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南京2014第016期寻访活动-行走南荡圩
寻访记录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4-11-17
 2014第016期寻访活动是老邵和两位同好前往高淳进行文保古迹的寻访,活动时间是2014年11月16日星期日,采用自驾的方式计划对高淳西边靠近水阳江一代的文保单位进行寻访和拍摄。

 本次活动是由文保爱好者吴靖大哥单独发起和组织的,并制作了路线和资料的准备,老邵和瑶小八参与(吴靖是南京的文保爱好者,对南京及周边的文保十分的熟悉)。我们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依次对沧溪戏台、张氏石湖公祠、沧溪老街、永定陡门、刘氏宗祠(嘉会堂)、仲社堂、小花石码头群、水阳江水牮进行了寻访和拍摄记录。


活动简报

活动参与者:吴靖、瑶小八、老邵
活动流水如下:

 2014年11月16日,星期日,南京的天气为多云转晴,气温6到17度。

 早上8点老邵和吴靖在锁金村会和,于8点10分到达雨花台南门,等了一会儿瑶小八,然后沿机场高速驶向高淳。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是位于高淳沧溪古镇的沧溪戏台,经过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于9点40到达沧溪戏台。该戏台所在地被重建了一个名为“三元观”的道观,空荡荡的院落里面只有几位老年人在此休息和聊天。

 据吴靖介绍,沧溪戏台现为江苏省文保单位,原是三元观的附属建筑,坐东向西。三元观相传建于吴赤乌二年239年,1954年遭大水受损后拆除,保存戏楼。该戏楼始建于北宋年间,明代多次修缮;清咸丰年间毁于兵燹,同治三年1864年重建;1945年又毁于火,1948年再建。解放后,先后于1974、1996年两次重修。得以保存至今。


溪戏台前面的两颗重阳木已经有二百八十多年的树龄


溪戏台的木雕细节

溪戏台的木雕细节

溪戏台中央的匾额“沧浪一曲”

 拍摄持续了40分钟左右,完成后,我们步行到附近沧溪中学旁去寻访“张氏石湖公祠”。张氏石湖公祠的文保碑就在中学另外一面的路旁,文保碑旁边有一个城隍庙,我们开始误认为此处就是张氏公祠改建的。后来有一位中年的男子见我们在拍摄便很热情的介绍旁边的大屋顶房子才是张氏公祠,并拿钥匙打开门给我们介绍。据老人讲,目前张氏石湖公祠是村里面的一个活动室,还有不少张氏后人时常来祭拜,可能后面政府会对其进行维修。张氏公祠内部的陈设不多,匾牌都是新作的,屋梁上面还有一些雕花。

张氏石湖公祠外观,文保碑后面是城隍庙

张氏石湖公祠大堂内景

张氏石湖公祠的木雕

 拍摄完张氏石湖公祠后,我们步行到公祠西南面的沧溪老街。老街不大,就两百米长,青石板路已经被水泥所覆盖,老街也充斥着现代的商品和生活方式。一位路过的大姐对我们拍摄很感兴趣,热情的说说多拍点,以后拆掉就没有了。据吴靖介绍,沧溪老街原来是宁国等皖南地区到苏南的必经之路, 这里以前也是水陆发达的交通要道,随着交通的变革老街已经被旁边新的街道所取代,只有老街尽头的一个豆腐坊还依稀显示出当年的繁华和车水马龙。

溪古街沧浪街的门牌和木雕

溪古街沧浪街街景


沧溪古街沧浪街的豆腐作坊

 拍摄完老街已经是中午11点20,我们一行三人在三元观旁边的一家土菜馆吃了一顿可口的饭,便开车往下一个目的地小花村的“嘉会堂”进发。

 汽车一路走在圩上,两旁的房子建在圩的两侧,都比圩要低矮一层楼的高度,这在南京其他地方难得一见。在去“嘉会堂”的路上,吴靖还带我们去看了一座名为“永定陡门”的水利设施。陡门应该就是水闸的意思,该处陡门为民国初年所建,是引水阳江之水进入南荡圩区域的一个重要设施。陡门东西两面都有“五谷丰登”、“永定陡门”、“民国XX”等文字,只可惜都有不同程度的破坏,有的已经很难辨认。


