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京做皇帝最久的梁武帝和修陵石刻
媒 体
作者:黄勇   编辑:老邵
2015-02-02
 在南京做皇帝最久的是梁武帝,四百八十寺和唐诗格律都来自他 ,南朝陵墓石刻水准也在萧梁时期达到了顶峰

 南朝梁代的开国皇帝梁武帝萧衍在位时间长达四十八年,是古代在南京称帝时间最久的君主。南朝到了梁武帝时期,国情也相对和平——史书云:“五十年间,江左无事”,就是说当时政治稳定、经济繁昌以及文艺鼎盛。

 主题南京”网站介绍,南朝陵墓石刻在萧梁时期,无论造型,雕塑技法,礼仪制度等方面,都得到了重大的发展。尤其是神兽石刻兼具刘宋时期的古朴雄奇与萧齐时期的精琢细饰,独具神韵,达到了南朝时期的最高水准。

    A

 梁武帝修陵石刻堪称孤品和极品


 “以狮子为原型的神兽石刻水准,到了萧衍修陵达到了顶峰。”“主题南京”网站负责人观阳介绍,梁武帝萧衍好佛、崇艺,开南朝一时文物之盛。今世所存的南朝石刻,有大半成于梁武帝时期。

 天禄石刻是南朝石刻的杰出代表之一

 记者在丹阳三城巷看到,修陵神道石刻仅存天禄一件,身长约3米左右,高度较其他南朝石刻略矮,步伐矫捷但不大。特别的是,其头部硕大,体态健硕,颌下象征长寿的飘飘长须垂于胸前,神采奕奕;身体部分有双翼及翎羽,昂首挺胸伫立状,非常威风。

 记者注意到两个细节,这个天禄的双角镂空,雕于头顶,与后颈相连,是南朝天禄石刻中罕见保存完好的。这样的镂空雕刻技法,在南朝刘宋、萧齐梁代非常罕见,也不见于后世,堪称南朝石刻中的孤品和极品。

 另一个细节是,这个天禄的眼睛也是南朝石刻中雕刻得非常精美的。双眼硕大且凸起,炯炯熠熠,杀气顿显,这种技法也被后世石刻所继承。

 萧梁时期石刻追求崇高庄严的神韵

 “南朝石刻的雕刻艺术,在梁武帝时期,应该是达到了至臻境界。”“主题南京”网站的老邵介绍,梁代神兽石刻在齐代曲柔、华美、飘逸的基础上向崇高庄严、敦重浑厚的神韵方向嬗变——一改南齐石刻多重想象、重技法、重绘画与雕塑一体的风格,而更重写实、重精神、重表现力。石刻刀法也更加成熟,简练之中,却将俊朗威风展现无余,非常类似于同一时期南京栖霞寺千佛岩石窟中的佛像。

 老邵介绍,修陵的天禄姿态伟大而庄严,究其局部不如齐陵之飘逸,但整体而言,威武勇迈远胜过齐代帝陵。其他梁陵的神韵塑造也远高于齐代,例如萧衍三子、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的石兽,它眼睛的刻画与长啸的肌肉塑造,都是以往所不能达到的。“眼睛的雕刻技法应该是始于南齐,但萧梁石刻的眼睛要更大且更加外凸一些,正是该时期石刻独具神韵的特别之处。”

 解开历史密码,要把南朝陵寝划为几大陵区

 在丹阳三城巷一带,梁武帝萧衍和父亲萧顺之建陵,而梁简文帝萧纲的庄陵,相邻均只有不到五十米的范围。其中萧顺之的建陵也是南朝现存最具规格的陵墓,存陵前石兽、神道石柱及石龟趺座各一对,另外有几个用途不详的方石。老邵介绍,神道石柱圆形的莲花座云板,明显是受到了印度传来的佛教文化影响;而带有瓦楞形凹纹的柱身,极具希腊和亚述风格。“可见梁武帝萧衍的崇佛热潮,让中国历史上的对外开放和文化交流,早在南北朝就开始了。”

