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南京2015第015期寻访活动-献陵石柱
寻访记录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5-09-29

 南朝最后一个朝代是陈,公元589年为隋所灭,然而隋朝仅仅维持了三十多年,便更替为唐。再加之目前没有发现有隋代的帝王陵墓石刻,因此唐代的帝王陵可以看成是南朝陵墓石刻和栏目制度的一个延续。笔者为寻访南朝石刻和帝陵制度,去年走访了位于河南巩义的七座帝王陵及二十余座皇后陵,今年相约友人走访了唐代十八座帝陵中的献陵、端陵、庄陵、泰陵、光陵、桥陵、景陵、崇陵、贞陵,还顺便走访了唐顺陵和李寿墓石刻。
 此次走访的主要目的是看唐献陵的石柱和唐陵的翼马、天禄等有翼兽,同时也通过对封土陵和山陵两种帝王陵的走访,感受大唐帝陵三百里的磅礴气势。本文介绍第一天的寻访行程,从李寿墓到端陵、献陵再到庒陵,其中献陵的石柱是本次寻访的重点。

 此次唐陵寻访得到陕西当地好友邓老师、郭浩军等人的支持和陪伴,并且得到了杨明、观阳、matt、李明彬等人的指导和帮助,在此表示十分的感谢!特别是郭浩军,这四天不仅和我风雨同车,还忍受我夜间的呼噜声,兄弟多多包涵,感谢了! ^_^

 三原之行天公不作美,雨下个不停。但在邓老师的带领下,我们花了半天的时间边走访了位于李靖故居(实际上相当于一个石刻收集点)的李寿墓石刻和其它唐宋明清石刻,然后在雨中探访了庄陵,再驱车前往徐木乡走访了座著名的唐代初年的石柱--献陵神道石柱,最后和郭浩军还前往端陵走访了南门石刻和东门石刻。

 唐献陵是唐高祖李渊的陵墓,李渊于唐贞观九年(公元635)五月,十月葬,唐太宗李世民依东汉光武帝原陵之规格修筑献陵。献陵地面现存石虎和石柱各一,另外还有一残石柱础基座。


 石虎位于陵园南门外,为石灰岩质地。头朝西,虎身与踏座为一整块石料雕成,踏座下还有一块长方形基座。石刻通高含两层踏座 2.64米, 石虎身长2.7米、宽1.06米、高1.72米,两耳、腮须、尾以及踏座后部残损,右侧面部自上而下有一道较为严重的纵向裂痕,四肢中部皆存在横向裂痕。石虎头部浑圆,闭口露犬齿,腹部凿透,四肢连于踏座。左侧前后两肢前迈,呈行走状。前胸刻画有V字形线条表现胸肌,尾部呈扁圆柱状垂下,现已残断。末端原应连于踏座之上,尻尾下不表现生殖器。石刻上有两处刻铭,一处在左侧后腿下方的上层踏座立面上,可辨为楷体字,惜字迹漫漶不清;另一处在前胸左侧,自上而下刻有一行文字:“武德拾年石匠小汤二記”,字体为行楷。
 石望柱通高7.23米,由上中下三部分构成。下部为石座,其四面线刻花纹,座上为首尾衔接的二螭龙相对环状浮雕,龙身环座中央凿卯,与中间柱身下的榫相接。柱身呈八棱面,每面最宽0.45米,各棱面均线刻蔓草花纹,柱身向上收刹。上部为八棱形盖,盖径大于柱顶径,盖上蹲踞一圆雕石狮,高约0.9米。石狮披鬣阔口,昂首挺胸,前二肢挺拔,显示了兽中之王的无畏气概。
 另外,在献陵还出土过石犀牛,目前被保存于碑林博物馆,另外还据说以前有石翁仲,可惜目前已经无存。

















 献陵石柱和唐代后来诸多帝陵的石柱不太一样,却颇具六朝遗风,底部的石柱础的双螭和顶部的石狮子、石辟邪的形态很类似。南朝梁代的萧景墓石刻石柱建于公元523年左右,而献陵石柱建于公元635年左右,时间相隔一百余年,如下图所示:


东里花园李靖故居

 其实邓老师带我们去的第一站不是唐陵,而是位于东里堡镇的东里花园,一般称为“李靖故居”或者“杨虎城花园”。我们对所谓李靖故居的兴趣倒不是很大,来这里是为了看收集在这里的唐陵石刻。唐高祖李渊的堂弟李寿墓前的石柱、石虎、石羊都被收集在这里。另外三原地区唐陵出土的一些石刻诸如唐庄陵的藩酋、唐端陵的武将以及大量的明清石刻都被放置在花园西面的一小块草坪上。看到李寿墓石柱我欣喜万分,这个石柱的柱础和唐献陵的比较类似,不过不是双螭而是单螭首尾相连,柱身上面有盘龙浮雕。这个唐初和后面唐代石柱风格大不一样,到颇具六朝陵墓石刻石柱的遗风。









唐敬宗李湛庄陵

 唐庄陵是唐敬宗李湛(809~827年)的陵墓,位于陕西省三原县东北十五公里陵前镇柴家窑村东。
 李湛唐穆宗李恒的长子,年仅十六岁就继位,在位两年便为宦官所害,年仅十八岁。庄陵现存石柱础、翼马、翁仲、石狮等石刻,由于下雨,我们只看了南北两门和南门神道的石刻,东西两门未前往。







唐武宗李炎端陵

 傍晚小郭和我还走访了位于献陵西边的唐端陵,唐端陵是唐武宗李炎的陵墓,提起他,第一反应就是他主导的灭佛运动,史称“武宗灭佛”或"会昌法难" 。
 李炎是唐穆宗李恒的第五个儿子,文宗李昂之弟。继文宗为唐代第十六任皇帝,开成五年(840年)正月被宦官拥立为帝,时年27岁,在位7年(公元841-846年),年号会昌。会昌六年(846)崩于大明宫,同年八月葬于端陵。
 由于天色已晚,我们只走了端陵的南门和东门,这时候雨已经渐止,但地大多被翻过,每一个脚步都十分的艰难。但当我和小郭穿过花椒林看到西边的翼马和仗马的时候,便没有了任何的辛劳的感觉。









 经过一天的走访我在雨中第一次领略了唐陵的风采,但邓老师和小郭说封土陵很小,明天我们去蒲城的山陵,那才叫真正的唐陵。回顾大半天的寻访,除了欣喜之外更多的是担忧,南京的六朝陵墓石刻暴露于荒野之外遭到日晒雨淋和人为的破坏,唐陵的更甚有之。我们看到许多唐陵翁仲的头都被砸掉,据说要么是文革要么是近年偷盗到国外贩卖。而且唐陵的石刻就在田野之中,农民对石刻是有感情和不会破坏的,但现在的机械化耕作和石刻进行零距离接触就十分的危险。
 一句话,无论是六朝遗珍,还是大唐遗石都是我国艺术最为精华时期的直接遗存,其应有的地位和现状完全不符......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