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代开国皇帝到底葬在哪里呢
媒 体
作者:黄勇   编辑:老邵
2015-03-12

江南时报、“主题南京”联合推出 南京“古董铺”里寻六朝系列报道之八

    南朝陈,这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以姓氏为国号的朝代,也是南朝最后一个朝代。
    陈代开国皇帝陈霸先称帝仅两年后病亡,谥号“武皇帝”,史载他葬于“万安陵”(今江宁石马冲)。然而跟宋代开国皇帝刘裕等帝王的陵墓一样,位于南京市江宁区上坊石马冲的这处石刻也存着千古悬疑。




社区公园内,石刻被抬高保护

 今人对陈霸先非常陌生,因为陈朝是南北朝最弱的一个朝代,地盘最小,年头也不过32年,还出了位臭名昭著的荒唐末帝陈后主。但这正是陈武帝陈霸先了不起的原因——他把太平日子还给了江南。陈朝,看似国力孱弱,却顽强地守住了中国经济最繁荣的地区,为后来的隋唐大一统留下了最丰厚的遗产。作为缔造者,陈霸先功不可没。自登基之后,他就兢兢业业,外抗北朝强敌,内整国内民力,补充人口,恢复生产,让代表汉文明的南朝政权重赋生机。

 竖立着陈霸先“万安陵”全国文保碑的石刻,坐落在江宁区上坊片区石马冲陈陵路的一处社区公园内。

 记者近日驱车文靖东路-万安北路一线,寻访至陈陵路一线看到,这里较为荒僻,而两只石刻辟邪赫然立在丁字路口一处社区公园的枯萎草丛中,南北相向挺立。它们经过提升,站立在高高的水泥平台上,用钢结构的亭子罩住,再用玻璃围起来,明显并不利于游人观赏。记者透过亭子仔细观察,两处石刻历经一千四百多年的风风雨雨,体表风蚀严重,雕饰花纹多已磨灭不清。不过两只石刻的身躯,总体依旧呈现出较为明快、流畅的线条,且造型较为相似。它们四足交错着地,昂首张口,目光犀利,注视前方,头有鬣毛,长舌下垂,下颏须髯拂胸,胸膛挺凸,腹侧饰双翼,长尾曳地旋转成半圆形,有雄骏灵动、矫捷凶猛,似腾飞之势。与这辟邪对视,记者虽无法还原其最初的模样,但仍可感知它的剽悍气势。

 江宁上坊片区旧城改造管委会副主任吴仁飞是上坊片区的历史通。他告诉记者,石刻是2004、2005年左右被抬高,并建成公园的。“原因就是石刻风化得非常厉害,建亭子能更好地保护。”

 驻足石刻前,刻下神物的匠人早已无影无踪,但辟邪石纹上的创伤却让你恍若仍旧身处六朝古时。

最倒霉的皇帝:死后被剖棺焚尸

 自古帝王论出身,陈霸先也是寒门子弟。陈霸先为吴兴郡长城县(今浙江长兴)人,公元503年出生,字兴国。在门阀世族垄断高位的南北朝,陈霸先“一路走得”堪称不易——他因熟读兵法,追随梁武帝侄子、广州刺史萧映,屡立军功,青云直上。为了讨伐囚禁梁武帝萧衍的乱臣侯景,他起兵并连战连捷,又和另一征伐将领王僧辩合兵。公元552年3月,陈王数十万大军攻破建康城,侯景兵败。

  陈霸先、王僧辩一起拥立梁武帝萧衍第七子——萧绎称梁元帝,国都江陵(湖北荆州)。但北朝两大鲜卑强国北齐与西魏虎视耽耽,内忧外患下,陈霸先着力恢复民力,并大量迁移两广民众耕种江南,一时间,原本山河破碎的江南大地生机初现。然而两年后,西魏大军南侵,梁军不敌,元帝被杀。一国无主,梁朝危亡。北齐送逃亡北方的萧懿(萧衍长兄)之子——萧渊明南归,意图让萧渊明当傀儡皇帝。吴仁飞介绍,当时,吓破胆的王僧辩主和,竟废黜了刚即位的梁元帝之子、13岁的晋安王萧方智,迎立萧渊明为帝。

 公元555年,主战的陈霸先突袭石头城,缢杀王僧辩,重立萧方智为梁敬帝;并独掌朝政。太平二年他废梁敬帝自立,国号陈。然而,由于其匆匆称帝,未肃清各地割据势力,便于称帝的第三年六月去世,时年57岁。

 虽然称帝只有3年,不过唐史学家魏征称赞他:效命旧王朝,功勋不下曹操、刘裕;三分天下,豪杰无愧刘备、孙权。北宋史学家司马光也在《资治通鉴》里赞陈霸先,说:“临戎制胜,英谋独运。” 

 陈霸先驾崩后,他所下葬的万安陵在陈朝灭亡后不久便被掘毁,因此帝陵的确切所在地也成为后世一大疑案。据《北史·孝行传》记载,陈亡后,隋初,随隋军伐陈的王僧辩之子王颁,纠集旧部,夜掘陈武帝陵,剖棺焚尸,成为轰动当时的大事。

