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南京2015第003期寻访活动-永庆探幽
寻访记录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5-04-26

 4月26日周六,继续跟吴靖大哥寻访高淳的文保,同行的有小八、cc和大家仰慕已久的王兄。今天的的行程是吴靖大哥安排的高淳东线的文保,主要有永庆庵、南城遗址、太平天国军营遗址、东坝老街、东坝戏台、界墟村石刻、丹井、袁氏贞节坊等。今天的寻访十分的顺利,在吴靖大哥的带领下,除了计划内的寻访外,还寻访了东坝古城遗址,回来的路上还顺便拍摄了溧水的蒲塘桥。

永庆庵

 我们寻访的第一站是永庆庵,也称为“永庆禅寺”。永庆庵位于县东35公里桠溪镇荆山下,距离现在打造的“中国慢城”很近,环境十分幽静。据记载该寺系明天启二年(1622年)所建。3间2进,中隔天井,两侧建有厢房。为木结构“穿斗露明造”,斜撑雕“和合二仙”图。山墙为硬山脊砌马头墙,大门两侧置“上马石”。庙后群山环绕,庙前翠竹苍松,环境幽美清静。

永庆庵大门

“永庆禅寺”系民国二十年立,五角星应该是“解放后”所做

天井

永庆寺一侧的经幢

永庆寺的一块石碑,四分五裂在几个地方

南城遗址

 看过永庆禅寺,我们驱车去下一个地点南城遗址,遗址就在301县道路边,地面只存只有一圈夯土的城墙,上面已经长满了树,城中已经被开辟成农田。我们走进南城遗址,发现四周的树木围成一圈,城垣周长约500余米,残高4~6米不等,底宽约20米,面宽8米左右。东、南、西、北四面辟有城门,城外设护城河一匝,宽约15米,水深1.5米左右。

 关于南城遗址,文保碑上面介绍是相传北宋末年岳飞部将牛皋曾在此与金兵鏖战,大败金兵,故有“牛城”之称。遗址系土筑,平面呈不规则圆形,至今保存完好。

南城遗址

南城遗址的城墙和城壕

卫星地图看南城遗址,城墙上长满了树,城内被开辟为农田

东坝古城址和太平天国军营遗址

 
  看过南城遗址,我们去寻访东坝镇附近的太平天国军营遗址,在靠近东坝镇的胥河北岸,还意外的发现了一处区级文保“东坝古城址”。该处遗址也保留了高高的夯土城墙,据传唐宋时期这里还有一座龙华寺,所以一些资料也叫龙华寺岗城址 。

 太平天国军营遗址就在东坝古城东南面,由于植被太茂密,我们只围绕这个军营遗址走了一圈。后来看了一下卫星地图,在军营外面也有壕沟一样的防护设施。

东坝古城址

太平天国军营遗址文保碑

太平天国军营遗址

东坝老街

 离开太平天国军营遗址,我们到东坝镇上找了个小饭馆吃了点东西,休息片刻,便去寻访东坝老街和东坝戏台。

 东坝老街位于东坝镇上,胥河以南,又名上上街,现存“江宁旅淳公所”等几处老建筑。老街入口已经被重新修缮,还建立了一个木制的牌坊和楼阁。老街虽然不长,但走在青石板的路上,还是有几分意境。

东坝老街南入口新建的牌坊和楼阁

东坝老街

东坝老街一处刻有商号名称的基石

江宁旅淳公所

 老街上还有一处比较大的老建筑-"江宁旅淳公所",我们戏称这里是南京驻高淳的领事馆。据《高淳县志》载:江宁旅淳公所,其前身为清道光年间由南京市及郊县来高淳东坝镇经商的商贾成立的帮会,会员含江宁、句容、六合、溧水四县旅居高淳的工商业者,俗称“江南帮”。1915年在东坝镇组建同乡会馆,名“江宁旅淳公所”。

 由于大门紧锁,我们只能在门外和透过门缝看看这座老建筑。该建筑坐北朝南,门额横书“江宁旅淳公所”,左门额上刻“成仁”,右门额上雕“取义”,字体为楷书,阴刻。

 我们试图问一下附近的村民谁有钥匙,一当地妇女说在镇干部那里,王兄说找人联系一下那位干部,但我们透过门缝看到内部被装修一新,且没有太多的老建筑的细节,也不太想找人开门了。

