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帝长宁陵石刻,到底去哪儿了?
媒 体
作者:江南时报 黄勇   编辑:老赵
2015-01-19

江南时报、“主题南京”联合推出南京“古董铺”里寻六朝系列报道之四

    南朝宋开国皇帝刘裕“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但子孙不肖,“遥望建康城,小江逆流萦,前见子杀父,后见弟杀兄”说的正是其子孙后辈的故事。
    在这些后代中,宋文帝刘义隆在历史上很有名,他执政30年,创造了“元嘉之治”的盛世,他的治国方略,一直影响到唐宋元明清。然而,刘义隆的陵墓——长宁陵在哪儿,甚至石刻是否存世都是个谜。

长宁陵石刻在哪儿,有两个说法

狮子冲还是美国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

    宋文帝刘义隆长宁陵疑为狮子冲的南朝石刻一说,最早见于原江苏省文物局副局长、著名文物专家朱偰于1936年出版的《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但朱偰先生同时也说,有传闻此为陈朝的第二代皇帝陈文帝陈蒨的陵墓永宁陵。而著名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罗宗真在其《魏晋南北朝考古》一书中,对长宁陵、永宁陵二说进行综合分析后得出结论,此陵为宋文帝之长宁陵,但石兽则为齐梁时期重塑,原石刻已于齐武帝时期被迁走,今已无存。
    狮子冲南朝石刻,位于南京市栖霞区栖霞大道东侧,在其西侧自十月村至甘家巷一带,是南朝萧梁时期的王侯墓葬群,梁武帝的兄弟及部分侄辈集中埋葬于此,有萧景、萧秀、萧融、萧憺、萧恢、萧映、萧伟等7处南朝石刻。而具有南朝帝陵石刻规制风格的狮子冲南朝石刻即出现在这一地区,因此朱偰、罗宗真有此一说。

    
    记者在现场也看到,狮子冲这两尊石刻,帝王之气十足。东为双角天禄,西为独角麒麟,保存完好,雕刻颇为精美。麒麟昂首挺胸,正视前方,头上独角,角上有三个圆柱,双目暴突,宛如圆珠,身上还有蕙草一样的浮雕装饰,显得华美艳丽,光彩照人。双角天禄造型与独角麒麟相似。
    而另一说法更玄乎,有专家认为,刘义隆长宁陵神道石刻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内。
    《海外藏中国历代雕塑》中收录了两尊与江苏颇有渊源的雕塑——神道石刻。其中有一尊美国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馆藏石麒麟,朱偰指出,“观其作风,雄浑沉着,显系六朝初期刘宋时代作品”。南京艺术学院的林树中教授经过考证认为,该麒麟应该是南朝宋文帝刘义隆的长宁陵神道石刻,是被古董商盗卖到海外的。

两种说法,似乎都不“靠谱”

狮子冲石刻可能是萧统墓,美国馆藏石刻比南朝石刻小

    对这些玄乎的说法,“主题南京”网站的老邵一一进行了说明。
    “虽然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我们‘主题南京’没人去过,但去过的人有照片。”1月17日晚,老邵给江南时报记者发来了“证据”。这篇题为“守望汉唐——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藏中国陵墓石刻”的文章中,注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早期资料显示这对有翼石兽来自河北内丘,年代为5至6世纪;而现在的说明牌上标注石兽源自河南,年代为4至5世纪。但是,河南只有商丘,没有内丘。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学者王鲁豫为了确认发现地点,对“内丘”做了实地考察,“内丘”应是河北省邢台地区内丘县。据当地老人回忆,1937年“七七事变”前,有外国人从该县吴村、十方村两处,以每件400大洋的价格,买走三件被本地人称为“飞马”的石兽,从官庄火车站装运出境,下落不明。
    记者从文章中所配的石刻照片中看到,两尊石刻体型明显偏小。老邵说,这两尊石刻应该是汉代陵墓的石刻,充满雄强之风与张力,但体型要比南朝石刻小。



   
    而狮子冲一说更是被事实“驳倒”。老邵说,狮子冲疑似帝陵考古在2013年曾引起轩然大波,并被媒体报道,但最终的考古工作让墓主的身份逐渐“清晰”。西侧的大墓中发现了“普通七年”纪年砖,“普通七年”是公元526年,是梁武帝在位的时候。“而且我们还拍过疑似写有‘大龍’字样的六朝墓砖,羽人戏龙及莲花纹砖,也可以看出该墓是南朝中期的,且具备帝陵规制。”
    南京市文广新局最终在当年也以此论点平息了风波,并基本认定,该墓可能是文学家、昭明太子萧统与生母丁贵嫔的合葬墓。

到底宋文帝长宁陵石刻在哪里?

有可能是麒麟铺两尊南朝陵墓神道石兽

    宋文帝到底长眠在哪儿?1500多年过去了,只有史志记载,如《元和郡县图志》载初宁陵、长宁陵“并在县东北二十二里蒋山(注:即钟山)东南”。之后的《六朝事迹编类》、《景定建康志》、《至正金陵新志》也都载按照六朝礼制,长宁陵与刘裕“武帝陵相近”。
    在东吴、东晋、宋、齐、梁、陈这六朝中,有近40位君王在钟山之麓的南京称帝。被称为六朝文化之源的钟山,儒、道、佛、玄、神等诸多文化在当时融于一山,当时南京市文物研究所副所长贺云翱在钟山负责考古发现的“六朝祭坛”现在仍演绎着钟山上当年的传奇。根据六朝帝制,凡称帝后,必登祭坛,每年一次,故六朝近40位君王在长达300多年的历史中,至少有300多次登临钟山祭坛,祭天祭地祭祖先。在刘义隆当皇帝的30年间,每年必有两次要去登坛祭祀天地。
    而南齐开国皇帝之孙、史学家、文学家萧子显其实曾在《南齐书》中点出了宋文帝长宁陵的位置——据《南齐书》(列传第三)中记载:“上数幸嶷第。宋长宁陵隧(注:形声,从阜,墓道)道出第前路,上曰:‘我便是入他冢墓内寻人。’乃徙其表阙骐驎(即麒麟)于东岗上。骐驎及阙,形势甚巧,宋孝武于襄阳致之,后诸帝王陵皆模范而莫及也。”
    萧子显写的史书,是当代人记当代事,他注明的长宁陵的位置在他父亲的宅第附近绝对应该是确凿无误的。从此也可以看出,宋文帝长宁陵陵前道路正好在萧道成的次子豫章文献王萧嶷(萧子显之父)的王府前,而萧嶷的王府肯定是在梁时京师南京的。刘宋以后包括齐梁两朝的陵墓骐驎及陵阙大多是以长宁陵为模本的,这个模本最初则来自襄阳。襄阳近南阳和洛阳,而后两地是东汉神道石兽较多遗存的地区,所以南朝石刻相对接近中原东汉同类石兽的造型也就不难理解了。
    也正是这一记载加上墓穴位置关系等诸多证据(见南京“古董铺”里寻六朝系列报道之三),南京市博物馆原考古部副主任王志高(现为南师大文博系教授)认为,宋文帝长宁陵墓前石刻更有可能就是麒麟铺两尊南朝陵墓神道石兽。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