 陈武帝陵的遭遇,也引起古往今来文人骚客的无限感慨。明著名戏曲作家、诗人阮大铖咏《晓过石马冲》称,“古原何地不桑麻,六代陵园问曙鸦。是处石麟衔晚照,几闻笙鹤驭高霞……”。清代诗人袁枚有一首《梁武帝疑陵》诗,实际上写的就是这处陵墓。诗中写道:“古来万事风轮走,除出虚空无不朽。忽逢拦路两麒麟,欲诉前朝尚张口。一麟腹陷泥沙深,一麒僵蹲山角阴。牙须剥落麟爪尽,风雨千年石不禁。旁有穹碑无文字,万万蝇书记某吏……又闻地名石马冲,毋乃陈祖万安宫。当时须根和骨掘,规模那得还丰隆。是梁是陈语正哗,东风一阵吹烟沙。黄图我欲披皇览,白骨人谁认帝羓。呜呼!君不见,南朝二十余陵尽建康,东青无树烟茫茫。”

 吴仁飞说,这几首诗都记载在大型编年体图书《江宁文化历史大观》中,其实都是讲一代枭雄陈霸先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登上帝座,但死后却难免遭到仇敌之子毁陵焚尸,只空余“石马”作为见证。

帝陵所在地有争议,还可能葬在西善桥一带

 不过让记者心存疑惑的是,与江南时报记者之前探访的各处帝陵相比,这处陵墓非常简朴,石刻不是帝陵应具的天禄、麒麟,而是造型较为粗放的辟邪。对这一疑惑有多种说法,一说这与当时“侯景之乱”,建康城(今南京)百废待兴有关。

  “主题南京”网站负责人观阳坚决地认定石马冲石刻不是万安陵石刻。他指出,首先从石刻的大小,还有造型来看,都不是帝陵的建制,“石刻十分矮小粗放,虽纹路看不太清,但完全没有天禄、麒麟雕刻有双角、独角的痕迹,却是王侯墓前所用的辟邪石刻。”

  其次,王颁曾率领旧部对万安陵进行了彻底的毁灭性破坏。“试想如果连尸骨都已经烧了,那地面的建筑和石刻也应该毫无疑问地彻底破坏掉,怎么会遗留有石兽?同理,石碑是中国传统对墓主人一生的评价,是最能体现墓主价值的东西,仇人之子是绝不可能放过的。”

  观阳认为,石马冲石刻有可能是某位梁代王侯的墓葬,因为这里离梁建安敏侯萧正立(梁武帝萧衍六弟萧宏的儿子)的墓不远,很有可能葬有萧宏的另一个儿子。

  岁月悠悠,南朝虽然只存在了短短170年,但却历经宋齐梁陈四代,如今只剩下千年前的石兽,静卧于南京及丹阳等郊外,供后人凭吊。那么陈武帝的万安陵究竟在哪?目前史学界唯一公认的陈代帝陵就是陈宣帝的显宁陵,位于南京的南郊西善桥。观阳指出,上世纪70年代,在离显宁陵不远的宫山,有一座南朝大墓出土了规格最大、内涵最为丰富、保存最为完好的一套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至今仍是南京博物院镇院之宝之一。而大多数帝王陵墓又多使用精美花纹砖和大型砖拼壁画装饰,所以观阳推测:“这座南朝大墓很可能是陈文帝的永宁陵。而包括陈霸先在内的南朝陈其他诸位帝王是否葬在西善桥一带,只能留待科技的发达及后人的进一步考证了。”

野史- 南京盐水鸭源自陈霸先

 南京风味小吃荷香鸭肉盖浇饭就源自陈霸先,你知道吗?在南京鼓楼区滨江风光带的原下关码头候船厅“南京下关历史陈列馆”就有这样的记载。

 梁敬帝萧方智称帝没多久,北齐看出南朝的内外困顿,派出大军进攻,十万兵力集结于钟山(今紫金山)。此时,陈霸先与众军分屯幕府山、覆舟山(今九华山)等地,断敌冲要。随后双方主力部队在玄武湖北相持。古时玄武湖比现在大四倍,齐军在洼地,连日大雨,平地水深丈余,齐人昼夜立泥淖中,足指腐烂。梁军虽居处高原,但因淫雨连绵,也粮运不继,危在旦夕。

 激战前夕,有一位神通广大的部下给梁军运来大米三千斛,鸭千只。陈霸先命令下属炊米煮鸭,官兵们则到玄武湖中摘取荷叶,荷叶里装上香喷喷的白米饭,饭上盖鸭肉,每人一份,美滋滋地大吃一顿。

 “陈家的特色菜”——荷香鸭肉饭,让军士士气鼓舞。次日清晨,借着幕府山的地势,陈霸先率领梁军骑兵犹如猛虎下山一般直扑齐军阵地,十万齐军大溃,全军被歼灭。据传,后来南京市民据此,形成南京盐水鸭、南京板鸭、南京酱鸭等地方名菜。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