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南京2015第001期寻访活动-四访高淳
寻访记录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5-03-27

 主题南京2015年第一次活动,是老邵和小八跟随吴靖大哥走遍南京高淳篇的第四次活动。今天的寻访计划是吴靖大哥精心设计的,主要寻访固城湖东面,暨高淳县城南面的十多处文保单位,列表如下:

1. 崇仁局旧址(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2. 固城遗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3. 胥河(高淳区文物保护单位)
4. 刘家垅万寿台戏楼(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5. 玉泉寺(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6. 李家村失考墓(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7. 蒋山村何氏宗祠(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8. 下土桥“文革”遗存(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9. 江宁旅淳公所旧址(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10. 东坝老街(第三次文物普查新发现)
11. 东坝戏台(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12. 银墅井(高淳区文物保护单位)
13. 太平天国军营遗址(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14. 沛桥(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15. 朝墩头遗址(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

 我们早上8点从市区出发,9点半到达第一个寻访单位崇仁局旧址,到下午6点结束寻访,一共寻访了崇仁局等十处文保。在寻访过程中,我们还意外的寻访到了计划外的三处有价值的历史建筑遗存,分别是崇仁局旁的“芮家追远堂”祠堂、漕塘镇下土桥附近的“民兵瞭望塔”和游子山顶电视台发射塔旁边的“新建游山庙碑”。另外,但由于时间问题,东坝老街和东坝戏台几处文保列入下次寻访目录。

 此次寻访,我们发现下土桥“文革”遗存这处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已经完全消失了,据当地老百姓讲,2011年的时候该桥成为危桥,就拆掉了重建,我们描述的那些文化大革命的标语当时是有的,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另外,在游子山顶我们发现正在大张旗鼓的新建一座大型的庙宇,真武庙古井这处高淳区级文保我们寻访了很久都没有发现,询问山上正在施工现场的一位工作人员,开始他说可能被埋了,后来说还在,但我们找了一会儿没找到,因时间关系没有继续寻找,不知道这处区级文保现状究竟如何?

 再次感谢吴靖大哥的辛勤劳动,我和小八都感激不尽,另外感谢“六只脚”这款软件记录我们的行程轨迹,这款应用也是吴靖大哥介绍给我们使用,大家可以试试,非常好。

 另外,王兄今日本来希望和我们同行,但早上由于时间紧张加上没打到车,十分遗憾没能成行,希望下次一起行动。


 下面就由老邵一个一个的把今天寻访的文保做一个流水介绍,希望大家多多指正。

崇仁局旧址

 崇仁局旧址是我们今天第一个寻访的对象,它位于高淳县城东面,固城湖北岸的芮家村(现在叫双进村)。又名靈佑殿,始建于清末光绪年间,供奉道教严真人。另外,崇仁局里面还供奉了清代的五猖脸谱和关羽的脸谱。









 我们到达崇仁局旧址所在地,周围已经拆掉了大半,即使没有拆迁的房屋也很多是搬空,上面写着“拆”和“征”等字样。崇仁局旧址里面有几位老奶奶和一个老爷爷在烧香,看到我们拿相机过来,很热情的上来用高淳方言欢迎,尽管我们听不懂(高淳话属于南京地区比较特别方言,南京大多数地方已经是属于官话方言,高淳话却是吴方言),从言语和比划中我们得知附近还有一座祠堂老建筑。老人家烧完香就带我们去看了这座祠堂,虽然进不去,从院子里面的碑可以看出这座只保留一进的祠堂名叫“芮家追远堂”。老人家还向我们介绍了芮姓在这里繁衍的历史,说是商代就从中原迁过来,我们知道这个是加以美化的描述,但也感觉老一辈人的家族观念十分的强烈。言谈中我问老人家这里的拆迁情况,他说他住村子另外一面,那边还没有拆,但迟早会拆,也不知道以后搬迁到哪里。从他的眼神里面可以看出,这个芮姓人家延续了千百年的村庄即将成为一个单纯的地名。

 隔着芮家村追远堂的大门拍了几张照片后,我们又回到了崇仁局的旧址进行拍摄。文保碑和介绍的石碑位于大门的左右,还有一根高高的木旗杆。大门上面有“靈佑殿”三个已经被破坏的大字,旁边还有一些奇特的雕花和装饰。



