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照沧桑话古城--从一张老照片探讨南京老城南的变化
随心而笔
作者:龙腾   编辑:老邵
2017-03-21

朱偰先生《金陵古迹名胜影集》航空测量队制

主题南京 邵世海(老邵)拍摄

 今天上午,朱偰先生《金陵古迹名胜影集》里的一张航拍旧照引起了我的深刻思考。这张照片摄于八十年前,反映了南京的城南旧貌。朱偰先生道:“此系聚宝门东城角,秦淮回环,长江映带形势极雄”。而今天,对比主题南京老邵拍摄的照片,这一带已经是高楼林立,除了城墙绵亘、秦淮回环之外,再难见昔日南京城南历史街区的风貌。唯一欣慰的,便是远处老门东及大报恩寺塔的重建,与悠悠秦淮河水相互照映,依稀可窥昔日城南风采。
 或许有人说“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高楼大厦是时代的气息,有何不好”?
 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不是南京古城的错。纵观世界上的诸多历史名城,大到巴黎、罗马,都很注意老城区的风貌保护,在老城边上建造新城;而巴黎在老城区建了唯一的一座高楼蒙帕纳斯大厦,就下禁令不能再在老城区建高楼了。这样的理念,其实进入我国的时间并不晚,就在百年之前的南京,我们的第一个城市规划《首都计划》就明确提出在今天的中山陵以南建造行政中心。而解放后的“梁陈方案”,不也是规划保护北京古城及中轴线,在公主坟一带建设新城吗?其实中国也有一座城市,相对较早地注意保护古城,而且经济发展也绝不滞后,这就是近在咫尺的苏州。为什么我一到苏州的园林,就乐而忘返?因为在苏州的园林中,我看到的天际线还是那一抹檐角、挑起成荫的树冠。我们可以试想,如果早就规划在雨花台区建设江苏省及南京市新的行政中心,带动发展江宁新城,那么南京老城是否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起来?同时摆脱了老城交通、用地的束缚,南京的城市与经济发展是否会有另一番景象?当然,历史没有如果,只是希望今后,我们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的城镇化发展,可以亡羊补牢,统筹规划。

巴黎老城区内只有左下角一座高楼(蒙帕纳斯大厦)

卢浮宫、凯旋门中轴线的延长线上的拉特芳斯新城区高楼林立

卡萨布兰卡,新城区与老城区一墙之隔

 或许有人说“看这些城南的老街区阴暗潮湿,根本不宜居,没住在里面你哪有体会”!
 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也不是城南历史街区的错。前两个月在摩洛哥旅行,那些中世纪的阿拉伯街区宛如迷宫,从外面看破旧不堪,可是里面的庭院却让人流连,改造的酒店不仅价格高于星级酒店,其餐饮在“到到”美食网上也名列前茅。只要用心改造,换骨不脱胎,又有何不可?苏州的平江府路、山塘街,不也是一个样例?怎么南京的老城南就错了呢?现在民宿很火,看那些什么“爆改老宅”的例子,还能这么说吗?

摩洛哥非斯中世纪古城鸟瞰

摩洛哥非斯中世纪古城虽然破旧却独具风韵

宛如迷宫的非斯老城区街巷

一墙之隔的庭院酒店

非斯老城庭院酒店房间内部

前面是洋的,这里来个本土的,苏州平江府路,有风貌、有旅游、有文创、有商业,更有原居民

 最后,再聚焦历史古迹。大报恩寺塔是历史问题且不论,而老门东确实是在拆除后十年之内再起的假古迹。在老城南被推倒的时候,有多少活着的古迹与民居被掩埋?那些拆除的石栏瓦片、木雕井沿,只是支离破碎的文物,再也承载不起活着的老城南。今天看到宋博士转发的一则消息,“我国23年时间消失了4.4万处不可移动文物”,这一数字一换算,每天就少了五处,确实让人痛心。
 今天上午,在CTT效能教练创始人顾敬松先生谈及“使命、愿景、价值观”的激励下,写下这些。因为我们意识到,无论是城市规划、历史街区风貌保护,还是文物古迹的保护,都需要我们有一颗充满责任的心,也许漫不经心消失的东西再也回不来。我们都是南京人,不想我们的子孙后代,指着千城一面的高楼说这是我们的家园。

 撰稿 龙腾
 1979年出生于南京,在南京生活三十载,为“主题南京”团队核心成员之一。自幼痴迷中国传统文化,崇拜苏东坡、徐霞客,热爱读书、旅行;现从事旅游规划、策划行业,著有《万里千年——丝路手记》、《蜀道的前世今生》。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