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朵小花帮助揭秘南朝神秘石兽身份
媒 体
作者:金陵晚报 于峰   编辑:老邵
2015-06-30
 南京六朝博物馆的展厅内,有一件残缺的南朝石兽,很可能是南朝王侯墓前神道旁的守墓神兽。这件石兽出自南朝的宋、齐、梁、陈哪个朝代,当年它位于何方,属于哪位南朝王侯的墓,现场的说明牌并没有明确指出。事实上,在六朝考古界,这件石兽的身份也一直是一个谜。
    在网上,由一群关注南京文物古迹的“80后”、“90后”年轻人组成的“主题南京团队”颇为活跃,最近,他们发表文章提出观点,这件神秘的石兽是南朝齐的遗物,可能与一位短命的少年皇帝有关。

身份一直是一个谜

 “这件石兽在业内被称为‘蒋王庙失考墓石刻’。”“主题南京团队”的主要发起人老邵告诉记者。“蒋王庙失考墓石刻”是2003年被发现的,当时,南京市博物馆学者邵磊在参加蒋王庙明岐阳王李文忠墓园环境整治时,在墓园杂物间发现了这件有翼的南朝神道石兽。
 石兽长约1.65米,残高0.80米,其尾部与四肢及头部下颌以上部位全部缺失,风化严重,胸部鼓凸,隐约可见向两侧伸展的卷翎纹,短翼,翼膊可见阴刻羽纹。邵磊认为,此石刻当属南朝王侯墓前狮型石兽,后运送至市博物馆保存,定名为“蒋王庙失考墓石刻”。
 六朝博物馆建成后,“蒋王庙失考墓石刻”又被移到六朝馆展示,“但它的具体身份一直是一个谜!”   

呈现南齐石兽的特点

 “主题南京团队”的南朝石刻爱好者们多次到六朝博物馆,对“蒋王庙失考墓石刻”进行走访、摄影和研究,他们想解开萦绕在狮形石兽身上的迷雾。团队的网友“观阳”在解开谜团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主题南京”指出,南朝石刻艺术,就石兽形象而言,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分别是早期的以虎作为石兽造型依据的阶段;南齐至梁初,以虎作为石兽造型向以狮子为石兽造型的转型时期;梁武帝以后,完全以狮子为石兽造型依据的阶段。
 仔细考察这件石刻,网友们发现,石刻虽然后胯部确失,但可看出其原状为蹲踞状,整体风格质朴清秀,很可能属于早期的南朝石兽,也就是以虎为造型参照物的阶段。
 “老邵”告诉记者,这一时期的南朝石兽头颅方正,颈部相对短小,整体做蹲踞状,圆雕技法使用极少或不充分,石兽健硕而不圆润,花纹简朴。在南京地区,狮子坝南朝失考墓石刻、侯村南朝失考墓石刻都是这种风格。这种风格的石兽到梁初仍然为王侯墓、高级贵族墓葬所使用。
 网友们继而对“蒋王庙失考墓石刻”的年代做了深入研究,他们认为,石兽应该是南齐时期的。南齐陵墓石兽的最主要特点,是在翼的末端,通常会雕一朵四瓣或者五瓣的花朵纹样纹饰,这或与当时流行的宗教观念或族徽有关。     蒋王庙失考墓石刻虽然残损严重,但可辨认出,石兽两侧翼的末端各有一朵四瓣花朵的纹样雕饰,这是南齐石兽特有的装饰风格,因此网友们将“蒋王庙失考墓石刻”的年代定为南齐。    




可能属于一位悲催皇帝

 “主题南京团队”还发现,蒋王庙失考墓石刻”的造型和风格,与丹阳南齐烂石弄失考墓石刻、水经山南朝失考墓石刻的共性很多,对比出来的共性,也证明蒋王庙失考墓石刻是南齐时期贵族墓葬石刻遗存。
 “老邵”告诉记者,南齐时期,有据可靠的帝后、王侯等高级贵族的墓葬,基本均位于丹阳胡桥、建山、埤城三地,不位于丹阳者,只有三位,分别是南齐巴东献武公萧颖胄墓;南齐后废帝、海陵王萧昭文陵;南齐和帝萧宝融恭安陵。据史料分析,前两者位于南京,后者位于安徽当涂。    
 有史料记载,南齐巴东献武公萧颖胄墓位于栖霞山甘家巷一带,“主题南京团队”的爱好者分析,从出土地点来看,蒋王庙距离栖霞山很远,“蒋王庙失考墓石刻”不太可能来自栖霞山,因此不会是萧颖胄墓的遗物。
 元代张铉《至大金陵新志》、清代严观《江宁金石记》等史料则记载,只在位一年就被杀的悲催皇帝——南齐后废帝海陵王墓志出于南京,证明海陵王萧昭文葬于南京。综合石兽风格、史料记载进行分析,“主题南京团队”的爱好者认为,“蒋王庙失考墓石刻”很有可能是南朝齐海陵王萧昭文墓的遗物。

少年天子萧昭文

 萧昭文(480年―494年),字季尚,南兰陵人,齐武帝萧赜之孙,文惠太子萧长懋次子,郁林王萧昭业异母弟,母宫人许氏。南北朝时期南朝齐第四任皇帝,494年在位,仅在位一年。
 萧昭文初封临汝公,后改封新安王。历任辅国将军、济阳太守、南豫州刺史、中军将军、扬州刺史等。隆昌元年(494年)七月,辅政大臣萧鸾弑杀萧昭业,立萧昭文为帝,改年号为延兴。 十月,萧鸾废萧昭文为海陵王,自立为帝。十一月,萧昭文被萧鸾所杀,时年十五岁,谥号恭王。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