇,图二六八从天王殿望无量殿,图二六九幽栖寺古拜经台。

 对于幽栖寺,朱偰先生描述如下: “《景定建康志》:“宋大明三年,于山南建幽栖寺,因名幽栖山。”唐贞观中,融禅师说法住此,为南宗第一祖师,乃改为祖堂寺。唐末光启四年废,吴太和二年重置,改名延寿院。今仍称幽栖寺。洪、杨乱前,有僧宇四百余间,太平之役,悉付一炬;今之所存,盖同光时重建者也。”

 但今天的幽栖寺仅剩下祖师洞、月牙池、石台阶等遗迹,在南京市祖堂山福利院中,长长的石台阶,还鲜明的展现出这座古寺当年的雄壮。我们寻访了月牙池、祖师洞、石台阶等遗迹后,在月牙池上的八角亭休息片刻,小边同学的肚子已经饿的不行,我们便起身前往去吃饭。

祖堂山幽栖寺(朱偰《金陵古迹名胜影集》图二六六)

祖堂山幽栖寺大雄殿宇(朱偰《金陵古迹名胜影集》图二六七)

从天王殿望无量殿(朱偰《金陵古迹名胜影集》图二六七)

幽栖寺古拜经台(朱偰《金陵古迹名胜影集》图二六九)

幽栖寺遗址建立了养老院

月牙池遗迹

从遗留的石台阶可以看出当年寺庙的宏大

祖师洞遗迹


祖师洞中的高僧法融禅师像

 午餐是在在东善桥镇一个小饭馆里,老赵点菜技术不错,大家吃的很好,AA制,一人三十五块。吃过午饭,由于浩哥和小边同学下午还有安排,我们立即骑车前往位于吉山软件园西边的一个小村庄,寻访南京最为精美的明代功臣墓石刻,采取同样的群众路线,问了三四个人,都非常的热情,其中一个小伙子笑着说,你们肯定找不到,在那边的房子后面。可能小伙子以为我们这些“南京”来的“城里人”都没啥方位感,这样的事情以前老邵遇到过多次,不过后来都被老邵找到了。在小伙子“激将法”下,老邵更显“精明”,最终在一座二层民房后找到了这处最精美的石刻,石刻淹没于树林之间,周围还有菜园,远处可以清楚的看到吉山,顿时觉得,这里的风水不是一般的好。

 吉山位于祖堂山南面,据《景定建康志》记载:吉山得名,源于宋征虏将军建城侯吉翰墓葬于此。因此,吉山的名称,也有了千年的历史。吉山失考墓石刻位于吉山软件园往西,经过一条岔路一直往前的一个村庄,然后右拐进入村庄的深处的一户人家。

 据专家考证,该墓主是明代的“丰城侯”李彬,历史记载永乐二十年正月,李彬因病卒于交址。死后,“赠茂国公,谥刚毅,葬于吉山东南”。据说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该墓还存在有龟趺、石碑各一件,华表、石羊、石狮、石马、石人各一对,务必恢弘。后来村民为了修建水库,砸毁了部分神道石刻,目前只剩下一对石刻武将和一匹石刻石马,残存的神道碑铭则砌在了风波坟水库的涵洞口处。

 这一组石刻的精美程度也远远超过想象,武将的保存状况相对完好,其头盔、护心镜、战裙、护膝、胸甲、背甲、战靴等部分均装饰有繁复精美的花纹,可见雕工技艺何等高超。石马身上的笼头、马鞍、马镫等装饰部分也被精雕细琢,马鞍上装饰云纹、龙纹、经历几百年风雨,依然清晰可辨。

 朱偰先生的书籍中没有吉山石刻的资料,其原因不得而知,或许是资讯不够发达,或许是30年代石刻尚在地下,不得而知。

一对武将

一对武将

武将半身

武将全景

石马


  浩哥和小边同学合了几张影之后便结伴回城,我和老赵继续留下仔细的观察和拍摄,大约半个小时后返回,一路上很多狗尾随,有的还很凶猛,对着我们这些外来的不速之客汪汪大叫。我和老赵骑车穿过一座公墓,之后全都是下山的道路,非常畅快,下山后沿宁丹路北行,于5点左右到达天隆寺地铁站附近的汇合点,结束了今天的寻访。

 今日的寻访总的来说还是蛮顺利,老赵同学带队也很成功,逐渐的进入状态。但有几点还是要改进,第一是出发前的资料准备,比如吉山失考墓旁边的风波坟水库涵洞口有吉山失考墓的石碑等信息,应该提前准备,也应该骑车去风波坟水库看看。第二是活动的策划细节还是比较粗矿,没有仔细的估算出每个活动点的路线、时间和注意事项,下面附上小伙伴们的留影,希望后面我们的队伍越发壮大,寻访活动越来越成功。

小边同学、老邵和老赵在王以旗墓石刻武将旁

昨天刚理发的老邵摆出经典动作

有没有团长的风范

小边、浩哥、老赵和老邵在幽栖寺的石台阶遗址上

骑行达到吉山失考墓石刻

老赵、浩哥和小边同学在吉山失考墓石刻武将前

浩哥、小边、老赵和老邵在吉山失考墓石刻武将前

老邵在吉山失考墓石刻武将前留影

老赵对石刻背部的鸟纹饰颇感兴趣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