永定陡门门额


永定陡门东面出水口,东面就是南荡圩区域

 沿南荡圩旁边的高丹线继续往北行,然后进入高西线往西南方向在水阳江的南岸行驶,不一会儿就到了小花村。我们首先到小花村的刘氏宗祠,也就是嘉会堂,这里已经被重新一新,缺少了那种沧桑感。在祠堂里面拍摄的时候以为老者提出要拍摄的话要我们捐钱,我们听不懂他的话,便随便拍了拍,吴靖递给老者几支烟,便出了刘氏宗祠。


刘氏宗祠(嘉会堂)文保碑和外观


刘氏宗祠(嘉会堂)大堂门外的匾额


刘氏宗祠(嘉会堂)墙边残留的石构件

 我们继续往村中行驶,寻找仲社堂。由于语言不是很通畅,一位热心的老大爷先带领我们来到一处新修的叫昭兹堂的小祠堂,这里只有几个石柱础是老的,其它都为新建,对比之后,发现并非我们寻找的仲社堂。于是老大爷继续带我们往村里面走,拐了几个弯我们在村中找到了一座破败不堪的老祠堂,后来和另外一位老者比对,得知这里就是仲社堂。祠堂大门的门头是1954年建造,上面是一个和平鸽和地球的浮雕,很具有“中苏友好”的那个时代的特征。走进祠堂,虽然十分的破败,墙体大面积倒塌,但精美的窗格和雕花依然可以看出当年的精致。这里的拍摄也让我们觉得今天的收获是出乎意料的。后来和那热心的老大爷聊天,他说这处祠堂不是很好修,一方面没钱,一方面木头都已经腐朽。但我们还是希望它被修复,否则下一个雨季进一步的彻底倒塌是必然的。

 拍摄完仲社堂,我们在老大爷的指引下还拍摄了小花石码头群,站在这些石码头上,依稀可以感受到当年众多的徽商从这里经过,去苏南或者更远的地方,小花镇或许就是这些徽商驻足的地方。


小花祠堂(仲社堂)门口


门缝中看仲社堂内部


老人打开小花祠堂(仲社堂)的大门


小花祠堂(仲社堂)木雕


小花石码头

 出了村继续往南行驶,路过龙潭村、正觉寺,在大花村附近水阳江有一个90度的转弯,我们沿河岸行驶,一路都在修路很不好走,但是还是很容易的找到了水阳江的水牮。水牮一个接一个,每个之间有一两百米的距离。我们完成一个的拍摄之后,便继续前行寻找分水牮和文保碑。行驶不远,便远远的看见一个想鱼嘴一样的水利设施在水阳江中,将江水一分为二,其原理类似都江堰的鱼嘴。我们近距离的观察了一下,目前处于枯水期,只有一侧有水,另外一侧是干枯的。离开分水牮之后继续往南行进,路上我们还拍摄到了水阳江水牮的文保碑,大家都下车在文保碑前合影,在哪里我还收到了一条安徽欢迎您的短信,原来江对岸就是宣城,好近啊。


水阳江水牮文保碑,对面就是安徽宣城


水阳江水牮分水牮


水阳江水牮分水牮

 离开水阳江水牮文保碑,我们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砖墙镇三和村的周氏宗祠进发。周氏宗祠据说是建于明朝万历年间,原有三进;清太平天国军路过砖墙时一把火烧了祠堂,现存的周氏宗祠是清咸丰年间族人鸠资重建的。我们到达这里发现大门紧锁,宗祠已经被修缮一新。里面一位老大爷帮我开了大门,让我们在祠堂的院子里面逛了逛,但祠堂里面没能进去。

 离开周氏宗祠,我们还寻找了梅盛古涵,但没有找到。却发现三和村还有孝子坊、人民大会堂、文公祠等不同时代的建筑,拍摄了这些之后天色已晚,我们便踏上回程,大概在七点半左右到家。

周氏宗祠文保碑


周氏宗祠大院里面的石构件


修缮一新的周氏宗祠前厅


三和村的孝子坊遗迹,据说文革期间被拆除


三和村的文公祠,前面是口古井,已经用水泥包起来,据老人讲文公祠是座土地庙

 感谢吴靖大哥的功课和无私的资料提供,通过这次的寻访我计划明年对南京的部分郊区的文保进行地毯式的寻访和记录,也算深入和系统的去了解这些还没有被完全的城市化所侵蚀的传统痕迹。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