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陵规制的墓为何葬在王侯墓区?
媒 体
作者:江南时报 黄勇 摄/老邵   编辑:老赵
2015-02-10

江南时报、“主题南京”联合推出 南京“古董铺”里寻六朝系列报道之七

    在南京,没有一处陵墓有着这么多的悬疑,没有一处陵墓像它一样充满着故事。它就是南京栖霞区狮子冲有着“帝王魂”的南朝陵墓。其陵前石刻被认为是南京陵寝石兽中最为精美的。
    《栖霞区志》如是记载,神道前两兽都为瑞兽,双角为天禄,独角为麒麟,它们在守护一座南朝帝陵——永宁陵。然而诸多事实已经推翻了这一帝陵定论。

   探访

    麒麟四蹄    有凌空欲飞之势

    南京东北角、栖霞山西南方千米之外,有两座名为北象山、南象山的小山。


  
     这座南朝陵墓就位于南象山麓。记者驱车绕着村庄前前后后问了一圈,村里的老人竟都指错了方位,最后倒是一位骑着电动车的年轻小伙子指明了方向。自村中穿出,经南象山公墓、基督教公墓,路至尽头,一处大铁门虚掩。
    记者正在担心私人院落不能进入的时候,院中主人出来了,听说是来找南朝石刻的,非常客气,并告知:“走到头,鱼塘旁边就是。”
    崭新的围网看上去是新起不久,不过有一扇倒在了地上。穿进去,虽满眼都是枯萎的芦苇,但双角的天禄、独角的麒麟两石刻赫然昂首挺立。只见两处石刻均以整块白石雕凿而成,色泽温润如玉、大气美观,而不失精巧雕琢——两只神兽均双目暴突,宛如圆珠。鼻孔圆深,张口含舌,舌尖微翘,下颏须髯飘洒胸前。胁侧双翼,尾巴骨节隆起,骨节两侧装饰有对称的卷云纹,刚劲有力。看上去,这里的石刻面目没有其余神兽那般可怖,甚至还有几分可爱。
    不过,与南朝其他石刻足上五趾平踩石面不同,西侧的麒麟双翼外张,足上五趾翘起,仅后掌着地,仿佛猎物于前,又仿佛四蹄有凌空欲飞之势,已然蓄势待发。宋人曾有诗云:“千载石麟相对立,肘鬃膊焰故依然”,这处石刻可谓真实写照。


   
    再细看,西侧麒麟除遍布全身的裂纹及残损的爪齿外,周身纹路雕刻,保存非常完好;或许是得到了神灵的庇佑,风雨侵蚀的程度远较其他南朝石刻为轻。东侧天禄曾经身首异处,后以水泥粘连,但四足平踏。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前几年闹出的帝陵开挖风波以及前不久的萧憺墓前石碑偷拓案,这里还装上了监控探头和文物保护警示牌。

   疑问

    5个可能的主人,谁最靠谱?

    之所以说这处陵墓悬疑,也正是因为具备帝陵规制的天禄和麒麟。它们是皇帝陵墓前神道才有的石刻。而根据南朝聚族而葬的制度,萧梁几位皇帝都安葬在丹阳,而距狮子冲不远处却是梁武帝诸位兄弟的安葬集聚地——甘家巷梁代王侯墓区。
    为何狮子冲突兀“冒”出这样一座帝陵级别的陵墓?业内关于此陵墓的主人共有5种说法。
    现场陈文帝永宁陵的全国文保碑尚存,这显然是曾被业界普遍认定的。其他4种说法分别为:著名文物专家、江苏省原文物局副局长朱偰先生曾考证这里为宋文帝的长宁陵。日本学者町田章的《南齐帝陵考》中认为,狮子冲南朝石刻的风格,与丹阳齐高帝、齐武帝、齐宣帝等陵前石刻颇为一致,故认为此处石兽亦属齐代帝陵遗存。还有一说为该处雕刻风格与保存状态更像是萧梁中晚期的陵墓,有可能是梁武帝萧衍少子——梁元帝萧绎的陵墓。此外还有传得较多的梁武帝萧衍长子——昭明太子萧统的安陵一说。
    2013年,狮子冲帝陵级别陵墓考古掀起轩然大波。诸多专家质疑南京此举违反了我国文物保护“不主动发掘帝陵”的惯例,最终国家文物局邀请全国众多著名有关专家,组织召开了南京狮子冲墓地考古工作座谈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透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考古时在墓中发现了砖身上刻有“普通七年”的纪年字样。
    因“普通七年”为公元526年,还是梁武帝萧衍在位的时候。这一说法实质上已经推翻了除了昭明太子外的其他4种说法。而考古现场两座高规格墓葬相连,又让昭明太子一说更加显得可信。据史料记载,公元526年11月,昭明太子的母亲丁贵嫔去世。尽管昭明太子辞世是531年,但无比孝顺的他辞世后,还是极有可能与母亲合葬的。而且历史上,皇帝未逝,先死的太子以皇帝规格厚葬之,并与生母葬在一起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三点说法证明不是昭明太子之墓

