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阳南朝石刻寻访记--梁代诸陵记
寻访记录
作者:老龙   编辑:老邵
2014-06-06
 趁着端午小长假之机,主题南京寻访团在老邵的带领下,前往丹阳寻访南朝石刻。

 今天的丹阳以“眼镜之都”而闻名,可是在南朝这里可是著名的帝乡。齐梁二代的萧家帝王出自于这里,亦大多归葬于这里。由于丹阳地近南京,文化一衣带水,南朝齐梁帝王根在丹阳而生长多在南京,且自古多与南京同省甚至同郡,甚至地名也相互沿用(南京旧属丹阳郡),因此丹阳石刻亦为“大南京”文化圈之属,当无异议。朱偰先生亦专著《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其中兰陵即为南朝在丹阳侨置的南兰陵。朱偰先生如同导师一般,在著述中列出了丹阳石刻的清单:
(1)齐宣帝萧承之永安陵(丹阳尚德乡狮子湾)
(2)齐高帝萧道成泰安陵(丹阳尚德乡赵家湾)
(3)齐武帝萧赜景安陵(丹阳前艾村三姑庙)
(4)废帝郁林王萧昭业墓(?)(丹阳水经山下)
(5)废帝海陵王萧昭文墓(?)(丹阳水经山下烂石垄北)
(6)齐景帝萧道生修安陵(丹阳经山仙鹤坳)
(7)齐明帝萧鸾兴安陵(丹阳尚德乡三城巷北)
(8)梁文帝萧顺之建陵(丹阳三城巷北东城村)
(9)梁武帝萧衍修陵(丹阳三城巷北东城村)
(10)梁简文帝萧纲庄陵(?)丹阳陵口萧梁河口


 这10处石刻为当年朱偰走访,其大多为朱偰先生当年考证的结论,有疑问者以问号(?)标注。开始我以为以朱偰先生的家传及博学,这十处古迹既有名称又有地点,且朱偰先生手绘图册,八十年后寻访当如按图索骥,但是事实上却困难重重。

 首先,朱偰先生在他那个年代的考证及拍照、绘图,可谓是精益求精,或许堪称丹阳南朝石刻的第一次文物普查,但是今天看来不仅很多地名已经改易,就连地形地貌、周围植被也已经大相径庭;

 其次,南朝陵墓多建在地势平坦之处,不似前之汉代、后之唐宋时期的帝王陵冢有山可识,仅仅凭借一张手绘地图的精度无法准确找到,经常会出现近在咫尺却被树林、建筑遮挡而失之交臂;

 再者,就是询问的困难,你问当地人哪里是“泰安陵”、哪里是“景安陵”,是完全不可能的,你要是问附近有没有石狮子,那回答一定是有的,但究竟是否就是你要找的那一处,却只能听天由命了;

 最后,朱偰先生千虑一失,也难免有疏漏或错误。

 好在,我们的老邵是我们寻访团中曾经以朱偰先生文章作为向导多次探访丹阳南朝石刻,他早已将这些石刻的位置了然于胸。一大早,不到七点,老邵就亲自开车来到我的楼下接我,同行的还有近几次活动非常积极参加的小边同学。我们上车之后便向目的地丹阳进发,在不到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便来到了梁文帝萧顺之建陵前。

 萧顺之没有做过一天的皇帝,但是他的陵寝却中规中矩,且为目前丹阳地区保护最为完好的南朝皇陵。其天禄、麒麟、两件华表、神道碑的龟趺皆以及几个大柱础被保存下来,只是龟趺上少了神道碑。当我们看到这些石刻群的时候,禁不住欢声雀跃,虽然我们曾经多次在照片上看到过南朝的天禄与麒麟,但是其雄健的气势与精美的程度,却只有身临其境与之相对的时候,才能有一种见证一千五百年的艺术精品的震撼。

 文帝萧顺之,梁武帝萧衍之父,齐高帝萧道成族弟。在齐朝历官待中、卫尉、太子詹事、领军将军、丹阳尹,封临湘县侯,赠镇北将军。天监元年(公元502年)梁武帝追尊为文皇帝,庙号太祖。建陵坐西朝东,陵家已平,但是天禄与麒麟魁梧雄壮,姿态传神,兽脊作通贯首尾连珠状纹饰,双翼微翘,冀面雕有卷云纺、细鳞和长翎,既突出了宏伟豪迈的气势,又从装饰趋向写实。华表柱础上圆下方,浮雕一对环状摘龙,口内衔珠,头有双角、四足、修尾。柱身作隐陷直刳棱纹(通称“希腊式”,朱偰先生在书中论述了其渊源于亚述)。柱头有圆盖,浮雕莲花。盖上原刻圆雕小辟邪,现已残缺不见。华表石额左右对称,北为正书顺读,南为反书逆读,其文隶书“太祖文皇帝之神道”。清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丹阳县衙为“保存”文物,遂将华表柱额劈下,移至丹阳公园内,后存丹阳县文化馆,先又被安放到石柱之上。

梁文帝萧顺之建陵

 从建陵向北走不到一百米便是梁武帝萧衍修陵。梁武帝以年轻时的英武与晚年时的昏庸而在历史上赫赫有名。但是今天这座陵墓只保存了一座天禄。比梁武帝更惨的是,在其北边数十米外的梁简文帝庄陵,只留下了半个石刻。朱偰先生当年推测陵口的石刻为庄陵,而记录修陵边上还有一个石刻残件,疑别为一陵。这是当时朱偰研究南朝陵墓伊始的疑惑。而后朱偰先生也说陵口石刻也可能就是守陵墓入口的石兽而已。凡是寻访研究历史遗迹,尤其是失考的文物推断,都有一个过程,即使是大家也难免出错,难得的是要正视问题,勇于承认错误。

修陵

主题南京寻访团成员在修陵前合影

庄陵

 建陵与修陵之间,还有一对小的希腊式石柱,其不仅体量小,就连石棱也只有十六条,我们推测可能这是梁武帝兄长萧懿之类的皇族墓葬。在萧顺之建陵的南边不到一百米,还有齐明帝萧鸾兴安陵。目前这里仅存天禄及麒麟残件。对于这座陵墓的主人,至今仍然颇多争议。朱偰等人根据史料推断其为齐明帝萧鸾兴安陵,但就石刻本身的饱满雄健却更接近于梁代(南齐石刻更为灵动、外形曲线优美宛如游龙,与南梁雄健方刚的特点有所不同),而且其与萧顺之的墓靠得过近,颇似一个血缘较近的家族陵墓。但是,从这座陵墓的规制上看,明显为一处皇陵,于是查阅史料,不可能是在江陵即位的萧绎、萧詧等人之墓,而很能是被陈霸先废掉的萧方智之陵。不过,南朝石刻的风格演变也并非改朝换代的一朝一夕,而是一个审美的渐变发展,萧鸾之死在公元498年,距离梁代已经不远。究竟孰是估计需要更多的考古发掘发现的证据了。
位于修陵和建陵之间的失名墓石刻

建陵西侧的兴安陵石刻(存疑)

 至此,齐梁五处陵墓已经考察完毕,每一处我们都用GPS设备对石刻进行定位,以记录陵墓地点,更有助于后来之寻访者。至于陵口的石刻,其风格也接近于梁代,更由“萧梁河口”等地名,似乎断为梁代更为合适吧。
陵口石刻

注:每一处陵墓的石刻图片及细节,以及诸陵方位、GPS数据及GOOGLE地图,老邵已经花费大量心血整理完毕,这里并不赘述,请参照老邵整理的资料及照片。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