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心中都有一尊朱偰先生像
特别关注
作者:老邵、云隐   编辑:老邵
2015-06-11
 2007年,时值朱偰先生诞生一百周年之际,不少南京的学者提出为先生于中华门立一尊铜像,用以纪念这位敢于挺身而出保护城墙学者。然而八、九年过去了,铜像依然没有竖立起来。近日,又有民间团体想为朱偰先生塑像,并提出了一些实施步骤。对于这些活动,我们表示支持。但我觉得有形的塑像好立,但人们心中的塑像难立。因此,我更希望在人们心中竖立塑像,它凝固的是先生的精神和气节,还有先生的成果和未竟的事业。

 首先,我希望或生于斯、或长于斯、或向往于斯的人们心中都能竖立一尊朱偰先生的塑像。

 这个塑像将告诉我们,这座我们生活和热爱的南京城,不仅有四大古都都具备的历史悠久、古迹众多、文物制度、照耀千古,还有昌盛之文学,俊彦之人物,灵秀之山川,宏伟之气象,更重要的还是与中华民族患难相共、休戚相关。

 何以称患难相共、休戚相关?今天提到南京,更多人想到的是悲情,是那段屈辱的历史,然而历史上英雄的南京岂能因此被掩盖和无视!
 
 一千七百年前,中原正值五胡乱华,汉民族最危急的时候。晋室南迁,衣冠南渡,东晋、宋、齐、梁、陈五个汉民族政权陆续建都于南京(建康),这座英雄的城市成为汉文化的中心,使汉文化得以延续和发展。六百多年前,也是在南京,朱元璋以以此为基击败蒙元,建立大明王朝,使得中华大地得以光复。一百多年前,又是在南京,孙中山建立中华民国,共和的光辉照耀了这座英雄的城市,满清专制政权被结束,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政权诞生。

 这尊塑像还将告诉我们,我们对待历史文化遗存应该爱护和敬畏。我们不希望行走于博物场馆时,听得最多的是文物值多少钱;也不希望漫步于古迹遗存间时,看的最多的是自私的刻画和无礼的破坏。我们希望来到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朋友,对她的认识不仅仅局限于中山陵、夫子庙、总统府,那些以石刻、青瓷、绘画、书法的六朝文化遗存,以城墙、孝陵、功臣墓、故宫遗址的明代文化遗存,以共和肇始时期和黄金十年时期的民国建筑为主的民国文化遗存都是可以直接触摸到的文化符号,都是我们这座城市的主题文化。

 其次,我希望文物部门的管理人员可以在心中树立一尊朱偰先生的塑像。

 这个塑像将警示我们,八十年前的“黄金十年”和七十年前的“中日战争”对文物古迹的破坏远没有我们今天“城市大开发”带来的破坏大。历史文化古迹在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里,相比经济利益变得一文不值。一把火烧掉,无理由强拆的事件时有发生;置之不理,任凭历史文化古迹荒废倒塌的事件更是层出不穷。

  朱偰先生在《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中曾谈到:“然则吾人对于先民伟大之遗迹,吾国艺术史上之仅存硕果,又岂可任其风雨飘零,霜雪剥蚀,而同归于湮没耶?”看看今日南京周边的六朝陵墓石刻,大多还是“弃之荒野,任其风雨飘零,霜雪剥蚀”,未进行应有的保护。试问,如此的状况,我们的文物部门能否直面心中的朱偰先生塑像?

 最后,我希望研究六朝的学者心中可以树立一尊朱偰先生的塑像。

 这个塑像将时时鞭策我们,以梁思成、刘敦桢、朱希祖、朱偰这一辈知识分子的作风和学识为榜样,不固步自封。从《六朝陵墓调查报告》、《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问世至今,试问有哪一部著作可以在研究内容或是影响力上超越前辈。然而反观日本学者,无论是曾布川宽的《六朝帝陵》,还是菊地雅彦等新一代研究人员的论文著作,都提出了耳目一新的观点和颠覆性的考证。我们的学者们垄断式的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却拿不出第一流的研究成果,如此能面对朱偰先生的塑像吗?

附录:主题南京对待朱偰先生的态度

 主题南京以朱偰先生为精神导师,但并不盲从。既不造神式的任意拔高,也不中伤式的无故贬低。

 在很多人看来,朱偰先生是南京城墙的保护神,是因保护城墙含冤而逝。我们觉得不免片面,不可否认,南京城墙的保护,朱偰先生有很大的功绩。一方面是他的职责所在(时为江苏省文化局副局长,分管文物保护),另一方面,保护城墙只是朱偰先生做过许许多多的工作的一小部分。当然,城墙的保护也并非朱偰先生一人之力,当时主要的社会舆论和知识界都是反对拆城墙的,这一点我们可从著名的建筑学家刘敦桢先生和南大学生宋旭等人的做法窥得一斑。

 我们认为朱偰先生最大的贡献是在“黄金十年”初期,为南京及周边的文物做了系统普查,通过实地测量、拍摄和考察,结合文献考证,编写了《金陵古迹图考》、《金陵古迹名胜影集》和《建康六朝陵墓图考》三本书,为后世留下了   详实的考证和影像资料,也为南京城留下了丰富的城市记忆。

 至于先生之死,其实可以视之为有节气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之死,也可以看成是因“君子疾没而名不称”而逝,一如老舍、傅雷、曾昭燏等人,有无城墙的因素,已经无关紧要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