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时报:两百多岁的清代书社仲社堂 能挺过南京雨季吗?
媒 体
作者:黄勇   编辑:老邵
2015-04-03
 昨天的南京城大雨倾盆,雷声轰轰,但“主题南京”网站的老邵的心却揪了起来。他给江南时报发来一封题为“雨季快到了,两百多年历史的仲社堂能挺过去吗?”的求救信。
 “主题南京”在信中呼吁,高淳区这处文保单位即将面临雨季,“世界上只有一个仲社堂,她很普通,也很伟大。”

古桥不在催生疑问,仲社堂“安否”?

 八十年前,著名文物学家朱偰花三年时间拍摄和记录南京的文物和古迹,并用余生致力于南京城墙和其它文物古迹的保护。作为朱偰的追随者,“主题南京”网站也深谱今天的“城镇化进程”和“大开发”对文物古迹的破坏,因此他们一直在用业余的时间来对文物和古迹进行寻访、记录、拍摄,并呼吁全社会对文物和古迹进行保护。

 事情要从今年3月底说起,当时网站的负责人之一邵世海(以下称老邵)和站里的吴靖、小八(注:网名)到距离南京一百多公里的高淳区固城镇漕塘村寻访一处名为“下土桥文革遗存”的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然而,老邵一行人扑了一个空——到达目的地后他们发现,桥变成了2011年重建的,而文保资料中描述的桥已经不存在——因通过的汽车日益增多,不堪重负而成为危桥被完全拆除。

 看见古桥不在,三人非常痛心,因为前不久南京颜料坊地块刚刚发生市级文物被开发商故意破坏拆除的事情,此前禄口机场二期建设也曾发生过江宁区文物三清桥被建设方连夜拆除的事件。“正在聊的过程中,我突然想起来我们去年一起去寻访过的仲社堂还在不在了?眼看雨季即将到来,不知道这处文保能否挺过今年的雨季?”老邵向江南时报记者回忆。

探访惊喜之外,存担忧和无奈

 原来,2014年11月的一个周末,老邵和吴靖、小八三人在寻访拍摄了高淳区阳江镇的刘氏祠堂“嘉会堂”之后,偶然在小花村发现了另一座清代的祠堂——仲社堂。仲社堂虽建筑十分精巧,但已破败不堪。

  昨天,老邵向江南时报记者回忆,当时他们三人在拍摄完嘉会堂后,继续往村庄走,寻访其他可拍摄的文物。村里的老者们一口高淳话让他们一头雾水,幸好一位老者自告奋勇带着寻访。七拐八拐,一座门头雕塑维护世界和平的和平鸽和典型清代徽派祠堂建筑风格的建筑,让三人欣喜万分。“虽然大门紧锁,但透过门缝看到十分漂亮的雕花窗格。”老邵激动地说,当时,他们希望老大爷帮开一下门,在另一位有钥匙的老大爷帮助下,他们得以走进了这座尘封已久具有时代烙印的古建筑。

 建筑只有两进,但拍摄的过程给三人很多惊喜,除了具有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学习苏联的和平鸽门头浮雕外,还有漂亮的木雕窗格,关云长等形象的木雕斜撑等等。“让我们担心的是,虽然正厅的柱子依然完好,但墙体和部分屋顶已经坍塌。”

 老邵说,拍摄中,又来了一位老大爷,用笔在手上写了“仲社堂”三个字。

 这位老大爷的口音较轻,据他介绍,相较于村东北四五百米开外的刘氏宗祠“嘉会堂”,仲社堂主要是用于家族教育。“解放后”曾经作为粮仓使用,后来废弃。现在这座祠堂已经破败不堪,面临整体坍塌的可能,但维修需要几十乃至上百万,目前还没有维修的计划;现在也基本处于无人管理状态,话到此时,老人眼里透露出了担忧和无奈。这一幕也让老邵至今回忆起来,仍然揪心。