江宁旅淳公所大门

透过门缝看公所内部

江宁旅淳公所门额

银墅井

 银墅井位于东坝镇胥河北岸东坝戏台东侧,上面刻有修建人的名字,还有一首曹辅宸的诗:

 银林十里浇云岚,地涌名泉味蕴甘。
 八景宛然居第一,金瓶素浭此中探。



东坝戏台

 东坝戏台就在东坝镇胥河北岸,坐南朝北。据资料记载,该系统原为东岳庙内酬神戏台,因此又称作东岳庙戏楼。它始建于明龙庆二(1568),光绪三十一年(1905)毁于火。民国六年(1917)由本地名匠李先村设计重建。分别于1958、1981和1995年进行了三次小修。
该戏楼为砖木结构“单檐歇山式”建筑。坐北朝南,台面3间,分上下层,占地157平方米。

 我们来到东坝戏台的时候,原本为东坝镇政府已经空空如也,大批的建筑材料摆放在院子里,可能镇政府已经搬走,我们得以和方便的上到政府大楼5楼从上方拍摄戏台。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戏台西侧有一块石碑,朝上这面已经没有文字,但王兄根据一小块碎的石碑推断石碑另外一面有镂空的雕刻。我们四个男生合力将石碑抬起来,发现里面只是被水侵蚀的严重,没有任何文字,大家哈哈大笑,将石碑放回原地。


东坝戏台

东坝戏台飞檐和斗拱

戏台侧面

界墟村石刻

 看过东坝戏台,我们前往界墟村寻访那对被认为和介子推有关系的石刻,其实到底有没有关系很难考证,但可以肯定这里不是介子推的墓,可能是其后人树立用于祭祀祖先,也可能本来就是牵强附会。

 界墟村石刻地面现存两石人,一石人头已缺失。据说以前还有石马,不知是掩埋了还是破坏了。

cc在拍摄界墟村石刻

保存完好的石人,有的人说有点像宋陵的客使

倒栽柏树和丹井

 传统的高淳四宝之一就是寻真观的倒栽柏树,相传为东晋许旌阳手植,距今算一算已经一千七百多年,不过不幸的是二十年前因台风将柏树刮倒,后来虽然扶正,却没能再生,现在这颗柏树还立于古柏镇的一条路旁,仿佛一位老者,向人们诉说它所经历的历史,也见证了古柏镇的沧海桑田。

 古柏旁边就是寻真观的一口炼丹用的井,传说东晋的道士用此水炼丹,故称“丹井”。

倒栽柏树

丹井的井栏

丹井和倒栽柏树

袁氏贞节坊

 我们此次寻访的最后一站是位于古柏镇柳家村的一座建于乾隆年间的贞节牌坊-“袁氏贞节坊”。据土人讲该牌坊破四旧期间被毁坏,不难看出,这座牌坊当时雕刻十分的精美。南京地区的牌坊不多,大多是因为洪杨之乱和所谓的破四旧、文革等运动加上自然天灾所破坏,所以此类的贞节牌坊还显得是弥足的珍贵。不过牌坊周围的环境有待整理,牌坊的保护好像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很有可能就这样的慢慢的腐蚀、风化和坍塌。

袁氏贞节坊周围环境

袁氏贞节坊上部

两侧刻满了官员名字

“马上封侯”雕刻

牌坊中间雕刻

“圣旨”二字已经无存

牌坊细节很多,一侧还有鳌鱼的雕刻

村民和牌坊

蒲塘桥

 看完袁氏贞节坊,我们驱车回宁,由于时间还早,吴靖大哥带我们顺便看一下溧水的蒲塘桥。

 蒲塘桥以前专门写了一篇文字,这里不再赘述,见《溧水寻古之蒲塘桥》

蒲塘桥一侧

蒲塘桥全景

蒲塘桥桥栏

蒲塘桥现在已经不是主干道,附近的村民骑车和步行之用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