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陵墓石刻现状走访--丹阳篇
寻访记录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6-10-12

 南京狮子坝南朝陵墓石刻丢失已经四个多月,依然毫无消息,笔者最近对南京和丹阳的南朝陵墓石刻进行走访,得知丹阳在四十多天前(狮子坝南朝陵墓石刻丢失三个月后才公布消息)为辖区内的南朝陵墓石刻都安装了摄像头,亡羊补牢,犹未晚也,虽然离笔者理想中的保护措施还差之千里,但也算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朱偰先生在八十年前仔细的走访了南京周边的六朝陵墓,并在其著作《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中进行了考证。其中六朝的东吴和东晋遗存很少,因此该著作主要内容是南朝的陵墓和石刻。建康兰陵中的建康就是六朝时期的建康城,即今天的南京,而兰陵则是东晋以后的侨置兰陵郡县,其地点位于现在丹阳一带,也称之为南兰陵。南朝陵墓石刻,大多集中在南京和丹阳这两个地方,因为齐梁两代的帝乡在今天丹阳一带,所以齐梁两代的帝陵大多葬于丹阳,其中萧梁帝陵大多分布在今天丹阳三城巷一带,南齐的帝陵分布在水经山(一说水晶山)周围,这些石刻是南朝陵墓石刻中的精华。
 笔者从2003年开始走访南京和丹阳的南朝陵墓石刻,最初是收集网上资料,后来根据朱偰先生著作按图索骥。当时南京和丹阳的这些陵墓石刻基本上还是原生态,但南京的城市化已经开始改变这些石刻周围的环境,村庄被拆迁,石刻被抬升,后来被关进玻璃罩子。但丹阳的南朝陵墓石刻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主要还是距离城市较远,未受到城市化的影响,但也并非完全如此。从三城巷的土地被承包种上了大量的树,到胡桥周边进行大的开发,再到齐武帝萧赜景安陵附近建起矿石工厂,以及金家村原来的墓冢的山被削去一半,城市化并不远。
 
丹阳南朝陵墓石刻位置示意图

 笔者10月上旬走访丹阳三城巷、前艾、金家村、烂石弄、水经山村和胡桥狮子湾,每处石刻都安装了摄像头,由于时间关系,陵口的南朝陵墓石刻和位于胡桥南部修安陵石刻没有走访。

三城巷南朝陵墓石刻

 三城巷是丹阳南朝陵墓石刻最为集中的地方,这里是萧梁的帝陵区域,南朝帝陵的位置尚右,因此萧顺之建陵、萧衍修陵、萧纲庄陵一字排开。只是在萧顺之建陵南面还有一处陵墓石刻,文保碑写的是“齐明帝萧鸾兴安陵石刻”,但无论从南朝陵墓石刻的风格样式,还是梁代选择陵区不可能选择在南齐的陵区范围等诸多因素,我们认为这个应该不是齐明帝萧鸾兴安陵前的石刻,很有可能是萧衍的祖辈的陵墓。
 笔者这次发现,四座陵墓石刻都安装了摄像头,在笔者拍摄期间有一个当地村民经过,笔者询问他摄像头何时安装,他说四十多天前安装的,因此笔者猜想应该是狮子坝南朝陵墓石刻丢失的消息公开后丹阳文物保护主管部门所做的一些措施。笔者和这位村民沟通,我说两个摄像头不够,还是不安全,这位村民说这个丢不掉,十几吨重呢,我说南京前段时间丢了一个,他笑了笑,说谁偷这东西啊…
 
2005年位于丹阳三城巷的梁武帝萧衍修陵石刻和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石刻,当时位于田野之中

 
2016年10月的梁文帝萧顺之建陵,附近安装了摄像监控,老邵在航拍

 
2016年10月的梁文帝萧顺之建陵,附近安装了摄像监控

 
2016年10月的三城巷南朝陵墓石刻,附近安装了摄像头

 
2016年10月的梁武帝萧衍修陵石刻,附近安装了摄像监控

 
2016年10月的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石刻,附近安装了摄像监控

齐武帝萧赜景安陵石刻

 齐武帝萧赜景安陵石刻距离三城巷不是很远,几年前丹阳北站(高铁站)修建在这座帝陵和三城巷梁代帝陵区域之间,以前显得偏僻再也不是那么偏僻。齐武帝萧赜景安陵石刻现存一对神兽,其中一只风化严重,另外一只十分完好,仅下颚部分损坏,完整的身躯呈现出最完美的S流线型,是南朝陵墓石刻中的精品。
笔者看到石刻的北面也按照了两个摄像头,在石刻的南面多年前建立起了一个矿石加工厂,距离这只最完美的石刻仅十多米。笔者记得第一次到这里走访是2004年,当时这只石刻周围被种了几株小树,如今都长的比较高了。
 
