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我们用走访纪念朱偰先生
朱偰先生的视角
作者:老邵   编辑:老邵
2017-07-15

 2017年7月15日,是朱偰先生含冤去世的第49个年头。那天夜间先生在成贤街南京图书馆内用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来表达愤怒和不满,去捍卫一个知识分子最起码的尊严,并留下遗书“我没有罪,你们这样迫害我,将来历史会证明你们是错误的”。

 
朱偰先生像,1932-1934年在野外寻访
 这一天,我们选择了手捧先生的著作再次沿着先生的足迹走访丹阳(朱偰先生著作《建康兰陵六朝陵墓石刻》一书中的建康指南京,兰陵之丹阳和常州一带,其中齐梁两代的帝陵和石刻位于现在丹阳市的胡桥、陵口、前艾一带)的南朝陵墓石刻,想通过我们的实地走访,来为保护这些六朝遗珍做出一点点力量。想必先生九泉之下得知这些南朝陵墓石刻依旧完好,应该有一些慰藉。

 
老邵收藏的朱偰先生《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
 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们每年的这一天以不同的方式纪念先生。纪念不是为了唤起仇恨,我想其目的一方面是感谢先生对南京文物古迹特别是六朝陵墓石刻和南京城墙的调查和保护,从而唤起今天大家对文物古迹的关注和保护;另外一方面是希望更多人去了解这段历史,不要让这样的家庭悲剧、民族悲剧和文化浩劫重演。

 
2017年7月15日老邵和刘晓平、陈杰走访南朝陵墓石刻(一)

2017年7月15日老邵和刘晓平、陈杰走访南朝陵墓石刻(二)

 有学者将朱偰先生誉为是中国最后一位士大夫,我不太认同这种说法,我觉得在追求真理和坚持原则的道路上,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多多少少都应该具备一点士大夫精神,这种精神不就是我们千百年称赞和歌颂的情怀和节操嘛。在得知几天前一位知识分子以付出生命的方式来捍卫这种精神,我知道我们任重而道远!

行走小结

 根据个人统计,这是我第六十七次南朝陵墓石刻走访之旅,也是第十一次丹阳南朝陵墓石刻走访之旅。今天天气炎热,室外温度达到三十六、七度,我和刘晓平、陈杰两位同好从南京出发,先到丹阳的陵口,然后到前艾,而后到胡桥,最后到三城巷,走访了除了金家村之外的所有的丹阳的南朝陵墓石刻,依次是:
1、 陵口南朝陵墓石刻
2、 齐武帝景安陵南朝陵墓石刻
3、 烂石弄南朝陵墓石刻
4、 水经山村南朝陵墓石刻
5、 狮子湾南朝陵墓石刻
6、 萧道生修安陵石刻
7、 建陵石刻
8、 修陵石刻
9、 庄陵石刻
10、 三城巷失考墓石刻(官方标齐景帝萧鸾兴安陵石刻)

 这次走访,发现丹阳的南朝陵墓石刻基本上维持原来的状态,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有齐武帝景安陵石刻和萧道生修安陵石刻周边的变化比较大。但还是有几点值得注意:
1、 陵口这座以皮革和皮鞋作为支柱产业靠近运河的小镇的城市化进程加快。
2、 距离景安陵石刻仅十米左右的大型的矿渣场越来越大,真担心粉尘和野蛮施工对石刻造成影响。
3、 萧道生修安陵石刻前的路已经被封死,从胡桥镇不好过去,石刻旁边以前在修建一座高尔夫球场,后来反反复复停工,此次我使用无人机拍摄,发现距离石刻和胡桥镇之间开挖了一个大型的水塘,不知何用。
4、 狮子湾附近已经开建一些工厂,城市化和工业化已经逐步的逼近。
5、 原本计划在三城巷进行航怕,但大疆已经将该区域划为禁飞区,提示在机场管控范围内。

 
陵口西石兽现状
 
陵口东石兽周围现状
 
齐武帝景安陵东石兽周围现状

 
齐武帝景安陵周围现状(一)

 
齐武帝景安陵东石兽周围现状(一)

齐武帝景安陵航拍
 
狮子湾南朝陵墓石刻西石兽

 
萧道生修安陵石刻周围现状(一)

 
萧道生修安陵石刻周围现状(二)

建陵石刻

 最后还想回答很多人问我的问题,这些石刻有什么看头,反反复复看有什么意思?其实我想说,对这些距今近一千五百年的遗珍的走访,已经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每次看到它们都完好的矗立在田野之中,心里就觉得踏实了许多,而且每次的走访,还能让我领略到不一样之美。如果通过我们的走访,能够让这些遗珍得到很好的保护,更够让更多人去了解并关注这些中国雕塑史上最辉煌时期留下的文物实例,这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想,这也是朱偰先生希望看到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苏ICP备14006972号