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最是台城柳,犹自依依恋故人
朱偰先生的视角
作者:观阳   编辑:老邵
2015-04-14

 于唯甲戌,祸结兵连,国蒙灾殃,江南的土地上,于硝烟弥漫之际,有这样一位年轻人,穿梭在蔓草连绵之间,默默的记录着前人的神工技艺。

 这是一位清瘦的年轻人,沧桑与疲惫的脸上,目光如炬,他承载着厚重的家学,接继着父辈的光荣,在国家责任与民族道义面前,放弃了个人的爱好、理想和成名的追求,放弃了一条通往辉煌成功的坦途,走上了一条艰难寂寞清贫之途,他选择这样一条默默无闻而又充斥艰辛的求索之路,一走,就是三十余年。

 最终,这条开拓性的崎岖之路耗费了他毕生的精力、也搭上了整个家庭不幸的命运。但这位年轻人努力奋斗,无怨无悔地奉献,走完了自己多难而充实的一生。

 八十年以前,山河破着,他对古迹与文物的眷恋在烽火连天中不屈的绵长。

 三十年之后,长夜难明,他对古迹与文物的坚守在云扰幅裂里庄严的屹立。

 作为手无寸铁的一介书生,在烽火岁月中如何报效祖国?拿什么实际行动去实现爱国救国的志向?这位年轻人选择了艺术。不是直接的宣传艺术,而是记录、发掘并用生命去坚守中国千年古文明的精髓,用这些民族的灵魂和力量铸成的艺术品去感召、去呼唤人们心中蕴含的爱国情怀,民族的自豪与自尊,进而呼唤着那些有志者去关注、保护祖先遗存下的宝贵文物。

 这位年轻人的名字,叫朱偰。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我们纪念那样的一个时代,无论这那个时代的学者们,追求怎样的人生,能实现怎样的人生,他们的内心是就如同他们的双眸一样,澈亮、温暖。无论这个世界如何,他们的内心里充满光明,他们的人生即充满光明,他们每一个的生命充满光明,这片土地,这个国家,就一定不会被黑暗笼罩。

 朱偰,与那个时代千百万矢志不渝的求索者一样,,面对困境,甚至是生与死的困境,即使为世人不接受,不理解,不咒骂,不悔恨,就像他所崇拜的战场上的那些英雄一样,死亡向所有人微笑,而人们所能做的就是向死亡还以微笑。因为,他们所传承、坚守且用生命去捍卫的,是我们这个伟大民族的尊严和荣耀。

 这就是朱偰的精神,也是那个时代无数伟大的生命所共有的精神,几千年来,这片土地历尽磨难,伤痕累累,在战火和天灾中没有倒下,反而越发的雍容和不屈。这种精神,跨越了无尽的苦难,身在痛楚之中,却越发的明艳和璀璨。

 这是真正的学者的气度与胸怀,就像陈寅恪先生所说的那般“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他们心中都有一棵盛开的兰花,心有茂兰一朵,不为世事羁绊,这种从容的美丽,哪怕有再多的磨难,哪怕魂归天际,仍然能宁静的、不屈的绽放。

 有关朱偰先生的纪念文字和评价,我已经读过许多,在这里,我不希冀以任何定义或者华而不实的溢美之辞去纪念先生,惟以数年以前偶然读到的我国另一位文史巨匠何正璜先生的自传里的文字,聊表对先生的尊崇和敬意。

 “我的一生,归纳起来,只是一支蜡烛,同时,也是一座小小板桥。蜡烛不惜燃烧自己,用光焰照亮别人,这种精神使我钦佩向往,我希望自己就是一支蜡烛,把这种精神贯穿到一生的行动中。

 我想,这是何正璜、王子云、梁思成、朱偰等千万二十年代立志报国、在极端困苦的环境下不懈求索的知识分子的真实写照,也是中国近代以来文博事业发展的真实写照。

 多情最是台城柳,犹自依依恋故人,世值先生诞辰一百又八载,金陵城业已旧貌换新颜,烛光不灭,小桥通衢,先生挂怀的城墙,如今已成为这座城市的骄傲与象征,而先生之精神、学养,亦将法垂后世,共三光而永光。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