2016年10月的齐武帝萧赜景安陵石刻,附近一座矿石加工厂

 
2016年10月的齐武帝萧赜景安陵石刻,附近一座矿石加工厂平面图

金家村南朝陵墓石刻

 金家村南朝陵墓石刻也叫“金王陈南齐失名墓石刻”,位于齐武帝萧赜景安陵北面大约五六公里的地方,这里有金村、王村和陈村三个自然村,因此这处石刻被命名为“金王陈”,但石刻在金家村,所以我称之为金家村南朝陵墓石刻。金家村南朝陵墓石刻也有一对神兽,体量较小,但气势非凡,其中一只完好一只损坏。上世纪六十年代在石刻北面一千米左右发掘了该陵墓,出土了大量的砖印壁画,有羽人戏龙、羽人戏虎、竹林七贤等等。
去年在石刻周围种了很多树苗,如今已经长了不少,笔者用无人机进行拍摄,发现在石刻附近也安装了摄像头。但笔者也发现在石刻北部的山已经被挖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山体可能几个月后就荡然无存,惋惜之余,还是觉得南朝帝陵的保护不能仅限石刻,应该保护完整的陵墓制度范围的山体和墓葬遗存。

 
2016年10月的金家村南朝陵墓石刻鸟瞰,远处墓葬发掘处的山已经被挖去一半

水经山南朝陵墓石刻

 水经山南朝陵墓石刻和烂石弄南朝陵墓石刻都位于水经山东北面的建山到埤城的路两侧,一个在东侧,一个在西侧。水经山南朝陵墓石刻现存一对石兽,体量较小;烂石弄南朝陵墓石刻也现存一对石兽,其中一只仅剩底部,这对石兽是蹲踞状,在现存的南朝陵墓石刻中比较少见。这两处南朝陵墓石刻周围也安装了摄像头,水经山南朝陵墓石刻距离村庄较近,但这两处石刻体量小,和被盗的狮子坝南朝陵墓石刻的大小相当,又位于公路两侧,容易被盗,希望文保部门加强防范。
 
2016年10月的水经山南朝陵墓石刻,笔者觉得应该多加保护措施

狮子湾南朝陵墓石刻

 狮子湾南朝陵墓石刻文保记录为“齐宣帝萧承之永安陵石刻”,但据曾布川宽先生考证,和马路对面的赵家湾南朝陵墓石刻(文革中被砸毁)应该顺序弄反了,这处应该是“齐高帝萧道成泰安陵”,暂时不讨论这个,先以狮子湾南朝陵墓石刻命名。
 该处南朝陵墓石刻距离张庄村一百米左右,现存一对石兽,一只头部无存,一只完好,且雕刻十分精美。笔者发现在石刻附近也安装了摄像头,另外笔者也发现在附近现在在建一座工厂,城市化啊,步步逼近。
 
2016年10月的狮子湾南朝陵墓石刻,附近安装了摄像监控

 
2016年10月的狮子湾南朝陵墓石刻俯瞰

 
2016年10月的狮子湾南朝陵墓石刻俯瞰平面图

小结

 笔者此次没有去陵口的南朝陵墓石刻,这里的石刻是丹阳体量最大的,现存一对,位于萧梁河两侧,这里人口密集,被盗的可能性不大;例外一个就是位于胡桥的修安陵石刻,这次拍摄完天色已晚,也没有去。这次丹阳之行是笔者的第十次丹阳之行,南京到丹阳的距离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从2004年的公交加徒步,到后来的自驾,交通是越来越方便,但跑了这么多年,发现城市化也越来越逼近这些田野文物,希望丹阳的文物主管部门能够好好的保护这些南朝遗珍,这些是江南大地最为精华的文物,千万别再丢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