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偰先生的《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
朱偰先生的视角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5-05-08
 近日购得朱偰先生《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民国二十五年商务印书馆版本,此书内容早已读过多次,但得以触摸最初版本,还是兴奋不已。正值最近社会倡导阅读之风,于是准备将朱偰先生的“金陵考古三种”分别进行介绍,首先便是先生这本《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

民国二十五年版本的《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

背景


 2006年中华书局将朱偰先生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期的三本著作进行了再版,分别是《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金古迹名胜影集》和《金陵古迹图考》。这三本书也被称之为“金陵考古三种”,是我等南京古迹文化爱好者必备之书。

中华书局2006年版的《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

 这三本书中,《金陵古迹图考》偏重于考证,该书是朱偰先生将史料结合自己实地走访考察,系统的考证了南京秦汉到明清各个时代南京的古迹。而朱偰先生将实地考察过程中拍摄的照片汇集成《金陵古迹名胜影集》,定格了1930年代初期南京的古迹名胜。另外,朱偰先生还将位于南京、丹阳、句容的六朝陵墓汇聚成《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以考证和大量的图版详细的考证了南京周边的六朝陵墓。《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影响深远,和朱希祖《六朝陵墓调查报告》、张璜《梁代陵墓考》等著作视为早期南京周边六朝陵墓研究的经典且为开山之作。

 初版的《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是朱偰先生于1934年~1935年间对六朝陵墓进行调查并于1936年成书,在北京由商务印书馆出版。

 朱偰先生在该书的自序中介绍了为什么要“尽访六朝陵墓”以及对六朝陵墓石刻艺术价值的肯定,全文摘录如下:

 民国二十三年,余侨寓金陵,偶游栖霞山狮子冲,发现石麒麟一,肘鬃膊焰,腾骧欲飞,尝叹其雕刻之精美,艺术之伟大。归而考之,盖为宋文帝刘义隆长宁陵。因思金陵六朝佳丽之地,当时王侯墓道,帝后陵墓皆在建康、兰陵(今丹阳)两地;唐许浑诗所谓“楸梧远近千官冢,禾黍高低六代宫”,可想见遗迹之盛。遂发愿尽访六朝陵墓,以保存中国古代建筑仅存之遗迹。窃以为人类生存,无非奋斗,彼欧美探险家,尝冒艰难探险阻出没于冰天雪地之间,浮沉于狂风怒涛之际,置一己之死生于度外——无他,为人类生存奋斗而已。此种精神,无论学术家、探险家,皆宜具备。至于吾国六朝陵墓,非若冰岛雪岭,须冒险而跻也;徒以年代久远,遗迹多湮没而不可考,且分散各处,书籍失载,只须持以恒心,出以坚忍,不畏跋涉,不惮访问,终可完全发现。余秉此决心,遂时出调查,由春历秋,自冬徂夏,凡二阅寒暑,始略具端倪:计足迹所届,西至安徽太平府,东至丹阳经山,南至秣陵关,东南至句容、淳化,北至长江。举凡史乘记载所及,野老传闻所道,无不案图索骥,遍加访问。计调查所及,凡六朝陵墓二十八处,其中为著者所新发现者,凡十三处:计宋陵一,齐陵六,齐墓一,梁墓三,失名之六朝墓二。重要参考书籍,凡二十四种;至于偶尔引证史籍,皆所不计焉。摄制图版,凡一百零五幅。遂汇为一编,命日《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举以问世。

 吾国六朝以前建筑,毁弃殆尽,惟陵墓、石兽、华表、碑碣,硕果仅存。非特为吾国之宝藏,亦且为世界文化史上之瑰宝。美国波士顿博物院,且不远千里万里,盗得中国内地古墓石兽以去,陈列以供众览。今日论东方艺术之欧美书籍,亦莫不将六朝陵墓,摄制图版一二,以为中国六朝艺术代表。然则吾人对于先民伟大之遗迹,吾国艺术史上之仅存硕果,又岂可任其风雨飘零,霜雪剥蚀,而同归于湮没耶?

 通过这段自序我们可以看出朱偰先生先生的学识和对六朝艺术的热爱,更可以看出先生对于这些艺术遗存“任其风雨飘零,霜雪剥蚀”的现状的担忧,并阐述了“遂发愿尽访六朝陵墓,以保存中国古代建筑仅存之遗迹”。先生还赞赏了欧美探险家的“尝冒艰难探险阻出没于冰天雪地之间,沉浮于狂风怒涛之际,置一己之死生于度外”的精神。指出六朝陵墓的寻访没有太多风险,只是比较分散,只要持之以恒,就可以完全发现。

内容

 该书分为八个章节,分别是一、泛论;二、希腊式之石柱与亚述之石兽;三、六朝陵墓之特点;四、丹阳之齐梁陵寝;五、栖霞山尧化门笆斗山之间之六朝陵墓;六、麒麟门汤山句容间之六朝陵墓;七、青龙山淳化镇间之六朝陵墓;八、结论。另外,本书还附有图版106幅,六朝陵墓诗选,萧齐世系表、萧梁世系表、南都六代陵寝表三表,金陵附郭六朝陵墓图、青龙山淳化间梁陈陵墓图、丹阳齐梁陵寝图三幅地图。

 泛论主要介绍了二十八处六朝陵墓的位置,同时还比较了张璜《梁代陵墓考》和朱孔阳《历代陵寝备考》,前者收录的六朝陵墓较少,后者主要依据古籍加以汇编,并未实地考察。

 泛论中,朱偰先生还就二十八处六朝陵墓的艺术价值进行了介绍,他写到“西人目六朝隋唐为中国艺术黄金时代,元明以降为衰落时代,良非虚语”。同时,在本篇结尾的地方朱偰先生还赋诗一首《吊六朝诸陵诗》:

建康陵墓尽残丛,石兽苍凉夕照中。
断碣飘零三国雨,铜驼惨淡六朝风。
神州河朔悲丧乱,南部江山苦战攻。
最是西京俱泯灭,不堪回首旧金墉。

 第二章主要阐述了六朝陵墓石刻和希腊、亚述艺术的关系,并考证了天禄辟邪的历史和名称。

 第三章简单介绍了六朝陵墓的特点,诸如陵墓位于大道之旁、聚族而葬、陵墓的规制等等。

 第四章进入正题,考证了丹阳的齐梁陵寝,分别介绍了:齐宣帝永安陵、齐高帝泰安陵、齐武帝景安陵、郁林王海陵王墓(存疑)、齐景帝萧道生修安陵、齐明帝萧鸾兴安陵、梁文帝萧顺之建陵、梁武帝萧衍修陵。并考证了陵口的石刻,否定了张璜认为陵口石刻为帝萧纲庄陵,而仅仅是陵墓入口的装饰。

 第五章继续考证了南京栖霞山尧化门笆斗山间的六朝陵墓,共计八处。包括张家库失名之六朝墓、梁安成康王萧秀墓、梁始兴忠武王萧憺墓、梁鄱阳忠烈王萧恢墓、梁吴平忠后萧景墓、梁新渝宽侯萧暎墓、宋文帝长宁陵(存疑)、徐家村失名之六朝墓。

 第六章继续考证了麒麟门汤山句容间之六朝陵墓。

 第七章继续考证了青龙山淳化镇间之六朝陵墓。

 第八章做了总结,还简单考证了方旗庙石刻和朝天宫的卞壸墓竭。

 和《六朝陵墓调查报告》不同,除了论述各个陵墓的必要的考证资料之外,没有涉及太多的考证内容,但该书却配备了朱偰先生拍摄和绘制的一百多幅图版和地图,特别是这些珍贵的照片,为我们展现了八十年前的这些六朝遗珍的真实影像。其中已经完全无存,如“泰安陵”石刻已经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被砸毁,荡然无存无存,而存于古物保存处的“梁安成康王萧秀墓墓阙顶之辟邪”也因中日战争的战火而下落不明。

 朱偰先生是留德的博士,我们可以想象他当年一定拿着德国的蔡司或者莱卡相机,在这些六朝遗存前按下快门的场景;我们也可以想象由于当年交通不方便,朱偰先生等人徒步行走于乡间阡陌之中。据朱希祖先生《六朝陵墓调查报告》所书“综计十四次之中,私人调查占九次,与公家共行调查占四次,末次则重复不计。而余长子偰因摄影之故,于江宁所属诸陵墓,或一二至,或三四至,其用力较余更勤…”。






存疑

 朱偰先生的《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已成书近八十年,书中的观点和内容依旧影响巨大,特别是先生的严谨的文献考证结合实地调查,改变了以往多限于文献考证之方法。另外,将摄影术大量应用到现场的调查中,更是先生实地调查考证六朝陵墓的一大特点,还同时为我们留下了详实的影像资料。

 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八十年前的的信息的闭塞和仅限地面考察的局限,未免有遗漏和错误,正如朱希祖先生在《六朝陵墓调查报告》中所说“其既经调查而得者固多,其未经调查隐而未见者亦不少,盖仅凭地上之遗物,而不发掘地下之遗物,则调查之功,尚未罄也,此则均有待于将来之继续努力…”。于是我们在介绍朱偰先生这本经典的著作同时,也指出几个有争议的地方:

 一、 狮子冲陵墓墓主人的问题,朱偰先生认为狮子冲的陵墓是宋文帝刘义隆长宁陵,这个观点至今认同的几乎没有,特别是经过今年对狮子冲陵墓的发掘,更多人认为是昭明太子萧统墓。

 二、 麒麟铺墓主人究竟是不是宋武帝刘裕,近年王志高老师发表了多篇关于六朝陵墓的论文,其中于2006年发表的《南京麒麟铺南朝陵墓神道石刻墓主新考》中认为麒麟铺应该是宋文帝长宁陵陵前石刻。

 三、 永安和泰安陵的顺序问题,根据曾布川宽先生《六朝帝陵》中南齐石刻迈出脚的顺序和“尚右”的原则,现在不少观点认为泰安陵和永安陵的位置应该对调一下。

 四、 齐明帝萧鸾兴安陵的判断,梁代帝陵的核心区域出现一处南齐的帝陵,这个不符合规矩,并且石刻的雕刻风格也偏梁中后期,因此目前更多认为此处并非齐明帝萧鸾兴安陵。

 五、 石马冲墓主人的归属问题,石马冲的陵墓至今大多数人认为是陈武帝陈霸先的万安陵,但是观其石刻的级别和作风,更像是刘宋和南齐的作风。

 另外,在朱偰先生著作之后,还陆陆续续发现了诸如北家边石刻、狮子坝石刻、马家店石刻、麒麟山庄石刻、蒋王庙石刻等等,主题南京将在六朝遗韵栏目中一一的对这些石刻进行考证和介绍。 

 注:六朝特指在南京建都的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个偏安政权,宋、齐、梁、陈时期也叫南北朝时期,而六朝陵墓石刻基本上是这个时期的,因此现在很多叫这些石刻叫南朝石刻或者南朝陵墓石刻,不过主题南京还是沿袭朱希祖、朱偰先生当时的叫法,称之为六朝陵墓石刻。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