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南京2015第008期寻访活动-杨家龙王庙
寻访记录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5-07-09
 七八月南京是传统的雨季和三伏天,计划这段时间多看看博物馆,不开展外部寻访活动,但恰逢恰逢周日不下雨,加上好久没有出去活动活动,于是约王兄去一趟高淳,寻访一下这一带的几处文保单位。
 根据吴靖大哥第一次去的经验,我们计划寻访淳溪镇的杨家龙王庙、赫大老爷恩批碑、高淳县界碑、勒禁永遵碑、奉宪禁碑、薛城遗址、启后祠,古柏镇的千顷堂、戴西村黄氏宗祠、江夏桥、戴家城明墓,漆桥镇的漆桥、保平井、漆桥老街等文保。整个寻访比较顺利,除了高淳县界碑、奉宪禁碑、戴家城明墓没有寻访到,其它都顺利寻访。回宁的路上,我们还寻访了位于江宁区周岗的下圩庄土地庙清代壁画和杨柳村的几处破坏严重的明清民居。

杨家龙王庙

 今天的第一站选择高淳淳溪镇长乐村的杨家龙王庙,也叫“芦溪杨家龙王庙”。这座“龙王庙”据说始建于明景泰年间,但现存建筑已经被村民修葺一新。我们到达的时候龙王庙和旁边的小房子里面坐满了人,和一位老伯交谈得知,他们都是杨姓,是历史上著名的天波府杨家将的后人。
 龙王庙本身是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之外,这里还是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龙舞(长芦抬龙)”所在地,龙王庙的正殿上海有三条龙,听老伯讲,原来是固定时候舞龙,现在有些重大节日也会舞。
 在龙王庙的一侧,我们还看到有两块康熙年间的碑被嵌在墙壁之中,其中一通为“勒禁永遵碑”,一通为“赫大老爷恩批碑”,这两通碑为康熙三十一年和康熙五十三年。其中“勒禁永遵碑”大概是因太平府当涂县和江宁府高淳县两地渔民纠纷而联合办案,相当于划界之用。“赫大老爷恩批碑”记录了杨氏状告孙氏下桩排罾取鱼,有违祖传习俗之事。




启后祠和薛城遗址

 启后祠位于淳溪镇的薛城八村,是邢氏的宗祠建筑。该祠堂坐北朝南,面宽五间,保存较为完好,已经被邢氏后人修葺一新,在祠堂的前面还建了一座石牌坊。
 我们到达的时候该祠堂大门紧锁,我们找了附近的村民,后来在一位热心村民的带领下进入了祠堂。祠堂的正厅供奉邢氏先祖,牌位后面还挂了一条鲤鱼的画,上面写着“中山薛城图记”,据带领我们村民讲他们以前是打鱼的,所以挂这幅画,相当于他们的家族的图腾。





 离开启后祠我们来到附近的薛城遗址,但大门紧锁,只好在门外拍拍文保碑和大门。据资料介绍,该遗址是1997年11月发现的新石器时代的遗址,是南京面积最大、年代最早的史前古文化遗址,是继汤山猿人之后南京考古重大发现。2013年5月,被国务院核定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江夏桥、黄氏宗祠和千顷堂

 离开薛城遗址我们前往古柏镇的戴家城村,这里有几处文保,分别是江夏桥、黄氏宗祠和千顷堂。
 江夏桥始建于明初,万历三十二年(1640)黄秉石重建。为纪念湖北江夏黄氏族祖,名之“江夏桥”。原为木桥,清代重建,改为三孔石拱桥,东西向,跨藕丝河。
 今天我们看到的江夏桥是1964年重建,奇特的是那个年代建造的江夏桥还保持了传统桥梁的样式,只不过桥栏上的政治标语显示出那个时代的印迹。除刻有修桥碑记外,护栏内侧还刻有上世纪大跃进时代的政治口号,“中国共产党万岁”、“总路线万岁”、“大跃进万岁”、“人民公社万岁”。







 黄氏宗祠始建于清乾隆十七年,咸丰毁于兵燹,同治十一年(1873)重修。建筑坐北朝南,面宽三间,前后三进(前坊门、中享堂、后祭堂)、砖木结构、硬山砌垛墙。
 千顷堂也是黄氏的祠堂,始建于清代,因黄氏旧有千顷良田而做祠堂堂名,原有三进,因洪杨之乱被毁,现仅存后进,面宽三间。





漆桥老街和古建筑

 漆桥是高淳孔氏聚居之地,据《民国高淳县志》及当地《孔氏宗谱》载:漆桥为明代时临水埠岸集市贸易而形成的市镇,主街南北横跨漆桥河,东、南、西三面环水,闹市繁华区集中于此。老街南北长400余米,两侧巷道东西长约80米,宽约1.7米,平面呈弧形延伸,布局似蜈蚣,取“避直不储财”之意。现存建筑以清代和民国为主,建筑类型为砖木结构,屋檐外挑,青砖小瓦,硬山顶。临街门面仍保留了木板矮墙,二层临街设骑楼、花窗。
 此次我们寻访的漆桥始建于元至正十八年(1358),邑人张必恭募建,明洪武八年(1385)重修,1953年改筑三拱石桥,桥北原有关卡城门因年久失修而塌。在桥的南面有一口清代古井,名曰保平井,井栏上刻有“大宋南迁阙里孔氏广源”的铭文。据说桥北面还有一口保安井,但我们找到该井发现已经没有了井栏。





 漆桥老街附近还有几处区级文保和区控建筑,但都因为得到保护而坍塌,面对商业味道的老街,我们没有太多的停留。

下圩庄土地庙和杨柳村失修的明清民居

 回宁的路上我们还去了下圩庄土地庙和杨柳村,下圩庄位于江宁周岗,该土地庙的壁画是清代的,前两年进行了局部的修缮。村里的老人对土地庙的壁画十分的爱护,对我们也十分的警惕,说文保部门交代不要拍照,会损坏壁画。我们解释到我们不用闪光灯,这样对壁画就没有伤害,不过还是有几位老伯一直站在我们面前,生怕我们破坏了壁画。其实,我们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是很高兴的。
 杨柳村的古建筑我上次文章已经介绍了,这次带王兄去看了两处。这次去距我上次去有近一月时间,中间正好下了大雨。听住户讲,这次下大雨又坍塌了不少,他们抱怨的说,政府说来修,后来一直都没来。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