 走进大门,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天井,走过天井就是正殿了,正殿中间供奉了城隍、祠山大帝和关羽的头像,旁边还有几个可能就是跳五猖的面具。正殿一侧有“崇仁局”的匾额,供奉了严真人,另外一侧有“聖母堂”的匾额,供奉了圣母娘娘。在大殿的一侧,老奶奶还指给我们看一个十分漂亮的雕花窗棂,她说是原来的老构件,我们赶紧拍摄,现在的这些新东西完全不能和以前的比。

 拍摄完建筑内部,我们走了出来,老奶奶还送我们出来,我们祝福老人家身体健康,她也说我们健康如意,场面十分的和谐,哈哈。

固城遗址


 离开崇仁局旧址,吴靖大哥驱车来到固城镇,固城镇的一个交通要道树立了一尊高大的伍子胥的塑像,下面还有伍子胥的名字和介绍。这尊塑像伍子胥的形象是一位老者,身穿盔甲战袍,双目炯炯有神目视前方,一手紧握长剑,一手抬起,手心朝上,手中有一颗珍珠一样的物品。


 塑像东面就是一条河,河那边就是固城遗址,这条河可能就是固城的护城河。

 从资料我们可知,固城遗址位为春秋时吴国所筑,名濑渚邑。城垣夯筑,分内外两重。固城遗址呈长方形,南北约800米,东西约1000米,外城周长3915米。固城,又名“子罗城”。考古工作者在固城遗址发现了大量西周、秦、汉、唐等朝代的文物,特别是在固城湖滨发现的东汉时期的“校官之碑”,是江苏现存最早的汉碑。

 我们在伍子胥塑像的河对岸发现有一块老的文保碑,被附近村民的柴木所遮住,不过这处是省级文保的石碑,现在固城遗址已经升级为国家文物保护单位,所以附近应该还会有国保碑。由于遗址范围比较大,我们开车向前搜索,在原来文保碑东面约900米的地方,一块黑色的国保碑立在道路一侧。我们赶紧下车拍摄,因为固城遗址已经没有什么地面遗存可以拍摄,只能将文保碑和漫山遍野的油菜花作为拍摄对象,另外,还有护城河能够显示这座古城的格局。



沛桥、朝墩头遗址和胥河

 看完固城遗址已经是十一点过,吴靖决定我们先去看胥河北岸的沛桥和朝墩头遗址,下午再集中跑胥河南岸的文保。

 据资料介绍,沛桥始建于明嘉靖三十六年(1666),1917年重建。桥东西向,跨沛溪河,三孔石拱桥,并联分节并列式砌法。桥上首有石筑门楼式桥头,桥长42米,中宽4.25米,净跨13米,矢高7米。栏干、望柱青石质,上嵌碑一方,上楷书“沛桥”二字,清末本县廪贡童铭新书。

 我们驱车来到沛桥所在的村庄,由南向北穿过村庄在东沛桥那边停下,看到沛桥就在不远处,步行沿河岸西行到达沛桥。

 沛桥虽然是民国六年(1917年)重建,但应该是按照原桥的样式修建,毫无现代桥梁的风格。可惜沛桥中间的石栏杆上的狮子被破坏殆尽,只有一个保留了大部分的雕刻。沛桥桥面两侧原来还有两对螭首,也被破坏了。我们从桥北面走过沛桥,文保碑和一个门楼位于桥的南面,门楼上面书写“沛溪北闗”四个字。和吴靖交谈得知,沛桥和漆桥都是当时南京到宣州官道在高淳地区必经的两座桥梁,因此这里设立一个关卡也理所当然。










 拍摄完沛桥,我们原路返回,在离沛桥直线距离也就1公里多的地方就是“朝墩头遗址”,据资料介绍,朝墩头遗址是1989年5月,当地农民在挖墩建水渠时发现,同年9月由南京博物院和高淳县文保所共同进行抢救性发掘。发掘于墩南侧200米范围内,清理出灰坑8个、墓葬17座,出土文物455件。

 这里虽然是一处省级文保,但可拍的对象不多,我们对文保碑进行拍摄后边离开,驱车前往固城镇找点东西吃。



 吃过饭我们便驱车向南,在胥河边做了短暂的停留,这里是胥河入固城湖的地方。



 据资料介绍胥河是伍子胥受吴王闾之命开凿于公元前506年(春秋时期),胥河是我国现有记载的最早的运河,也是世界上开凿最早的运河。这条胥溪起自苏州胥门,入太湖,再经宜兴、溧阳、高淳,在安徽南部的芜湖注入长江,全长约225公里。通航后,吴国六万水军在阖闾亲自指挥下,悄悄西进,十一天行军350公里,突然出现在楚军面前,五战五捷,攻破楚都郢。