 “主题南京”网站也据诸多考证将南朝陵墓划分为几大陵区,其中最具代表的是以初宁陵为中心的南京马群-麒麟门刘宋陵区,以泰安陵永安陵为中心的丹阳水经山南齐帝陵区,以建陵、修陵为中心的丹阳三城巷梁代帝陵区,以萧融墓石刻为中心的南京甘家巷梁代亲王墓区,以石马冲石刻、萧正立墓石刻为中心的南京江宁东麓齐梁王侯墓区。 

 观阳说,南朝陵墓石刻尤其是萧梁石刻体现了南朝时期的三个重要的陵墓制度——聚族而葬制度,侨郡侨乡(偏安的南朝怀念北方原籍州﹑郡﹑县的名称,在南方聚居之地取同名)制度和神道制度。这为后世解开墓主人是谁等历史谜案,提供了一定的方向依据。”

 B

 萧衍在南京的“印记”


 “唐诗的格律是在南朝萧梁时定下的。”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南京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莫砺锋介绍,南京是南朝的首都,又是全国的文化中心。梁武帝萧衍的大儿子是昭明太子萧统,主编《昭明文选》,第三子简文帝萧纲,第七子元帝萧绎,父子几个均为诗人。萧衍还和沈约等著名诗人结为八友,共同制定出了诗歌的平仄格律。

 梁武帝本人一生纵横捭阖,博学多才。在他的带动下,涌现了《宋书》作者沈约、画家谢赫、《文心雕龙》作者刘勰等高士总结艺法,对后世影响非常深。

 第一个“皇帝菩萨”却错失达摩

 梁武帝萧衍还是历史上“佞佛”皇帝中最有名的,也是中国第一个和尚皇帝。在萧衍统治末年,建康“佛寺五百余所,穷极宏丽”。古诗中所写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如实描绘了当时的南京,门西至今仍留存有瓦官寺。

 萧衍笃信佛教,不仅常常亲自讲经解义,更过分的是他贵为士庶万民的“皇帝”,曾三次“舍身”,自进有南朝首刹之称的同泰寺(今已不存,据传在太平北路、珠江路一带 )等为“寺奴”,而且一次“舍身”比一次“舍身”的时间要长。原来,萧衍是为了让大臣们公私齐凑钱财为他“赎身”,三次“赎”皇帝,佛寺共敛财三亿多万的钱。

 不过,这位爱佛的皇帝却错过了禅宗初祖达摩。据幕燕公司党支部委员会副书记胡京生介绍,萧衍在接见达摩时问:“我应该有很多功德了吧?”可达摩祖师却说没有功德,因为梁武帝修的只是福德或福报;又直言“佛在心里,心即是佛”。双方面谈不契,达摩随后一苇渡江,北上北魏都城洛阳,后来成就了嵩山少林寺。“但幕府山至今还留存有达摩一苇渡江前休憩的达摩古洞。”

 享国第四的皇帝,却因“侯景之乱”国破病饿而死

 老邵介绍,萧衍三十八岁登基,八十六岁死于侯景之乱,在位四十八年。在南朝的二十四位皇帝中,梁武帝的统治时间固然为最;在中国古代众多帝王中,也是屈指可数的几个享国最久的皇帝之一,只略逊于康熙的六十一年、乾隆的六十年和汉武帝刘彻的五十三年,与明神宗朱翊钧并列第四。

 萧衍的结局却不能和汉武或康、乾同日而语。他佞佛失去民心,且不纳众谏,滥行恩赏于机诈多变、从北齐来降的侯景。后来侯景攻陷建康,城中十余万男女只剩下二三千人;萧衍最终活活病饿死于台城(注:东晋和南朝的朝廷禁省和皇宫的所在地,非明城墙台城)。他对历史的功绩只能淹没在“南朝四百八十寺”的烟雨传说之中。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