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阳南朝石刻寻访记--齐代诸陵记
寻访记录
作者:老龙   编辑:老邵
2014-06-06
 在告别了位于三城巷的梁代诸陵及齐明帝萧鸾兴安陵之后,我们前去寻访第一座典型的齐代皇陵–齐武帝萧赜景安陵。

 朱偰先生记录的景安陵是在丹阳前艾村三姑庙,但是这一地名我们已经无由寻觅。好在老邵曾经寻访过这座陵墓,他在经过前艾镇之后让我们大家注意往X201公路左边看,不久就到了。

 大家期待与这座皇陵的相遇,一路上目不转睛。但是开了好几公里都没有见到石刻的影子。莫非石刻被茂密的树丛遮挡住了?于是我们打开了导航地图。老邵用的高德地图、我用的谷歌地图,在地图的指引下我们继续向前开。又过了几公里,我们感觉不太对了,便停车问人。

 我担心当地人会误导我们返回三城巷,特意说“我们看过了华莱士西服后面的那几处石狮子”,并问附近有没有这样的石狮子了。我们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就在前面不远,然后往左拐,又一处石狮子。我们消除了顾虑,在导航地图的指引下,几经辗转终于到了导航地图上标注的位置,两个导航程序异口同声地报告我们“您已经到达目的地”!

 我们四处张望,并企图进入路边的密林,但是周边的林子太密,我们在这条路上来回开了几遍也没有寻到石刻。我们看到了一为干农活的老伯,拿着朱偰先生拍摄的照片,问他这附近可有这样的石狮子,老伯说华莱士西服那里有,而这方圆几公里内却没有。

 我们不甘心,停下车来进入密林寻觅,最后却失望而返。正在我们沮丧之际,远远来了一辆三轮车,我拦下车来问路,三轮车上的老伯与农妇热情地告诉我,这样的石刻就在附近几公里(这一点很重要,确定不是三城巷),需要沿着这条路开过去,再过一个“天桥”,上大公路,石刻就在大公路边上。最重要的是,他们告诉我这个地方叫田家村!

 “田家村”让我们搜索的范围缩小且明确了,而且与我们临时在网上查到的信息吻合,于是我们信心满满再次上路,沿着公路开到头,发现所谓的“天桥”是一座凌空架起的水渠,而过了水渠向左,正是我们刚才走过且折返的一条岔道!我们再上了刚才经过的X201,只是方向是回头。我们同时查到这一带有两个“田家村”,所以中间还停了几次问路,甚至连高压线也成为了我们的参照。经过了多次的辗转询问,我们终于看到了一对石刻就在X201边上的田野间静静地立着,之所以先前过来没有看到,是因为我们过来时的视线被一个煤堆遮挡!从这一串辗转寻觅的周折看,谷歌地图与高德地图标记的景安陵都是错误的,且相差好几公里。而我们利用GPS定位石刻位置,显得非常必要。

 景安陵的主人是萧道成的儿子、齐武帝萧赜,今天景安陵仅存石兽一对,东为天禄,西为麒麟。其中天禄保存尚好,而麒麟颇为残破。天禄形体高大、窈窕修长,长颈细腰、胸部突出,全身作明显的S形,给人以宛如游龙、清秀灵动之感。石刻局部刻划亦与石刻的身姿相得益彰,如头部作朵颐隆起,口部略作圆形,额上及四角突出如小翅状的茸毛。此外,头部、颈部、背部、翼部的装饰繁富,彰显华贵之气。雕刻技法方面,多用圆刀法,并注意到圆雕、浮雕和线雕的综合运用,与前面看到的三城巷梁代石刻有所区别,为南朝齐代陵墓石刻的代表作。

景安陵石刻

 我们用GPS设备定位后,接着寻找下一处石刻–金王陈南朝失名墓石刻。这处石刻位于金家村、王家村、陈家村之间,却不知道主人的身份。有人怀疑为齐废帝东昏侯萧宝卷陵。我们一路经过了刚才寻访景安陵的路来到了陈家村,才明白最先问路是的那位农妇说前面有石狮,指的就是这里。当我们来到石刻面前时,我看到两座石刻之间神道的距离,以及四周的山势,判断为一处皇陵,但是来到石刻面前,却觉得石刻规制偏小,也许这正说明了主人身份的尴尬。这处石刻是朱偰先生没有记录的一处石刻,可能石刻淹没于土中或者是朱偰先生的遗漏吧。
金王陈南齐失名墓石刻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正午,野外的寻觅与太阳的炙烤让我们又饥又渴。老邵驾轻就熟将我们带到了胡林镇上,在路边买了一个10斤的大西瓜,然后寻到一处叫做“嘉宾酒家”的小饭馆一阵吃喝,10斤的大西瓜被4个人吃的干干净净,酸菜鱼、红烧排骨领衔的五个菜也被一扫而光。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继续寻找。我们先后寻访到了齐景帝萧道生修安陵、齐宣帝萧承之永安陵。两处的石刻各有一件天禄保存完好,保存着完美的体态与精细的细节,即使过了1500多年,也未曾黯淡失色。可惜在永安陵边上的南齐开国皇帝齐高帝萧道成泰安陵,现在已经没有了痕迹,朱偰先生曾经拍摄到田间的两件残件,据老邵说它们被收藏到了丹阳市博物馆。
修安陵石刻


永安陵石刻

 最后剩下的便是位于水经山的两座王侯墓。之所以这样判断,是因为石刻并非天子所用的天禄、麒麟,而是王侯用的辟邪。这些辟邪规模并没有我们熟知的位于南京的那些梁武帝兄弟们的辟邪大,有人推断是齐代废帝郁林王和海陵王的墓葬石刻。可惜位于烂石弄的那处石刻,有一只辟邪已经残破,而朱偰先生的照片中保存尚好。

水经山村南齐失名墓石刻

烂石弄南齐失名墓石刻

 八十年风雨沧桑无需描述,让对比的照片自己诉说吧。

注: 老邵对南京、丹阳、句容的石刻进行了详细整理,本文不赘述,详见《南朝陵墓石刻索引》http://www.talknj.com/explorer/29/20140603/96.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