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南京2015第012期寻访活动-罐子山下
寻访记录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5-08-15

 八月初观阳来宁参加一个活动,抽的半日闲受程老师之邀前往西善桥一带走访六朝遗迹,我和王兄有幸一起前往。在程老师带领下深度走访罐子山大墓和宫山大墓的遗迹。


 我们首先驱车前往罐子山,然后徒步由小路到当年的发掘的地点,夏天的小路全是草,有的还带刺,十分的难走,好在程老师轻车熟路,还为我们准备了驱虫的药物,十分的专业与细致,十二分感谢。
 罐子山又名观子山,山北面是油坊村,城市化的进程已经打破了这里原有的宁静,村庄已经没了,村民也因拆迁变成了土豪市民。
 关于罐子山大墓的发掘在罗宗真老师《南京西善桥油坊村南朝大墓的发掘》一文中有比较详细的记录。1960年3月南京市文物保管会在这里发现了一座南朝大墓,南京博物院于1961-1962年进行了考古发掘。由于该大墓在罐子山北麓,所以一般称为“罐子山南朝大墓”,又因为靠近西善桥油坊村,简报中也称之为“西善桥油坊村大墓”。另外,根据《元和郡县制》记录“陈宣帝陈顼显宁陵在县南四十里牛头山西北”,从地理位置看和这处大墓接近,文博界有该大墓为“陈宣帝陈顼显宁陵”之说,但考古发掘并没有直接的证据。

1960年罐子山大墓发掘现场,出自罗宗真《南京西善桥油坊村南朝大墓的发掘》
 罐子山大墓在原来的发掘地点还有很多当年考古发现出来的碎砖残留,轻轻松松就可以找到一个莲瓣纹的图案。但由于草木太深加上蚊虫太多(药物不起作用),还有就是这里阴气很重(不仅有坟,还有很多小坟),我们在当年发掘地点的逛了一圈就暂时离开,相约秋冬季再来看。
 回去的路上,程老师和观阳讨论这处大墓发掘的时候不仅发现被盗,而且破坏的很严重,连第一道墓门都被砸碎。根据史实记载,让人不难和隋初王僧辩的次子王颁掘毁陈霸先的陵墓的惊人之举联系在一起(《隋书·卷七十二·列传第三十七·孝义》中有传,“颁遂焚骨取灰,投水而饮之”,也就是说将陈霸先挫骨扬灰还不能报其杀父杀兄之仇,甚至要将陈霸先的骨灰和水服下,方解心头之恨,骇人听闻)。难道这里是陈霸先的万安陵?不过方位也有问题...
 这座大墓也没有石刻被发现,程老师说他曾经仔细的寻访和搜索,目前还没有发现。
 另外,据张老师讲了一个他亲身见证的有趣故事,他说前些年一位自称是陈顼后人的成都企业家来西善桥寻根寻找这座大墓,想修一修这座墓。这位企业家带了一位风水先生,风水先生在没有任何指引的情况下在离墓有几公里外的秦淮新河大桥旁边打了一卦,然后就径直丝毫不差的找到了这座大墓。对于这个故事我不全信,但也不是不信,也许他之前来过?也许六朝堪舆术和现代风水是想通的?不得而知。
 离开罐子山大墓后在程老师的带领下我们还去了附近一个拆迁的村庄,这里有两三户拆迁房屋的地基里面发现了大量的六朝墓砖,主要以莲瓣纹为主。据程老师之前考证,这写墓砖均来自罐子山大墓,是当地村民在发掘后运到村民家中,修房子的时候用于地基的铺设。由于这里已经拆迁完毕,即将成为一处新的建筑工地,而这些六朝墓砖也会被一起运输到“建筑垃圾填埋点”予以填埋。








 宫山大墓,这里因1960年南京博物院和南京文物保管委员会在这里发掘了一座南朝大墓,出土了迄今为止最为完美的“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印壁画。据当时的考古简报记录:"该墓在宫山北麓下,南620米即为太岗寺遗址,这一代均为丘陵地,宫山是其中一座小土山,海拔27.2米,由粘性黄土构成。"



 程老师去年曾经单独寻访过宫山大墓的遗址,虽然这里已经完全被工业化和城镇化,但他希望找到一些遗址或者一些见证人。在程老师的耐心寻访下,在西善桥的梅岭小区和梅苑小区中间的一些村民自建房找到了李大爷,并通过和李大爷的交流得知了他可能是宫山大墓的发现者,并且曾经用墓砖做了自建房屋的地基,但由于时间关系,程老师没有和老人交流太多,正好这次程老师带领我们一起再去找一下李大爷,了解一下当年“宫山大墓”的发掘过程的一些情况。
 我们到达李大爷的住处附近,这里密密麻麻的建了很多房屋,应该从60年代到现在的都有。李大爷和几位老年人在一个棋牌室休息,程老师一眼就认出了李大爷,在经李大爷的同意下我们移步到李大爷的住处,希望通过和李大爷的交流了解当时的一些细节。交流的过程中,由于李大爷的耳朵不好使,程老师便用手机上面的地图又是比划又是提高嗓门。李大爷虽然已经年近八旬,但思维十分清晰,他说他是在上世纪70年代发现的大墓,墓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只有砖,还发现了一些铜钱之类的小东西,而且整个过程没有文物部门的人员参与。听到这里,我们知道可能错了,李大爷描述的那个六朝墓并不是宫山大墓,可能是一座规格较小的六朝墓,这样的墓在西善桥一代十分非常多。就在我们有些失望的时候,程老师问李大爷附近有没有叫“宫山”的地方,因为“宫山”这个地名现在西善桥的本地人都不知道了。李大爷说知道宫山,在一个钢铁厂里面,上世纪60年代初被平掉了。这个时候我们问老人哪年参加工作,他说是62年到钢铁厂,刚刚建好工厂。我们恍然大悟,之前宫山大墓的发掘就是因为当地基建,很可能就是那座钢铁厂,2年的建厂,李大爷他们正好是第一批工人。由于工厂的建立,一座仅仅二十多米的黄土丘陵很可能就被铲平了。程老师对这座钢铁厂也十分熟悉,只不过现在那边已经变成了房屋,他说下次他再去看看能否找到一些遗存。



 由于程老师下午还有事情,在拜访完李大爷之后我们便分开。我们顺道去今年发现的那个东晋的家族墓看了看,然后观阳想去看看张库村也就是那个我们寻找多次未果的石柱础所在地现在是什么情况,于是我们驱车到栖霞。令人失望的是这里比上次我们来的时候还要糟糕,石柱础可能早已经被埋在了堆成小山一样的建筑垃圾和渣土下面。由于这里是玄武和栖霞的交界处,多年来无论是栖霞的文保部门还是玄武的文保部门均没有这处1997年发现的南朝陵墓石刻的任何消息,究竟是掩埋了,还是被文保部门收走了,抑或是被盗了,成为了一个谜。


 看过了张库村,我们便结束了当天的寻访,能够在程老师的带领下寻访到罐子山大墓和找到李大爷这样的亲历者,十分感谢程老师,期待下次我们一起去丹阳。

注:应西善桥文保部门的要求,此次的寻访涉及的地点不便公开,请各位谅解。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