 我们站在胥河旁,眼前是那么的平静,但脑子里面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象两千五百年前的吴楚战争和伍子胥的壮烈但悲剧的人生。

刘家陇万寿台戏楼

 过了胥河,我们看到一座山上在修建一个高大的塔形钢结构建筑,从地图上看那座山叫秀山,从网上得知这座在建建筑是高淳新的电视塔。

 刘家陇万寿台戏楼位于秀山东南的固城镇刘家陇村村头,是一处省级文保。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戏楼下面坐了不少老人,有的打麻将,有的聊天,有的看电视,俨然变成一个老年活动中心,不过这个到无妨,戏楼主要的作用也是为老人们服务的。

 可能我们面对的这座戏台太新的缘故,我们拍摄的兴趣变得不是那么浓厚了,相对之前拍摄过的苍溪戏台,这处戏台小了很多,而且从油漆和上面的构件可以看出是刚刚全新翻修了,只有底部几个石柱础看上去还是原来的。

 这里的老人和崇仁局的几位老人家一样的热情,还告诉我们可以到戏台上面去拍摄,相对于修缮一新的戏台,我们倒是对立面一块“万寿会碑记”的石碑更加感兴趣。

 在结束拍摄的时候我到附近的超市买水,问了一下老板戏台什么时候翻修的,他说是去年翻修的,心中不免遗憾,没有看到戏台本来的样子。





 注:刘家陇村还是叫刘家垅村,小八作为专业的编辑之前特意问了高淳原来文管部门的人,对方说应该是刘家陇村。

玉泉寺

 离开刘家陇村我们驱车进了花山去“花山玉泉古寺”。从资料我们得知,花山玉泉寺是高淳区迄今唯一保存下来的古佛寺,在花山半腰,相传始建于南北朝。因山间长有白牡丹(一说石牡丹)和“峻岭盘旋,飞泉清洌,久旱不涸”而得名。

 玉泉寺历经沧桑,屡毁屡建。明崇祯年间,住持僧单饧募捐增建殿堂两进。清康熙、乾隆时,寺僧又相继开垦种植,增田400余亩,建造僧房20余间。咸丰年间,寺院及牡丹花均毁于兵火。现存寺庙建筑为民国时期地方绅士集资重修。

 玉泉寺现存真正的古迹不多,除了寺内西厢房墙壁上镶嵌的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观世音装金碑记》之外,倒是有一两棵古树十分的有趣,一棵800年的石榴树和一棵800年的黄杨树在大殿前,上面被挂满了祈福的红绸缎。












双女坟、何氏宗祠

 离开玉泉寺我们去李家村,去看那座传奇色彩的双女坟。

 双女坟,官方名称叫“李家村失考墓”,但据说村民对这个名称很不待见,还推倒了文保碑,他们希望正式的名称就叫双女坟。

 双女坟的出名,是因为一位叫崔致远的韩国人,在唐代的时候来溧水(当时高淳属于溧水管辖)做官。期间,他巡游到了花山,得知花山附近有古迹“双女坟”,并得知此古迹乃二女因婚姻不能随愿而双双自尽,死后同埋的墓穴,便去凭吊,并在墓门提诗“谁家二女此遗坟,寂寂泉扃几怨春。形影空留溪畔月,姓名难问冢头尘。芳情倘许通幽梦,永夜何妨慰旅人。孤馆若逢云雨会,与君继赋洛川神。”是夜,梦见二女翩翩而至,感谢书生题诗寄情。书生不胜欣喜,遂捧出佳肴美酒,邀其痛饮畅叙。席间诗来词往,互吐爱慕之心。至情深意密时,才子佳人同枕共衾,喜结连理。一梦醒来,竟是人鬼相恋成婚,崔尉颇感惊异,遂作长诗《双女坟》追记梦中情景。由于梦境真切,相思难尽,后又继作《仙女红袋》聊以自慰。

 简单点说,就是一位年轻的官员在花山凭吊了两位烈女之墓,晚上又做了一场“春梦”,醒来后写了几篇文章,流传至今。本来不算什么,但是这位青年才俊籍贯是新罗,现在这块地方叫韩国。据说他后来还有很深的文学造诣,被称为朝鲜汉学的开山之人。这一点“国际属性”被当地旅游部门大书特书,其实当时新罗人来唐朝求学,好比今天很多人去欧美留学,不知道这样的比喻恰当不。