    不过“主题南京”网站经各方考证后却有不同的观点。
    根据《建康实录》《元和郡县志》和《景定建康志》等唐宋时期的史料记载,昭明太子陵位于上元县(注:南京地区的一部分)东北35里或54里的“查硎山”或“贾山”一带。该网站负责人观阳认为,《建康实录》和《元和郡县志》均为唐书,但两者对昭明太子陵墓位置的记载,折合成现在的算法,相差近12里之遥。如果昭明太子的安陵有明显的标志物的话,一般不会出现同一朝代学者竟有如此大的偏差。“所以昭明太子陵位置在唐代应该就已经失考,二书均系推测。”
    “从狮子冲与甘家巷的距离看,狮子冲属于甘家巷梁代王侯墓区,而不应该是一个单独的墓区。”观阳说,第二个理由是,根据南朝世家大族埋葬规律和制度,无论昭明太子还是其母丁贵嫔,都不太可能埋葬在这个墓区。因为昭明太子是梁武帝之子,以其身份不应该与其伯父族兄葬于一处,而其母亲丁贵嫔,更不应该跟“老公”萧衍的兄弟葬于一处,这无论于当时的上层礼制,还是平民的丧葬习惯,都是不合适的。
    第三个理由是,南朝时期,墓葬石刻是墓主人身份的象征,也是最能代表墓主人地位的遗存。但史料记载,与梁武帝萧衍之孙、昭明太子萧统第三子——萧詧[chá]有杀父之仇的杜崱[zé]兄弟,在入据台城,平定侯景建康之乱后,“及建邺平,崱兄弟发安宁陵焚之,以报漆之酷,元帝(萧绎)亦不责也”。那么基本可以肯定,安陵的墓葬石刻已经被杜氏兄弟彻底毁掉,而不可能以狮子冲石刻的俊逸挺拔姿态留存至今。“如果对墓主恨之入骨到发其骨、烧其墓的地步,而丝毫不损毁墓前高大的石兽,实在难以想象。杜氏兄弟毁昭明太子之墓,烧其骨,元帝尚不追究,而梁元帝或其后的陈代为安陵补修石刻的可能性也很小。”

   观点

    梁武帝或以帝王规格    安葬有功长兄于此

    那么狮子冲这处具备帝陵规制的陵墓主人究竟是谁?观阳提出了一个“前无古人”的看法——极可能是梁武帝的长兄、长沙宣武王萧懿的。
    观阳介绍,萧懿,是梁武帝萧衍的长兄,梁文帝的长子。萧懿为南齐屡建奇功,被加封尚书令、都督征讨水陆诸军事。然而,皇帝萧宝卷正在猜忌大臣会否功高盖主,太监茹法珍诬告萧懿谋反,最终萧懿被赐死。萧懿死后,其弟萧衍拥立齐和帝萧宝融,追赠萧懿侍中、中书监、司徒,宣德太后临朝,改赠太傅。公元502年,萧衍建立南梁王朝,追封大哥为丞相,封长沙王,谥号宣武。在《梁书》中有这样的记载:“给九旒[liú]、鸾辂、厓辌车,黄屋左纛[dào],前后部羽葆鼓吹,挽歌二部,虎贲班剑百人,葬礼一依晋安平王故事。”也就是说,萧懿的葬礼,是跟晋宣帝司马懿的弟弟、晋安平王司马孚受到的厚葬是一样规格的。
    九旒、鸾辂、厓辌车、虎贲和羽葆鼓吹意味着什么?观阳说,九旒、鸾辂、厓辌车,均为皇帝葬礼专用的器具。所谓虎贲,就是皇帝专用的仪仗队或者亲勋卫士,能享受虎贲护卫的葬礼,也是帝王规格的。
    综合以上,观阳认为,萧懿于梁武帝有难报之大恩,并为萧衍取齐建梁做了很多事情。从梁武帝对萧懿封爵,赠与帝王葬制下葬,就足以体现梁武帝对其长兄的感激和报答。尽管史料上并没有记载萧懿的葬地,但是根据南朝帝王墓葬的分布规律和南朝世家大族聚族而葬的礼制要求,萧懿无疑应该葬在甘家巷墓区,且享受高其他兄弟一筹的墓葬规制。“虽然有关史料中并无萧懿墓位置和萧懿墓有石刻遗存的记载,但种种根据表明,狮子冲南朝石刻墓主为萧懿的可能性似乎更大。”
    “萧懿虽没做过皇帝,但是他的儿子萧渊明曾被北朝的齐立为傀儡皇帝,另外一个‘牵手’相连墓的主人有可能正是萧渊明的母亲,被萧渊明迁葬于此。”观阳说。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