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生活叫轮渡
视角观点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4-05-29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老邵第一次出远门,由二叔和三叔陪同来南京上学报到,从成都到南京坐了三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到达浦口车站。走出车站放佛进入了五六十年代,破旧的房屋和遍布的三轮车,当时心里不免有点奇怪,难道这就是南京?

 走了几步就看到了浦口码头,花了一块多钱买了三张轮渡票我们一行三人就登上了“中山”渡轮,上了二层的甲板。当时乘坐轮渡的人不多,但是令我印象颇深的是很多人都拿着报纸埋头看,更有几位码头工人模样的大叔一上轮渡边几个围坐在一块,拿出扑克牌打起牌来。随着轰隆隆的马达声响起,船很快驶离了浦口码头往对岸的中山码头驶去。这是我第一次乘坐轮渡,还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江面比较宽广,不远处就是著名的南京长江大桥,还可以远远的望见远处的几座山,后来知道是狮子山和幕府山。大约开了十分钟,我们便到了中山码头,随着人流我们走出了中山码头,这边看上去要好许多,穿着校服的学生,一辆辆的公交车,正规的出租车…

 这是我第一次坐轮渡,后来在南京学习和工作,中间也偶尔到轮渡坐到对岸再坐过回来,吹吹江风,到对面停止客运的浦口车站找寻朱自清先生笔下的“背影”。再后来,安家在浦口长江大桥下面,但一直开车上下班。直到今年五月,为了小孩上学和爱人上班方便,买了市区的房子并计划六月中旬搬家,就要离开浦口了,决定接下来的这一个月里面由开车改为骑车上下班,来感受一下轮渡过江的生活方式,同时也运动运动减减肥。

 我每天是7点钟从家里出发,骑车20分钟多一点达到浦口码头赶7点30的这班船。成人轮渡票价是2元,如果骑车再加1元,但如果刷IC卡成人票减半,也就是我骑车过江是刷卡是2块钱。过了收费口走下接驳桥就上了趸船(dǔn chuán)上,趸船特别大,上船和下船出码头有两个接驳桥。除非运气比较好船已经停泊靠岸可以直接登船。一般情况下都要排几分钟到十几分钟的队,等船开过来船上的人下了船再开门放行。坐轮渡过江的人中,大多数步行和骑电动车,少部分像我一样骑自行车。上船后摩托车、电动车和自行车都放在一层船舱里面,行人直接上二层,二层一半是供人乘坐的船舱,一半是甲板。江面风大,春夏的时候在甲板上看看江景,吹吹江风是一件比较惬意的事情,冬天的寒风就比较难受了,工作人员也会将甲板用布遮挡起来。

 随着一声长鸣,渡船驶离了码头,向对岸开去。浦口和下关之间的江面直线距离不过1.4公里,但是渡船并不是直线开进,而是根据制定的航线行进了一个大大的S形,并会根据江面的货轮调整行船的路线。在江面上不到十分钟便可到对岸的码头,在江中开可以看到从对岸码头开过来的船。往返于浦口和下关的轮渡叫“中山”号轮渡,经常乘坐的比如“中山八号”、“中山十一号”、“中山十二号”这几艘船。经常坐船的人在船上要么找个地方坐下,要么就在座位或者电动车上织着毛衣,或者看着手机。以前那种大家都拿着报纸或席地而坐打牌的场景很难见到。只有像我一样不经常坐船的,每次还保持很新鲜的感觉,爬到二层的甲板到处看看。

 船靠岸的时候,船的一侧慢慢的靠近趸船,趸船的边上是用橡胶制作的缓冲垫,轻轻的撞一下后,渡船慢慢的调整和趸船靠在一起。这时候,渡船上的船工将粗粗的绳子递给趸船上的工作人员,趸船上的工作人员将绳子牢牢的套在趸船上的船栓上,然后放下渡船的船板,打开门,人们便鱼贯而出,踏上趸船,沿接驳桥离开码头。

 中山码头也叫下关码头,建立在中山大道的起点和最北端,码头最近被按照民国建筑的风格修葺一新。码头外面是临江路和中山北路,旁边有一个大的公交站场,旁边还有一家下关电厂,汪精卫在江边的公馆也在旁边。浦口码头外面就比较破旧,临江路不通公交车,高大的梧桐也把光线遮蔽起来,十多辆“马自达”依次排开招揽着生意,行人走完了没有揽到生意的马自达司机就围坐在地上打起牌来。浦口码头的对面就是浦口车站,也叫南京北站,也是多年前我坐车的地方,现在沦为一个火车货运场。这座于1908年英国人设计建造的津浦路终点浦口车站的主题建筑还保留完好,建筑前的广场还有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建造纪念孙中山先生奉安大典的球形建筑。不过四处奔跑的小鸡和到处晾晒的衣物又显得是这么破败,和我十多年前初次踏上浦口的样子没有什么发展,更因车站客运的停运显得更加萧条一些。

 不久,地铁和隧道会成为人们过江的主力,不过轮渡过江依然将会被保留下来。每天清晨和下午,往返于浦口和下关之间,短短的十几分钟,带着对新的一天的开始和过去的一天的疲惫,在这小小的甲板上放下一切,举目四望,也是一种悠然自得的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