 双女坟周围还散落了很多青砖,上面有几何纹,不知道这座古墓是不是被人盗过还是文物部门进行过挖掘,不得而知。








 另外,该处文保的文保碑上次媒体有一个报道说被推翻在地,但是我们这次看到的情况是位于李家村村头的文保碑竖立的地方已经没有了文保碑,可能是要更换吧,何必呢。

 离开双女坟所在的李家村,我们驱车前往附近的蒋山村拍摄何氏祠堂。我们很方便的到了祠堂所在的蒋山村,这座村庄非常的漂亮和干净,祠堂前面有一个大的广场和水塘,祠堂的旁边还有一座小学。

 据资料记载何氏祠堂始建于南宋,距今已有近800的历史,坐北朝南,原三进,现仅存门楼、照墙及后进。整体为砖木结构,照壁八字式。面宽三间,屏风门仍保存,记18扇。但这座建筑明显被人为破坏的十分的严重,保留下来的照壁的砖雕都被砸坏,据说是文革期间造成的。

 这里要再次对高淳的老爷爷老奶奶表示感谢,我们刚到何氏祠堂的时候大门是关闭的,路过的一位老人说叫我们找祠堂旁边一家住户开门。我们到那家人门口,老爷爷正在睡觉,便不敢打扰。后来老奶奶出来了,主动帮我们开门,并嘱咐看完了出来自己关上门即可,十分感谢。













下土桥文革遗迹和附近建筑

 离开何氏祠堂我们驱车前往漕塘村的下土桥,寻访下土桥的文革遗迹,据资料记载该桥于1969年4月重建,东西向,横跨漕塘河。水泥板铺面,青石块做基。全长10.1米,桥宽3米,矢高5.5米。南北两侧栏杆内外分别刻有“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和“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标语,桥墩上画着刘少奇的丑化像,旁写“打倒刘少奇”字样。

 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发现桥已经被新修了,和当地的村民聊天确认该桥已经被拆掉了重建,是2011年的时候。我们很难相信一个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就如此的消失,现场已经没有任何的影子,但事实就是如此。
 
 我们失望的有来到上土桥,同样这里也被新建了,据说以前和下土桥类似。后来我想,毕竟此类文保除了文化价值之外,还肩负了实用价值,心理除了叹息之外只恨自己没早几年来看看。


 从上土桥往回走的路上,我们发现了一座碉楼式的奇特建筑,我们前往该处建筑下,通过和当地人进行沟通得知这里是一处瞭望塔,用于观测有没有敌机飞过,应该是特定年代南京外围的用于民兵放哨的建筑。这处建筑外部尚且完好,但据当地人说内部楼梯已经毁坏,不知道这处建筑是否纳入高淳文保,希望相关机构能够跟进保护。



 离开这幢建筑,我们还在不远的地方发现这里还有不少六十年代风格的建筑遗存,一幢“漕塘饭店”的大楼在当时应该是非常豪华的饭店,我戏称这里是本地的新街口,在那个年代应该不为过。

游子山顶的石碑

 本来应该直接回宁,经过游子山的时候吴靖突然觉得已经到了附近,不如上去转转。据资料记载游子山顶应该有一块“新建游山庙碑”和一口“真武庙古井”。

 我们上山后很容易的找到了这块明万历年间的“新建游山庙碑”,它就位于电视台的一个卫星接收器前面。拍摄完这处石碑后我们继续往前,去寻找那口真武庙古井,但没有结果,时间所限我们离开了山顶返回南京。

 游子山顶目前在建几个大的庙宇建筑,里面还塑有大型的孔子塑像。据说孔子到过这里,真实性就不得而知了,人造景点总喜欢傍一些文化。好比多年前到过溧阳的天目湖,一个水库改造的人工湖居然把姜子牙弄了过来,说当年姜子牙在这里钓鱼,实在无语。






 晚上7点左右我们返回了市区,今天的高淳之旅非常的成功,虽然也有遗憾,但世事就是如此,不可能那么完美。下周是清明放假,吴靖表示不安排活动,暂定下下周六进行我们高淳文保的最后一次寻访。

 再次感谢吴靖和小八,我们一起走遍南京。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