传奇清代书舍,引发“主题南京”呼吁

 仲社堂的故事其实很传奇。南京市文广新局有关人士介绍,当时的高淳县(目前已改为高淳区)文化局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中,在阳江镇发现了这处清代家族教学书舍,其古建风貌尚存。

 仲社堂建于清康熙二十年。据《中山刘氏宗谱》所载:清吴淞进士王鼐,清著名学者房廷正等名人,曾为该书舍作序。至今《文昌会序》、《丹湖书舍序》等碑文仍记载于刘氏谱端。该书舍建造以来,曾有各地文人名士到此讲经传学、任教。询问该村七八十岁的老人,他们能回忆起儿时在此读书的情景。书舍中培养出一大批人才,也使该地一时人文昌盛,成为水乡地区的一处重要教育基地。

 该人士介绍,仲社堂建筑原共前后二进,坐北面南,堂间悬挂《勅命荣封》匾,可惜在文革中散失。如今这组建筑只存后进,二进间有一长方形天井。天井在古建筑中,不仅通风采光,道家具有“天人合一”之理念,其屋面四斜水,又称“四水归堂”,在风水中因“水”主“财”,又称“肥水不外流”。书舍古建用材较大,木雕斜撑凿出涉及刘氏祖先“刘备、关云长、张飞”等人物典故,额枋雕福、禄、寿三星图,所凿人物形态栩栩如生,是保存清康熙年间的一组精致木雕。书舍中,沿左右山墙至堂间,仍保留着16间刘氏支房存粮用的木板谷仓,堂间作为课堂。

 仲社堂代表着水乡家族教育制度,也体现着中华民族传统宗祠文化和宗族观念,为研究清代地方教育发展史,保存了一处典型场所。为此,“主题南京”网站呼吁:“社会应对高淳的祠堂建筑和宗祠文化进行关注,家族观念和宗祠文化是我们民族的根,我们不能忘记,更不能背叛。”,“对待文物的态度就是一个政府、一个社会良知的体现。”

 老邵说:“文物不会说话,但它们是我们民族文化和精神的载体,本不应该用金钱来衡量,但我们所处的这个物欲时代文物或因动了谁的奶酪或因当权者漠视和懒政下被破坏、拆除、烧毁、倒塌……”

官方回应>>>

 仲社堂有望纳入文物修缮“队列”

 如果得不到及时的维修,仲社堂还能“撑”多久?值得庆幸的是,昨天,高淳区文化局积极予以回应。

 该局文保所所长马永山“开门见山”讲了一个好消息。马永山说,他们正在积极争取,力争早些将仲社堂纳入近期的高淳文物修缮“队列”中。“这处建筑损毁有30%左右,再不修是不行了。”

 马永山说,仲社堂所在低洼地势的运粮河边(今称水阳江),1954年高淳发大水应该淹过,修理后出现了和平鸽的门头浮雕。“这里最大的特色就是有存粮用的谷仓,很有特色,应该办过学。”

 “嘉会堂的修缮完全是村里生产队掏的钱,修得很好。这次仲社堂修缮我们正在争取政府能掏一些经费,生产队再出一些。”马永山说,高淳区政协也提了一份高淳古民居的提案,呼吁全社会关注高淳古民居。

 马永山告诉江南时报记者,经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排除高淳老街,高淳有历史价值的古民居达近百处,年代从晚清到民国。“高淳的古民居多为‘一颗印’的格局,前后两进走马楼,或‘倒覆水’走马楼,与南京主城和安徽的古民居风格都有所不同。

 “拆掉老宅,木结构砖瓦一钱不值,但如果能修缮,那就是高淳的资源。”马永山说,高淳也正在考虑设置专门的古民居修缮经费,或者通过解决古民居内居民宅基地的问题,让住户腾出来,再对这些古民居进行修缮使其重新焕发生命。“在这些实施前,我们准备先对所有的不可移动文物进行挂牌保护。”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