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南京2014第018期寻访活动-再访萧正立
寻访记录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4-12-05
 2014第018期寻访活动的主题是“再访萧正立,江宁东路古迹寻访”,老邵于2004年第一次见到水中的萧正立墓石刻辟邪,当时那个地方还叫刘家边。今年9月,老邵和老赵骑车再去了一次萧正立墓石刻,只看到了石柱,由于草木太多,加上地面有水没能靠近辟邪,故这次再次寻访。

 此次寻访还会去后岗失考墓石刻和泥塘失考墓石刻,同时去看看东吴大墓,不过得看运气了。

 

活动简报


活动参与者:老邵
活动流水如下:

 2014年12月07日,星期六,南京天气为晴转多云,比较冷。

 此次活动是临时的,本来计划这周和吴靖去高淳,但因故延后,我就琢磨去江宁看看萧正立,就我一个人前往。

 上一次看到萧正立石刻的辟邪还是2004年11月,当时我骑车从城东南骑车过高桥,先看了万安陵石刻,后来还看了侯村失考墓石刻和宋墅失考墓石刻,最后到了刘家边,从河这边远远望见了水中的两只辟邪,没能靠近。今年的9月,老邵和老赵骑车沿上次的路线继续的走了一次,但由于夏天草很深,且地下有水,只看了石柱而未能接近辟邪,带憾而归。

 今天早上先陪宝宝玩了一会儿,9点10分从锁金村出发。因路上部分交通管制,10点半才到江宁上坊,我计划先去看看宋墅那边的水有没有干。宋墅所在的工地还在施工,走近一看,水稍微降低了一点点,但大部分依然在水下。

宋墅失考墓石刻石柱正面

宋墅失考墓石刻石柱周围环境

  拍摄完宋墅,驱车前往海事学院,在南门口和保安磨了半天嘴皮子终于开车进了学校。我把车停在离离石刻比较近的地方,从一个网球场旁边沿小路走,翻过一个小山坡,就远远的看到了那熟悉的两只辟邪。从辟邪底部黑色的痕迹可以看出长期浸泡水中的痕迹。这两只石刻南北相对保存比较完好,北面辟邪西侧的羽翼十分的漂亮,但北辟邪右后脚已经有很深的裂纹,如不尽快保护,有完全断裂的危险。

 
萧正立墓石刻全景

萧正立墓石刻辟邪全景

萧正立墓石刻北辟邪西侧

萧正立墓石刻南辟邪西侧

萧正立墓石刻北辟邪

萧正立墓石刻北辟邪欲腾空而起

萧正立墓石刻南辟邪羽翼长度

萧正立墓石刻北石柱

萧正立墓石刻北石柱顶端榫卯结构

 拍摄完萧正立墓石刻,找了家面包店买了一些干粮便驱车前往后岗失考墓石刻。后岗失考墓石刻位于后山岗村附近瑞泽路北侧的一片竹林里,文保碑就在路边,有铁栅栏隔离,但是已经被人打开,可以很方便的进入。该处失考墓石刻现存石羊一只、石马两只、石虎一只,其中一只石马保存完好,一只嘴部损坏,半没于土中。石马的造型和明初的功臣墓石马有很大的区别。老邵在靠近路边的地方还看到一个方形的石构件,中间有圆孔,不知为何物。

后岗失考墓石刻全景

后岗失考墓石马一对

后岗失考墓石刻石虎

后岗失考墓石刻东边石马嘴部残缺

后岗失考墓石刻靠近路边的一个石构件,边长一米左右

 拍摄完后岗失考墓石刻,本来计划去东吴大墓和泥塘失考墓石刻,但我看天气不错,临时决定去栖霞逛逛,于是驱车去栖霞,第一站是炼油厂技校内的萧融墓石刻,也就是朱偰先生当年拍摄命名的张家库失名墓石刻。该处石刻地处栖霞的张家库村,1980年发掘才知道是梁桂阳简王,也就是梁武帝同父异母弟萧融墓前的石刻。石刻现存两只辟邪和一个石柱柱头的小辟邪残件,两只辟邪相对,东北的保存完好,西南的辟邪破坏严重,后近大规模的修复。


萧融墓石刻全景

萧融墓石刻全景

萧融墓石刻全景

萧融墓石刻东北辟邪右侧羽翼特写

东北辟邪前的石柱顶部辟邪残件

 拍摄完萧融墓石刻我驱车前往萧景墓石刻,希望抓住傍晚的最美的阳光,途径萧憺墓石刻的时候,发现碑亭原来的铁栅栏门被换成了铁皮门。这样的做法我觉得欠妥,对石刻不闻不问和一锁了之一搬了之的做法都是极度的不负责任的懒政。话说到此,后面再另外好好的讨论这个。

萧憺墓石刻碑亭的门被换成严实的铁皮门,是否意味着要看此石碑是一件奢望?

 离开萧憺墓石刻不远就是萧景墓石刻,也是我每次去栖霞必须去的地方,也是浪费了很多胶卷和数码快门的地方,当然,还要继续“浪费”。赶到这里的时候,太阳虽然还没有落山,但是已经有厚厚的云层,光线已经很弱,只能拍摄了几张剪影,边结束了今天的行程。

萧景墓石刻石柱柱头旁晚剪影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