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南京2015第018期寻访活动-定远明迹
寻访记录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5-11-15

 定远县位于安徽省东部,地理位置为南北要冲,古有“境连八邑,衢通九省”之誉。元末明初属于濠州所辖,濠州在朱元璋吴元年(大明建国前一年)升为临濠府,后于洪武七年改为凤阳府,治所在凤阳县城。元末明初天下大乱之时,定远起事者甚多,红巾军首领、后来成为朱元璋马皇后的义父郭子兴便是其中的代表。另外,李善长、胡惟庸、沐英、蓝玉、冯国用、胡海、冯胜、沈仁等明初功臣均为定远人,可谓是人才辈出。还有,三国时期的鲁肃,明末抗倭英雄戚继光、我朝宰相李某也是定远人。
 主题南京老邵于2015年11月14日纠集盒子兄、诸葛兄和北山老师三位同好由南京出发驱车前往定远,一探现存的几位明初功臣墓和定远、滁州的几处古迹。当天先后寻访了位于定远县城东二十五公里的池河太平桥、定远县博物馆、胡海墓石刻、苗衷墓石刻、沐英家族墓石刻、沈仁墓石刻,回程的路上还寻访了位于滁州北面的何文辉墓石刻。此次寻访收获颇丰,感谢盒子兄的攻略和诸葛兄的导航,还有幸认识了传奇的老北老师。不过,此次寻访让我们一行人也深感定远田野文物保护之落后,安徽多地的石像生被盗、被破坏之严重,深感忧虑。

 经好友提醒,为避免石像生被盗或被毁事件之发生,本文中涉及的石像生均隐去具体的地理位置信息。

此次寻访的足迹点

池河太平桥

 池河太平桥是意外的收获,车行至离定远还有二十多公里的时候,老邵在经过一个桥的时候突然发现远处有一座多孔拱桥,于是大家商定下次走进看看,后来在桥的一端看到是安徽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池河太平桥。
 该桥体量十分巨大,有十一孔,据说是明初所建,初为十三孔,今天我们看到的是清光绪年间重建后来又经历了抗战被炸毁中间三孔。目前桥三孔已经被修复,桥面也进行了修复并禁止机动车通行。
池河太平桥侧面

池河太平桥远景

池河太平桥文保碑和新建的桥面

定远县博物馆

 定远县博物馆比较小,但却出乎我预料这里有一个十分精美汉画像馆,雕刻精美并且数量还不少。除了汉画像馆之外,还有出土文物展和定远人物图片展之类的小展览。老邵对汉画像石特别感兴趣,不过拍了几张就被保安喝止,这里不给拍照。
 定远博物馆的开放时间是上午9:30到11:30,14:30到17:00,中午保安是要回家吃饭休息的,去的要注意。
 另外在博物馆外面,还有一些石像生被收集在路边,有明初功臣东川侯胡海墓石刻和明代中期做过兵部侍郎(正三品)兼学士的苗衷墓石刻,另外一对石人不知道是苗衷墓石刻还是其它地方的,有待进一步了解。
定远县博物馆内汉画像石上的有翼兽,狮子?

定远县博物馆内汉画像石上的有翼兽,青龙

定远县博物馆内汉画像石上的朱雀

定远县博物馆内汉画像石上的朱雀和神树

定远县博物馆外的石像生

定远县博物馆外的石像生,胡海墓石刻(一)

定远县博物馆外的石像生,胡海墓石刻(二)

定远县博物馆外的石像生,胡海墓石刻(三)

定远县博物馆外的石像生,胡海墓石刻(四)

定远县博物馆外的石像生,胡海墓石刻(五)

定远县博物馆外的石像生,胡海墓石刻(六)

定远县博物馆外的石像生,胡海墓石刻(七)

定远县博物馆外的石像生,苗衷墓石刻(一)

定远县博物馆外的石像生,苗衷墓石刻(二)

定远县博物馆外的石像生,不知道是苗衷墓石刻还是其它石刻

定远县博物馆外的石像生,不知道是苗衷墓石刻还是其它石刻

沐英家族墓石刻

 南京将军山有处沐英家族墓,是明开国功臣沐英后人归葬之地,但在沐英老家定远还有一个沐英家族墓,据说是沐英为其父母修建的墓,但据说可能只是象征性的衣冠冢。因为沐英父亲早逝,后随母度日,元末大乱和母亲躲避战乱期间母亲死于逃难路上,后来沐英被朱元璋收为养子,从军中长大并为大明王朝的建立立下赫赫战功。明洪武十四年沐英与傅友德、蓝玉征云南平定后,沐英留在云南,并在其镇守期间大兴屯田、劝课农桑、礼贤兴学,传播中原文化,为云南之安定做了贡献。
 沐英家族墓石刻地面现存石人二、石羊二、石马二、石柱础一、石龟趺一,都被破坏的十分严重,除了石羊之外其它均残缺,但从残存的雕工来看却精美无比。
 沐英家族墓目前是定远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但保护却无从谈起,石刻被散落在田野里面,无人看管,也无任何监控等防盗措施。
沐英家族墓石龟趺残件

沐英家族墓石像生(一)

沐英家族墓石像生(二)

沐英家族墓石马(一)

沐英家族墓石石马(二)

沐英家族墓石柱础

沈仁墓石刻

 沈仁墓石刻是今天最难找的一处,但确实最精美的一处。我们到达村中,村里的人对我们还是比较冷漠,一位老伯说石刻没有了搬走了,一位老太说地方不好找,让我们自己找。后来我们找寻无果的情况下,找到一位老伯说明来意,他欣然带领我们找到了该处石刻。
 地面现存石刻武将一、石虎二(一残)、石羊一、石龟趺一(残),石像生十分精美,半没于土中。
 据老伯讲,这尊武将石刻曾经被盗后来又被追回,现在用水泥封死在地下。他说有一次有三十多人到村子里面来搬运这个石像生,为此两名村民被打伤,后来在被抢盗现存发现一张黄山的过路费单据,警方据此才找到并追回。
 另据安徽新闻网报道,2004年这处石刻也经历了一次危险,穷凶极恶的盗贼还劫持了人质,不过因为村民的浴血保护下得以保全。
沈仁墓武将(一)

沈仁墓武将(二)

沈仁墓武将(三)

沈仁墓武将(四)

沈仁墓武将(五)

沈仁墓武将(六)

沈仁墓石虎(一)

沈仁墓石虎(二)

沈仁墓石龟趺

何文辉墓石刻

 何文辉是滁州人,朱元璋攻下滁州后收养十四岁的何文辉为养子(这里提一下,朱元璋起事之初收养不少养子,前面提到的沐英也是朱元璋的养子,这应该也是当时培养心腹的一种手段)。后来何文辉跟随朱元璋征战多年,并且治军严明,不过年仅三十六岁边因病去世。
 何文辉墓目前的文保级别未知,但文物的状况十分糟糕,均破坏严重并倒在农田沟渠之中。其中一文官头部丧失,但其衣冠却十分华美,而且造型和明初功臣墓文官有些区别。
何文辉墓石刻石马(一)

何文辉墓石刻石马(二)

何文辉墓石刻文官残件(一)

何文辉墓石刻文官残件(二)

何文辉墓石刻文官残件(三)

何文辉墓石刻未知残件(一)


 此次定远之行可谓是收获颇丰,再次感谢盒子兄、诸葛兄、北山老师。我们还是希望政府重视田野文物,好好的保护这些六百多年的石刻精品,减少破坏,杜绝被盗。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