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刘裕皇陵仅剩石兽一对
媒 体
作者:江南时报 黄勇 摄/秦怀珠   编辑:老赵
2015-01-13

江南时报、“主题南京”联合推出南京“古董铺”里寻六朝系列报道之三

    170 年的南朝(公元420 年—公元589 年),皇帝像走马灯一样换个不歇。但有个皇帝却是历史忘不掉的——他颇具文治武功,他的名字被命名为中草药,他就是南朝刘宋开国皇帝刘裕。
    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中“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这句说的正是刘裕。然而这位“寄奴谈笑取秦燕”的皇帝,如今只剩初宁陵前一对苍凉石兽展示给世人。27 年前的今天这里正式被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现状]  现实中的初宁陵天天吃灰

    南京“麒麟镇”“麒麟铺”“麒麟门村”等几个名字,正是来自于南朝开国皇帝宋武帝刘裕陵墓——“初宁陵”前面的两只麒麟石刻。

   
    记者出了地铁二号线马群站,费了一番周折来到了麒麟街道麒麟铺上的初宁路。一块写着“初宁陵石刻”等字样的石碑,孤零零矗立在马路边。几步之遥,是分列道路两边、被围在两处铁栅栏中的一对雕刻粗犷、古朴的双翼雄性石兽。东为双角的天禄,四足已失,已经残缺不全。记者看到,其目嗔口张,昂首宽胸,颔下长须垂胸,腹侧浮雕双翼,翼前部作鱼鳞状,后部饰五根翎毛,翼状秀美。通体饰勾云纹,极富有装饰意味。西为麒麟,独角,体态与天禄对称,仅头略向前,独角尖已残断,翼后部饰六根翎毛。

  
     不过,随着1593 年的时光流逝,如今,石刻身上早已裂痕纵横,且有粘黏修补的痕迹。麒麟腹部垫有两块石墩支撑,天禄则因四足不全,四足处各置方形石柱的支撑,但它们都仍然倔强地挺立着,透着一股雄浑苍茫之气。
    马路上飞驰而过的渣土车、运货卡车、各式轿车、农用机车等,不时激起漫天的尘灰,一层层地覆盖着路旁的天禄、麒麟。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记者注意到,每逢卡车经过时会导致地面微颤,日久难免有增长石刻身上裂纹之虞。而事实上,南京许多著名的南朝石刻,都在默默承受着这样的命运。

[历史]  历史上的初宁陵如何来?

    刘裕祖籍彭城(今徐州),幼时母亲去世,因穷请不起奶娘,最后由舅舅家收养了他,遂改小名为寄奴。36 岁前,刘裕一事无成,做过农夫,砍过柴火,做过混混,嗜赌如命,跟刘备一样靠贩卖草鞋为生,36 岁,刘裕走投无路,不得已选择从军,糊口填饱肚子。
    著名的“淝水之战”,包括刘裕在内的北府兵(多为逃避北方战乱而来的流民组成)成了主角。有一次,北府兵首领刘牢之派刘裕率领几十人去侦察敌情,路上恰恰碰上了大队敌兵。刘裕率众奋勇冲杀,从河里杀到岸上,最后只剩下他一人,一直坚持到大队人马前来接应。从此他威名大振,成了北府兵的著名将领。
    公元420 年,刘裕正式废晋恭帝司马德文,自立为帝,国号宋(与后来的宋朝相区别,史称刘宋),仍立都建康(今南京)。辛弃疾曾用“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这样豪迈的诗句来赞扬他。
    称帝的第3 年,这位时年60 岁的“马上皇帝”便因积劳成疾,一病不起。史载,永初三年(公元422 年)七月裕下葬于“丹阳建康县蒋山初宁陵”,谥曰武皇帝,庙号高祖。这也是继历史上第一个定都南京的皇帝孙权之后的第二座皇帝墓。

[保护]  南朝石刻将进行原址保护

    “天禄、麒麟的石刻原来相距54.5 米,东边的天禄倒在水里,很少人注意。1956 年9 月,扶起并维修时位置有较大的移动。现相距23.4 米,但头部朝向未变。”“主题南京”网站“微学术创作团队”的老邵说。
    未来的初宁陵周边蓝图也非常美好。江宁区文化局有关人士介绍,按照南京明外郭—秦淮新河百里风光带的规划,仙鹤门至麒麟门段将建成5 大公园,其中包括仙鹤门遗址公园、龟山遗址公园、萧宏墓公园、麒麟关公园、初宁陵公园。“不过市里在制定大的南朝石刻保护规划,所以迟迟没有开工。”
    而南京市文广新局文物处处长吴靖告诉记者,南京市目前正委托中国文化遗产院着手编制《南朝石刻保护规划》,经过未来的多轮完善后,规划方案最终将由江苏省政府上报国家文物局。这份规划的总体思路是对南朝石刻进行原址保护,除了划定文物本体的保护范围,还会对石刻周边建筑的高度、体量、外观等环境因素进行控制。届时,南朝石刻将会拥有与之配套的保护设施和文化景观,不再孤零零地矗立在荒野之上。

[论点]  石刻应该是宋文帝长宁陵的

    几年前,南京市博物馆原考古部副主任王志高(现为南师大文博系教授)经过研究考证认为,长期以来麒麟铺南朝陵墓神道石刻被定为宋武帝刘裕初宁陵石刻值得商榷。他称,该石刻更应该是同在钟山东南、与初宁陵相近的刘裕之子宋文帝长宁陵前的石刻。
    王志高认为,东晋陵前神道两侧只设竹木制的“标”或“凶门柏历”一类标志性建筑,故极易损毁。《宋书》记载:“孝武帝大明七年(公元463 年),风吹初宁陵隧道口左标折。”可见宋武帝初宁陵前仍设这种简易的“标”。古文献还记载,刘宋孝武帝刘骏在位时曾对陵寝制度进行了很大的改创,南朝陵墓神道石刻的始创就源自刘宋孝武帝刘骏为乃父刘义隆辟建的长宁陵。另外,从中国古代家族的埋葬规律来看,比较历史记载的初宁陵和长宁陵二陵位置,初宁陵在西,推测在今马群一带,而长宁陵在东,可能就在今麒麟铺石兽西北侧不远的地方,符合六朝陵墓尊者居右的埋葬规律。

[小常识] 天禄与麒麟仅见于帝陵

   

   
    南朝陵墓前石兽分三种:天禄、麒麟与辟邪。一方面作“守护”墓主之用,另一方面无疑是显示墓主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成为万民共戴的至尊。三种石兽形态基本相似,区别在于,天禄顶部雕饰双角,麒麟为独角,而辟邪则无角。天禄和麒麟的出现,往往被附会为圣贤的降生,是太平盛世的表现,故而被南朝统治者置于墓前。辟邪之名,最早见于《汉书·西域记》和《后汉书·灵帝纪》,当为辟除邪恶而设。天禄与麒麟仅见于帝陵,辟邪则专用于诸侯王墓,等级严明,不能随意僭越更改。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